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2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AFP
发布日期
2009年12月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高级时装需要创意与赢利并行不悖

记者
AFP
发布日期
2009年12月2日

    Christian Lacroix公司的惨淡命运证明了赚钱不多的高级时装品牌现在更加需要创意与赢利并行不悖-大力发展手袋,成衣,香水等赚钱产品。在这方面,Chanel 和Dior公司都是其中的表率者。

    数据最具说服力:被冠以高级时装的品牌数目由1945年的一百多家大幅减少至2000年的十余家,特别是授予标准已经大为宽松。

    HSBC公司奢侈品专家经济分析师Erwan Rambourg表示,“高级时装是为一些有钱人士提供的定制服务,它不可能有利可图”。

    在他看来,时装是一种“广告橱窗,一种媒体投资。如果后面没有其它东西,那它肯定会难以为继。”


    Lacroix公司创办人之一,现任LVMH集团奢侈品顾问Jean-Jacques Picart更是表示,“作为商业机器的高级时装已经死去已久,不过它还保留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这更接近于一种艺术。”

    他指出,“这是一个促销各种衍生产品的绝佳工具”。他以Jean Paul Gaultier品牌为例,后者举办的时装秀变相用来推销香水。

    Jean-Jacques Picart表示,“虽然Lacroix公司在2009年共卖出70件左右的婚纱-这个数字对于定制行业来说是已经是非常巨大的-平均价格为35000欧元,但很清楚,这并不足以维持一间公司的正常经营。”

    Lacroix公司在2008年录得1000万欧元的亏损。

    Erwan Rambourg认为,高级定制时装“可通过发展高度国际化的品牌以及众多产品类型使到自己得以生存。否则,单凭(Lacroix等)少量品牌是无法令高级时装赖以存在的。”

    奢侈品和创意中心主任Julie El Ghouzzi表示,为持续发展,“高级定制时装必须采用金字塔模式:高级定制/成衣/香水和配饰,由高端产品到成衣产品,到配饰以至面对普罗大众的授权经营。”

    这是否意味着这种概念已经过时?El Ghouzzi对此并不同意。“正如高科技企业投资在研发项目不会立即产生赢利,奢侈品企业也必须投资于高级定制业务以维持公司创意。这代表着追求增值而非利润。”

    对于Lacroix公司所面临的困局,Jean-Jacques Picart开出的药方是采用高端营销,突出“独一无二”。这可仿效Azzedine Alaïa公司,后者旗下几乎没有专卖店,而且从来都不做广告,但裙子的售价之高则令人咋舌。

    它可采用 Jean-Jacques Picart所称的高级时装“代替品”,即高级成衣。例如英国品牌Alexander McQueen (Gucci集团)旗下的某些设计在他看来就是一些“不是高级时装的高级时装”,因为它们无法“在工厂批量生产”。

    巴黎商业法院在周二决定裁减Lacroix公司大部分员工,只留下十余人负责处理公司的授权合同(男装系列,香水等产品)。

    这个裁决让业内人士心灰意冷。

    Erwan Rambourg表示,“现在还有谁记得Thierry Mugler的设计?如果你现在问一个消费者,肯定没有人会认得他的时装品牌,大家只知道他的香水产品。”

    Jean-Jacques Picart则认为,“这意味着谁都可以入主Lacroix公司,并且模仿他的设计。”El Ghouzzi则表示,“当创意不复存在,一个品牌的生存也是岌岌可危了。”


    记者:Dominique AGEORGES

Copyright @ 2021 AFP.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