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9
工作信息
TIFFANY & CO
Regional Technical Services Manage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Territory Retail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Traceability Coordina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Production Technologi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Production Technologi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青岛万象城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济南新店
正式员工 · Jina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南京新店
正式员工 · Nanjing
PUMA
Assistant Social Sustainability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RIMARK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Executive - Regional Carbon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厦门万象城
正式员工 · Xiame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成都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上海虹桥机场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北京新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LULULEMON
门店经理,东莞民盈国贸店
正式员工 · Donggua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记者
efu.com.cn
发布日期
2012年5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服装加工的冬天

记者
efu.com.cn
发布日期
2012年5月9日

"有好几个10年没联系的厂家,今年竟忽然给我打电话要订单。现在服装厂订单太缺了,十几、二十人的小加工点大片倒闭。"


说这番话的李小姐,目前供职于一家英国知名服装企业,而她在这个行业里已浸淫十几年之久。她的职业生涯,曾经踏着中国纺织服装业承接国际订单的大潮升起,而今又眼睁睁看着这股大潮正在落幕。



"订单流到了孟加拉,很多不会再回到中国了,那边的竞争优势实在太大。"她对《第一财经日报》说。


孟加拉国从中国抢走订单,近年来已经屡有发生。眼前这一幕潮起潮落,正如国际经济学中著名的"雁阵发展模式"所描述的,产业像水一样流向低成本地区,从发达国家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从发展中国家转移到更贫穷的国家。


眼下,服装订单正滚滚流向孟加拉国,越南、缅甸、柬埔寨、印度和一些南美、非洲国家也分流了一小部分。


必须看到的是,服装产业也许只是中国制造挥别低成本时代的一个缩影,随着各种生产要素全面涨价,低成本,这个中国一些产业的核心竞争优势,正在趋于瓦解。产业转型升级能否成功,关系到整个中国经济的未来。


工资只有中国1/10


十年前,江浙一带的服装厂老板们一提到孟加拉国,便会嗤之以鼻:他们只能做做沙滩裤、T恤衫。


本报采访获悉,转眼间,孟加拉国已经能够大批量生产几乎所有的成衣――从衬衫到最精致的夹克。由于后发优势,他们的服装生产设备普遍比较先进,工厂规模巨大,工人工资约40美元/月,只有中国的十分之一。


上海洋琳实业公司长期从事外贸服装订单加工,在山东、上海均有工厂,工人数量近300人,是多个国际知名品牌的合作方,总经理李亭鸿告诉本报记者,上海的工厂工人工资水平(税前)约3300~3600元,山东约在2500元。


"中国的加工费,平均来说,每件衣服如果是10美元,孟加拉国大概是5美元,而且英国从孟加拉国进口商品,可以免进口关税,这又是一道。"李小姐说,"此外,中国这边工厂人手紧张,交货特别慢,外商面临着供货期无法保障的风险,行情稍微一好,工厂就漫天要价,总的算下来,订单显然是放到孟加拉国比较划算。"


以李小姐所在的公司为例,2012年之前,70%的生产会放在中国,从2012年开始,只有30%放在中国。这个30%的构成,一是高端服装(如毛呢大衣),二是为了分散风险,在各国之间多元配置。


李小姐分析说,目前孟加拉国等国家上游的纺织行业还比较弱势,布料等大量纺织品还需要从中国进口,因此,服装加工业的寒冬,暂未蔓延太广。


但服装业是"牛鼻子",辅料厂(例如拉链)、纺织厂会被牵着走。孟加拉国那边,有许多纺织厂正在建设,中国也有一些企业开始到那边投资建厂,既有纺织厂,也有辅料厂。


孟加拉国针织品生产出口联合会(BKMEA)主席奥斯曼(Osman)2011年10月份曾透露,孟加拉国目前已经超越印度,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针织品出口国。据孟出口促进局统计,尽管频频遭受电力供应不稳、罢工等不利因素影响,孟2010~2011财年针织品出口依然增长了46.25%,金额达94.8亿美元。受此影响,孟整个服装行业出口增长43.35%,金额达180亿美元。


2011~2012财年,孟服装行业出口目标设定为202.9亿美元。中国驻孟加拉大使馆商务参赞处的一篇文章称,孟服装行业发展显示出继续大幅增长趋势。


低成本加工业的冬天


与孟加拉的红火相比,中国的服装加工企业却开始显露萧条迹象。


"我(上海)工业区就有几个朋友,关了厂,没办法做,开了就要亏钱,江浙沪还算好的,外地更离谱,缩小规模、裁减工人的,屡见不鲜。"李亭鸿说。


外单不景气,内销也不好做。服装销售企业压力传递给加工厂,使得加工厂的竞争压力更加白热化。


"一张单子200件的内销,居然会有十几家工厂抢着做,你想想看这样的生意能做得好吗?"李亭鸿说。


因为多年来给世界著名品牌加工积累了很好的口碑,其公司尚能维持温饱,但李亭鸿对未来很不乐观。"我觉得在未来3~5年内,服装行业的趋势,是各地区的服装加工企业陆续歇业。"


而李小姐在各地对服装企业进行了一轮考察后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大约会有30%的服装加工企业倒闭。她向本报记者描述,在江苏常熟、南京考察过的一些大型企业,车间设备一流、员工优秀,但厂子里空荡而安静。


"目前没有哪个老板想扩张,我觉得冬天真的来了。"她说。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