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4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efu.com.cn
发布日期
2011年10月2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服装价格已达到群众购买力阙值

记者
efu.com.cn
发布日期
2011年10月21日

    发改委觉得日化用品要涨,可以约谈联合利华;发现方便面要涨,赶紧找康师傅说事;为了稳定油价,金龙鱼等也被叫来推心置腹,谈国家大局和百姓民生。但惟独这服装业发改委逮不到大头,所以服装价格的上涨就几乎成了所有商品中最快速的、幅度最大的。

     然而,在我们眼看着商场服装的价格从199在短短几年时间里飙升到299、399,直至899时,服装业的危机的悄然而到。据报道,在服装业中起风向标作用的运动用品公司18日股价普遍大跌,其中安踏体育股价下跌16.96%,匹克体育、361度和特步国际分别下跌8.57%、8.24%、12.27%。



     而这种下跌直接与其业绩相关,据了解,各大运动用品公司在连续多年的迅猛扩张后,都不约而同的在今年陷入了一个低潮期。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是两方面的作用:一是在金融危机下人们的运动欲望减退;二是其大幅扩张抬高了成本。相信各公司的业绩不好自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不过在笔者看来最关键的恐怕还是其产品价格已达到群众购买力的心理阙值,而且不仅运动用品公司到了一个低潮期,整个国内繁荣了多年的服装业恐怕也将迎来一个漫长的冬天。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此次股价下跌最猛的安踏公司的价格上涨过程。据《第一财经日报》的统计,2007年,安踏鞋类和服装的出厂价分别为88元和53.6元,至2010年上调为99.5元和65.8元,三年间增幅分别是13.1%和22.8%。但进入2011年以后,安踏在今年2月和5月的两次订货会上,宣布鞋类和服装产品都以两位数的幅度上调价格,今年上半年的价格涨幅几乎等同于过去四年累积的涨幅。我们粗略计算一下,也就是说安踏在今年5月后鞋类和服装的出厂价大约在113元和80元,按照惯例合约商拿货价一般是在二折到四折左右,因此到门店销售时其鞋类和服装价格会达到300―500元。


而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0年中国城镇居民全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是19109元,平均到月不足1600元,我们还要再刨去35.7%恩格尔系数的食品消费,人均111元的住房开支,只剩下了约915元,而这部分钱还要分别承担教育、医疗、交通、水电网气,甚至还得留出一部分储蓄,能花费在服装上的资金屈指可数。可以说,大部分群众已经承担不起动辄四五百元的服装。


     另据一份石家庄市统计局的数据,2010年石家庄市城镇居民人均服装支出832.83元,但这全年800元的支出要购买多少服装呢?按我们群众的需求来看,这800元起码要包括两双鞋、一套冬装、一套春秋装和一套夏装,平均到每件物品上的成本也就是100元。而石家庄市的经济状况在我们国内基本上是可以代表全国一个平均水平的,所以我们按100%的溢出承受率来算,可以预测国内群众服装类消费平均可承受价格的阙值约在200元左右,部分大城市可能会达到400元,不会再高了。


但我们的商场实际价格却远远高于这个数字,不仅如此,各大服装企业还在酝酿新一轮的涨价,如匹克就在今年7月宣布鞋类和服装的涨价幅度分别为15%和17%,李宁也宣布四季度鞋产品价格将上涨7.8%,服装将上涨17.9%。除了运动品牌之外,一些国内出货量很大的服装商也在夏末促销结束后开始了涨价浪潮,如班尼路、佐丹奴也纷纷悄无声息提高了价格。森马虽然在拍拍网上喊出了拒绝涨价的口号,但有网友指出其毛衣和针织衫等冬装却比去年平均价格高出至少50元。


     因此,体育厂商的股票和业绩下跌可能只是一个信号,从其开始的多米诺骨牌绝不会只倒下几个厂商。其危机的背后固然有通胀和经济不景气的影子,但不容否认的是,服装业近年来为追求利润,盲目提升产品价格,以至于脱离群众承受能力才是祸根。所以,在众多企业陷入业绩大幅下滑之时,我们也看到一批新生的如凡客、优衣库等价格亲民的企业快速崛起,并迅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市场。可以说,市场并未消失,只是价格我们已承受不起。


    来源:中国经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