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4
工作信息
COTY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sr. Manager, Procur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L'OREAL GROUP
Platform Finops Manager -Region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Servicenow Platfo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Manager, Digital Insigh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rea Training Manager, Ysl, Chengdu/Chongqing
正式员工 · Chengdu
L'OREAL GROUP
IT sr. Manager, Enterprise Plann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Senior Manager, Digital Marketing, Brand Management, th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ADIDAS
Director, HR Business Partn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COTY
Training Manager Burberr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ACH
Area Manager, Retail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Financial Analys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Bobbi Brown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Retail Marketing Manager, Estee Laud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VF CORPORATION
Customs & Trade Compliance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Account Executive, Franchise, Pvh We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Assistant Brand Manager For Fragr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Key Account Manager Consumer Beaut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TUART WEITZMAN
Manager, Human Resourc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Digital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2月1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高级定制:生存,还是毁灭?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2月13日


    尽管有人预言说金融危机将导致没落中的高级定制世界的彻底灭亡,新一季的巴黎高级定制发布却宛如废墟上开出的鲜花(Karl Lagerfeld的白色纸花),展示出了这个小世界那令人敬畏之美,以及手工艺传统所能达到的全新辉煌高度。不论是业内人的努力,还是新客户的增长,都证明了高级定制向现实屈服的时刻还没到来。从任何方面看,即便算上设计师和所有制作者,高级定制都只是与全人类中极小一部分人有关的事。Chanel精品部总裁Bruno Pavlovsky却在本次时装周上坚称:“高级定制是每个人的。”在某种程度上,他说的是对的,毕竟在这短短的三天里,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巴黎,尽管看上去它与你我毫不相干。

    经济危机并没有吓退高级定制时装的从业者--这一正在没落当中的小小世界。当Karl Lagerfeld被问及经济对本季高级定制是否有影响时,他回答说:“不过是聊天时多个话题而已。”

    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失去工作--在这种情形之下,大多数人可能认为这种专门销售天价时装的产业起码应该自觉有点不合时宜。毕竟,假如消费者们连一条标价499元的H&M迷你裙都不舍得买的话,那么Christian Dior的销售数字呈现下跌趋势也是合乎逻辑的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Dior公布的2008年销售增长率为35%,Chanel则是20%。

    我们一度指望这场信贷危机能给西方世界来个彻底的大扫除,将人们带回标价更为合理的时代。不过奢侈品市场显然是个特例。打个比方,尽管前银行雇员们不得不开始领取失业救济金,他们的上司,那帮银行总裁却还在飞快地抓取分红。在时装业发生的事情也正是这个道理。高街品牌举步维艰,因为它们的顾客--中产阶层人士们--无一不遭受着经济危机的威胁。而高级定制的新顾客们--来自俄罗斯、中东和中国的富翁们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他们依然开开心心地在买进那些标价高达7位数的时装。





Copyright © 2023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