×
393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太古里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PUMA
Coordinato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Assistant Creative Operation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8月2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工业社会中的动物待遇缺乏人道——皮草业:个别性暴行让时尚很“惭愧”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8月27日

  “从工业社会向生态社会转变”是在对北京著名环保人士余力博士口中得到的有趣话题。他认为“植物性消费”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主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一部分凤毛麟角人的“时髦”选择。


  工业社会中的动物待遇缺乏人道


  虽然,对于中国这样偌大的穿着消费市场,皮草产品不会因为几个环保人事的倡议而低迷减产。但是,那些曾经去过皮革加工集群地的服装设计师们对那些血淋淋的环境,也在记者采访中表示一种不满意。


  “作为设计师来讲,工作‘行而下’是设计满足人类需求的产品,‘行而上’是要有社会责任感,对于人类未来的生活环境有自己的使命感。而我很难相信中国的某些皮革加工厂还能再存活多久。那里的水源已经被大批动物的尸骨污染,道路旁边的水沟里面流淌着被惨杀动物的血水。为此我已经不再想做任何和皮草有关的设计。”原来为北京著名皮衣企业做首席设计师的葛女士告诉记者。


  “今天有更多人相信,无论是从减碳需求上来看,还是从人文伦理上看,通过‘暴行’途径,获取用来制造商品的素材,都会造成人类社会的气候危机与文明退化。”环境艺术设计师设计师刘馨浓在采访中对记者说。


  善待动物组织(PETA——PeopleoftheEthicalTreatmentofAnimals)拥有超过800000名会员,是全球最大的维护动物权益组织。PETA成立于1980年,宗旨是确立和保护所有动物的权益。PETA奉行简单的原则,即动物不是供我们食用、穿戴、做实验或娱乐的。


  PETA组织抗议的方式经常以血淋淋的恐怖场景出现,给人强烈的视觉刺激,很少考虑受众的承受能力。他们的行为艺术虽然多次遭警方干涉,但是也揭示了很多工业社会的产物,根本很少受到人道礼遇的不争事实。


  “很多的水貂、牛、鳄鱼,似乎生下来就是为了做成大衣、皮具的。没有人会关心它们是否幸福和快乐。但是也许对于喜欢消费皮草和皮件的消费者来说,他们只关心产品的样式是不是时髦,素材是不是显得华丽奢靡而已。他们不知道为了美好的外观,一些皮草在制作过程中是从活的动物身上生剥下来的皮,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完成迅速染色。”著名设计师邓兆萍说。


  PETA搅局时尚为构筑生态文明


  今年7月,PETA成员汇集在纽约百老汇大街上,几近赤裸地躺在巨型包装盒内,用保鲜膜塑封自己来呼吁“所有食肉行为都是一场谋杀”。PETA成员用行为艺术诠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形象地表达了“我们都是肉组成”,为保护动物出力,宣扬素食。


  与此同时,反皮草人士也在努力推广穿“素衣”的植物性时尚消费概念。PETA组织成员曾在2006年为了澳洲绵羊在街头示威:意大利米兰,澳大利亚使馆门前,“PETA”(人道对待动物协会)成员举行示威行动,抗议澳羊毛生产者为提高羊毛产量而虐待绵羊。


  去年12月,众多印度宝莱坞明星出席了由“PETA”动物保护机构组织的捍卫动物权利慈善活动,呼吁公众关爱动物,停止虐待动物的行为。在当天的慈善运动中,宝莱坞明星、男模阿君-拉姆帕(ArjunRampal)、艺人坦登(RaveenaTandon)以及著名演员拉胡尔-可汗纳(RahulKhanna)均在请愿书上签字,呼吁政府相关机构建立虐待动物惩罚的相关规定。


  除此之外,在今年的PETA动物保护运动中,男模约翰-亚伯拉罕与印度美女超模阿迪提(AditiGowitrikar)身着由著名时装设计师何曼-特里维迪(HemantTrivedi)设计的“绿叶时装”号召人们做“素食者”,停止动物猎杀。


  PETA善待动物组织的工作主要针对养殖场、实验室、皮草行业及娱乐界这四大范畴,因为在这些范畴中受害的动物最多、最严重、时间最长。


  深圳唤觉服装设计总监荆先生说:“PETA成为时尚的搅局者,虽然很多的行动对于更多世俗的日常大众来说,似乎是‘多管闲事’的。但是毋庸质疑的是,他们的工作为了构筑新的生态文明。为集约成本产生畜牧业的泛滥,造成的对动物的残害,以及商业竞争造成的这种不人道行为越发加剧,让人类更早品尝了很多恶果。比如畜牧业、污染、化工毒害给气候与环境制造的危机。而作为服装设计师,我所想做的就是不去残害动物,并提倡这个时代的更多人关爱健康、关爱动物、关爱我们的家园。”


  “如果一个设计师能够设计出再美妙的作品,但是这些作品是在残害动物的基础上完成的,那么这些时尚应当被现在的消费者屏弃。这样的产品存在,应当是让这个时代的时尚感到惭愧的东西。”香港著名设计师邓达智告诉记者。


  就以西班牙品牌Zara为例,抄袭大牌设计不是一天两天,不如说它本身就是在漫长的品牌抄袭史上发展出来的。Zara曾经发布过的一季产品图册中,有两件连衣裙,分别以小猫和燕子为图案。就连不怎么明眼的人也会发现,无论图案还是配色,它都像极了MiuMiu此前在秀场上发布的系列作品。面对一片质疑声,Zara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我们是从时装秀T台上获得的灵感,可不是成品抄袭。”


  有一句话叫做:存在即合理。当然,这也是一句颇有争议的话,但至少说明了一个道理:广泛存在的事物,必然有其存在原因。


  驱动凡客这么去做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都知道,服装业必须通过不断的创意、不断的更新来快速满足消费者们时尚需求的内在动力。“更快”、“更新”,是服装业生存的基本法则。因此,对于凡客这种做法,我们不必大惊小怪。


  就以H&M、Zara等品牌为例,每年这些品牌的分析师占据着秀场前排的黄金位置,两三周后就将深得各大设计师精髓的相似产品推向市场,比大牌早上六个月不说,价格还出奇便宜。这样的现象,普通消费者自然是不会抵制的,而“被借鉴”的大牌除了叫苦不迭,也只能束手无策。一方面技术上很难界定这些是否构成侵权,单是那么多相似产品一件一件告下去,就是一份苦差事。另一方面,谁知道他们自己又是从什么地方借鉴了哪些元素呢?


  其实,我们有必要弄清楚抄袭和借鉴的区别。抄袭指窃取他人的作品当做自己的,包括完全照抄他人作品和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其形式或内容的行为。借鉴是在了解的基础上发挥归纳总结,然后形成自有的东西。


  当我们回头看国际国内每年的时装周,每一年都搞得轰轰烈烈,大家都很好奇,内行关注的是什么?其实,内行关注的重点是面料的选择、剪裁的技巧、制版的工艺等等有没有革新性的突破——这些细节才是行家的兴奋点。


  但是,每年两季外加高级定制的时装秀,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技术和艺术创新的任务已经很艰巨,要想支撑起这样几场时装秀,设计师们除了满世界拼命找灵感之外,最有效的解决方案莫过于回顾过去,向前人取经,把曾经大热的流行元素从旧书堆里翻出来,稍微改头换面,又重新推向市场。由此造成的结果就是,时尚陷入了几年一轮回的怪圈——如果你有什么过时的衣服,千万别丢掉,再过几年它一定会再次流行。


  事实上,在任何行业,富有创造性的天才永远都是少数,大部分人干着的工作多少都带着抄袭他人成果的痕迹。而在时尚圈却有个未能被解释的谜题,那就是设计元素明明千变万化,为什么最重要的那几个设计师总在同一季选择一些完全相同的创意?


  曾有专业人士说过:“一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除了拥有过人的设计天赋,时刻关注流行趋势也是必备的技能。”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那么在时尚领域,借鉴学习本身就归属设计的一部分。问题在于,借鉴到什么程度才能算作抄袭?且不说他们是不是刻意为之,但如此粗暴的创意雷同,本身就是和消费者开的大玩笑。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