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9
工作信息
TIFFANY & CO
Regional Technical Services Manage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Territory Retail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Traceability Coordina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Production Technologi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Production Technologi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青岛万象城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济南新店
正式员工 · Jina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南京新店
正式员工 · Nanjing
PUMA
Assistant Social Sustainability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RIMARK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Executive - Regional Carbon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厦门万象城
正式员工 · Xiame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成都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上海虹桥机场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北京新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LULULEMON
门店经理,东莞民盈国贸店
正式员工 · Donggua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8年10月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服装把"商贸虎门"变成"时尚虎门"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8年10月7日


    15年来,钟淦泉一直在虎门工作。

    一个熟悉虎门发展史的当地人说,虎门的每一个传奇,都有钟淦泉的身影,他是虎门服装由默默无闻走向兴盛的领军人物。

    钟淦泉目前是虎门镇镇委书记。

    钟淦泉是地地道道的虎门人,对虎门有很深的感情。1978年,当改革开放刚刚在南方兴起,虎门创造性地在全国率先一步引进外资、创办“三来一补”企业时,他刚好是虎门公社的宣传办干部,兼党校教员,因此,对这段历史有着深刻的了解。也就是这一年的9月,乘着国家恢复高考的春风,他考入了惠阳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这在当时是个很了不起的事情。此时,他已经24岁。1982年毕业后,他到虎门中学任教。由于他酷爱新闻写作,两年后,他调入东莞市委宣传部,一干就是13年。

    1995年4月,已经成为东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市精神文明办主任的钟淦泉,受组织派遣,来到正处于发展关键时期的虎门,出任虎门镇镇长一职。那一年,他刚好40岁,正是年富力强、干事业的好年华。之后7年,在他的主导下,虎门镇确立了“服装兴镇”的发展思路,也正是在他的带领下,虎门走上了打造服装品牌的征程。同时,在他呕心沥血的努力下,“中国(虎门)国际服装交易会”成了虎门最闪亮的一张名片。

    钟淦泉不是服装界的专业人士,却对服装的发展动态和趋势了如指掌,甚至比一些服装界的专业人士还懂服装,他也因此得到了一个“服装镇长”的称号。

    钟淦泉意识超前,目光长远,他不但有纵观全局的前瞻性思维,深刻严谨的洞察力,幽默风趣的谈吐,还是一个注重实际的“落地派”人士。

    2000年,钟淦泉荣获服装界“最突出贡献人物奖”。

    2002年2月起,钟淦泉任虎门镇委书记、镇人大主席。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虎门从一个南国小镇成为全国最耀眼的服装名城。一位当地干部深有感触地告诉记者:“没有钟书记就没有虎门的今天,他是我们虎门的功臣。”

    而钟淦泉也一直对服装怀有浓厚的情结,他曾经在北京的一个行业论坛上坦言:“自从担任了虎门镇的领导,我便开始注重研究服装,可以说,服装已经成了我身体中的一种构成因素,注入了身体内。不管我以后从事什么工作,服装都在我心头挥之不去。”

    钟淦泉还说:“虎门服装终究塑造了虎门的‘身体与灵魂’,虎门服装也在影响中国的时尚产业,在这个历史阶段,作为这个产业的见证人,我的心里,只有感动。”

    那么,虎门从小乡镇发展成中国千强镇之首,有人还把虎门称为中国第一镇,虎门是如何走过来的?在打造特色镇方面,钟淦泉又有怎样的心得?面对国内外新的发展态势,虎门对未来又有怎样的思考?

    不久前,本刊记者采访了这位“全国第一镇”的当家人。从钟淦泉的谈话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智慧的光芒,这些智慧,应该是长期的经验所得,对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致力于发展特色经济的地方来说,都有十分宝贵的借鉴意义。

    记者:你曾经说人一定要敢于做梦。

    钟淦泉:不错,人一定要敢于想,敢于做梦。不敢想,连梦都不会有。你就是经常想,想法非常重要,没有想法就等于一个人没有魂,人有了想法,有了魂,才能有梦,有了梦才能对身体发出指令,你需要什么,你应该做什么,把它付诸实践,这个梦想才有可能实现。

    过去20年,我们做了两个梦:20年前,你提出把虎门做成全国的,甚至世界的服装制造基地,那时有人就讲:这个镇长在做梦,你就是一个农村小镇,怎么轮到你做服装制造基地呢?这个梦,你敢做,你就做起来了。

    10年前,我们办交易会,办国际交易会,要把虎门变成一个服装的窗口,销售的基地,人家又说你在做梦。但没有那时的梦也不会有今天的现实。

    虎门用10年时间把制造业发展起来了,又用10年把市场作起来了,20年时间,我们做过两个梦,也可以说,两个梦想基本实现了。

    现在就开始想后10年。对于虎门新的发展战略,省领导曾经专门组织一个小组来调研,省领导也鼓励我们:基层工作要敢想,敢想才能敢干,敢想敢干才能出结果。

    记者:虎门的服装业是靠什么迅速崛起的?

    钟淦泉:有四点原因。首先虎门有着特殊的地理优势。虎门地处穗、深、港、澳的交汇点,广深、广珠等高速公路横穿全境,水路进出便利,距铁路口岸和飞机场的车程都不超过1小时;其次是虎门人有着超前的商品经济观念;其三是独特的前店后厂模式;其四是优惠的产业政策因素。

    记者:你觉得虎门最为宝贵的成功经验是什么?

    钟淦泉:虎门的繁荣是产业在起作用,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外资,大量的外资引进,把这个城市的框架铺起来;第二,我们抓住了服装,让我们的产业很有特色。外资和产业撑起了这个城市的骨架,这一点非常重要。

    城市的魅力不在大而全,而是有自己的特色和强项,城市与城市之间的竞争,其实就是城市优势产业衍生出来的品牌竞争。海德堡、鹿特丹、日内瓦、佛罗伦萨、底特律这些城市都是世界名城,靠的都是一两个特色产业而闻名世界。虎门之所以在海内外小有名气,也是因为其享有“历史名城”和“服装名城”这两个鲜活的城市特色。

    世界分工越来越细,产业集群不断转化,你没有机会什么都可以抓在手里,你只能而且应该根据自已的条件,做点自已能够做的事情。一个地方,一座城市,不贪大求全,只要选好适合自己走的路子,就足够了。

    记者:除了特色,一个地方的软环境对其自身的发展也至关重要。

    钟淦泉:当今天下群雄并起,原有模式、心态的优势只能维持3-5年,地方之间的竞争变成了“软环境”的竞争,这是看不到的。新一轮的竞争建立在物流的基础上,产业与社会的摩擦面就更多了,比如你的交通好不好?天天堵车大家肯定不愿意来做生意;空气好不好?污染的厉害大家没心情呆;居住条件好不好?条件不好人家也呆不长……于是政府就要为大家营造好的经营环境和生存环境,这是政府要做的。不要只看一点,要尽可能做全面,很多东西都是互动的,一盘棋联动起来,齐头并进,一个地方才具有真正的可持续发展的优势。而一旦谁形成了软环境优势,谁就能获得跨越式发展,走在别人的前面。

    记者:你如何看待政府在产业集群过程中的作用?

    钟淦泉:聪明的政府就不应该凭自已的想象力做事情。如果这些想法不切合实际,不但是徒劳的,而且是有害的。所以,产业集群就好比是一部机械,机械就是很多零件的集合。政府在这过程当中起什么作用?千万别当其中的零件!而是要组合它。即使是组合,政府也只能尊重它的组合规律,然后才能发挥自已有限的作用。相反,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看待政府能力的话,把政府的能量想象得很大,我们就要做很多违背经济规律、违背客观规律的事,很多事情就要做歪了,犯错误。我必须提醒一点,有的城市不具备产业集群条件,却硬要上,这是违背经济规律的,千万不要干。

    记者:你曾说敢于当“笨蛋”,敢做“亏本的买卖”。

    钟淦泉:虎门有1000多家服装厂,几百家配套厂,市场很多,产业集群这么大,很多企业就是追求利益最大化,企业不可能当“笨蛋”。郭东林(以纯的老板)他一心想着,我的服装用最便宜的原材料、最便宜的劳动力、最便宜的管理成本,用最高的价钱卖出去,这是他想的事情。我们政府就不可能按他这样去想,政府要当“笨蛋”,干“亏本的买卖”。比如说,举办每年一度服装交易会,对政府来说,并不赚钱,但政府要去做。其实,亏本不亏本也要一分为二地看,要辨证、宏观地看这个事情。微观看,是亏本的,宏观看,是赚钱的,这个“笨蛋”也不笨。

    如果政府想法太大太多,不着实际,我觉得这个政府将要吃大亏。

    记者:以后10年,虎门做什么梦?

    钟淦泉:我们现在提出做“时尚之梦”:用1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把虎门变成一个引领时尚的地方,再做一个时尚之梦,把“商贸虎门”变成“时尚虎门”。

    记者:您对时尚是如何理解的?

    钟淦泉:时尚是一个很泛的概念,涉及的领域很多,穿的、用的、行为方式等。

    我没有查过字典里时尚是怎么解释的,但搞交易会这么多年,看时装秀模特表演给了我一个时尚的感觉:你看台上的模特,很酷的表情,很专注的眼神,向平、向上看,不向下看,而我们下面的人,都盯着她,她走到哪里,我们的眼睛就转到哪里,这种感觉就是时尚:它不需要看你,你需要看它;它走到哪里,你的眼睛就盯到哪里,这就是时尚;它引领世界的目光,吸引你,这就是时尚。如果有一天,虎门的东西能吸引媒体,吸引百姓、吸引从事时尚工作人的目光,他们盯住你,那时,虎门离时尚就不远了。

    记者:北京、上海、广州也在打造各自的“时尚之都”,作为一个小镇,虎门敢于与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一争高低,你们的底气从何而来?

    钟淦泉: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特点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就是想要“时尚”,争“时尚之都”。上海这么大也在争时尚之都;北京本来是政治之都、文化之都,但也要争时尚之都;深圳也要成为引导时尚的城市,广州更不要说了。虎门提时尚,应该说,不是没有条件,首先虎门有一个好的服装产业基础,第二,虎门对时尚的东西比较敏感。为什么敢提这个,因为很多设计师愿意到虎门来看,虎门服装所透露出来的时尚元素很丰富,跟别的地方的服装有一点不一样。虎门服装以休闲为主,女装为主,特别是以年轻化为主,所以,它特别时尚、它的时尚元素特别丰富,尽管它未必很成熟。

    记者:服装产业是否永远要作为虎门的主打产业?

    钟淦泉:虎门的服装产业集群现在是我们的支柱产业,就像是我们的“躯体”。以后产业发展了,服装的比重也许就小了,产业集群就慢慢变成了我们的“头”。未来它的比重如果还要更小,就会成为头的一部分,如同我们的“眼睛”。服装对虎门来说就像是巴黎的时装和香水,这两样东西是巴黎的主导产业吗?不是,但时装和香水对巴黎有多么重要我们大家都知道――人们是通过时装和香水了解巴黎的。

    我希望服装能成为虎门的“魂”!

    而服装本身也有魂。时尚文化就是服装魂。虎门可以没有服装制造业,将来市场的批发销售也可能转移,一个产业集群的基础也随时可以转移的,这不用觉得奇怪,也不要觉得可惜,只要虎门能把时尚的创造力、时尚的文化留在这里,魂在,人们对这个城市的感知就存在。就像巴黎现在一家服装工厂都没有,时尚却被永远、深刻地留了下来。

    记者:你提到“时尚文化”,虎门离形成“时尚文化”还有多远?

    钟淦泉:中国历史上遭遇了那么多外族的侵略,但中国为什么亡不了?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就是中国的魂!20世纪80年代,服装被西方企业认为是夕阳产业,包括香港也在逐步淘汰这种劳动密集型产业。不过他们很聪明,他们淘汰的是千篇一律大生产流水线里“复制”出来的服装,而不是时装文化。

    我曾经与虎门很多品牌的老板谈,虎门有几千个注册品牌,出名的并不多,目前最出名的是郭东林的“以纯”,但比之于许多国际品牌,其影响力还是有限。我们确实很少有世界很出名很出名的品牌,这个差距在哪里?在文化。目前,差距最明显的是文化的积累。我曾经告诉一些人,为什么在服装产业集群这个层面上,法国巴黎、意大利米兰能够领先世界。从生产角度讲,它们并没有优势,它没有我们中国的优势,甚至没有虎门的优势。那它为什么能站在前端,高级时装、名牌、著名品牌比我们领先?原因就是那里的服装文化领先,在这些国家里,不仅服装设计师懂时尚领先,懂文化,决策层懂,生产层懂,以及每个国民人人都懂。我们呢,说得不客气点,很可能只有设计师才懂一点,其他人可能都不大懂。

    有一次虎门开“三八”节表彰会,我对到台下坐的妇女们说,要把虎门服装品牌培养起来不容易啊,我注意你们下面这些人的今年与去年有何变化,我觉得你们的头发发型变化要比穿着服装变化要大,也说明你们对头发时尚的敏感程度要比对服装时尚敏感程度要高。我说,你看你们的头发发型基本国际化了,与国际接轨了,有黄色的,有金色的,也有棕色的,黑发没有多少了,可你们的衣服变化就不大。

    这说明虎门的市民对服装文化的理解、时尚的理解确实与人家相差一大截。将来服装产业集群方面要向高端发展的话,必须要注重文化的投入,教育投入,从教育开始加大投入,搞好文化的积累。

    记者:虎门是否还应该有一个“城市灵魂”?

    钟淦泉:今天的虎门,综合经济实力得到整体提升,老百姓的口袋也更加殷实,人民生活水平进一步提高。但虎门的事业目标绝不能满足于全国千强镇的冠亚军,也绝不能满足于服装产业的产值达到百亿,虎门需要在物质繁华的顺势中再次摆正位置,提升自己各方面的档次,这一切就好像一个穷人,完成了最原始的财富积累之后,它需要念书深造干事业,然后还要有野心扬名立万,最后他才能按照自己的理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社会精英。

    目前,我们对“灵魂”的塑造还远远不够。

    记者:虎门要打造“时尚之都”,但是无论是大街还是小巷,虎门给人的印象是城市建设还比较混乱,无论是交通还是市容市貌,有人认为缺乏时尚元素。

    钟淦泉:我们正在为建造一个“时尚”的虎门而努力,比如我们恶补城市网架、城市交通方面的建设,投资5亿元新建和改造一批路桥;我们还要加大环境治理的力度,每年投入2-3个亿改善小区环境,让白领、粉领、金领也觉得虎门是个好住处;我们还要投资2个亿建文化中心和博物馆。我们计划从办展览、出版物、演出、大学、文化人和知识精英、文化活动等等相对“易操作”的层面入手,然后逐渐推动,力求形成一种文化秩序。

    很幸运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活在一个假想的时代,这100万人口在共存的空间里,人人假想着发达国家的高品质生活。所以对时尚文化的支持也是集中而热切,政府更容易做文化和时尚方面的引导。一个百万人口的小镇,上下齐心改造这个城市和自己,现在你所看到的文化时差可能在未来比上海、北京这样千万人口的大城市调整得更快。

    不必怀疑我们这个百万人口的“文化底蕴”是否足够支撑未来如此伟大的调整,目前为止,中国布满了新型城市和新型文化。二十年前的北京还像“古代”,现在它转眼就变成了后现代大都市,居住在那里的人群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你想啊,人群的速度永远不会像一个城市的变化速度那么快的。还有被大家公认最时尚的上海,它的时尚与上海人的根性崇洋密不可分。所以,回过头来看待我们谈论的文化底蕴,也许它更适合以“对外来新鲜事物和新观念的接受、学习能力”为判断标准。

    虎门从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诞生起,就开始了新鲜事物的尝试。这个城市的草根文化几乎就是“做生意”。一个普通的小镇能做到全国知名、甚至在海外也有知名度,“没有底蕴”是建不了空中楼阁的。

    一个城市新的欲望和旧的习俗必定冲突,在这种短暂的交替中,虎门正在以惊人的接受力和非凡的毅力在建设时尚小镇。当你眼里的虎门“越尖锐”,它日后的发展势头可能就越让你惊奇。所以,当你质疑“未来”的时候,请一定不要丢弃“过去”和“现在”的记忆。

    好了,你暂时闭上眼睛等待虎门的变化吧,等你再度见到虎门时,我倒希望你能再给我这个熟悉的表情:惊奇。

    记者:只要付出努力,梦想终会变成现实。

    钟淦泉:迪斯尼公司董事长艾斯纳曾著文说,迪斯尼最重要的管理任务是“管理梦想”,即要去保护和激发人的梦想。梦想被激发出来后,需要心灵的力量去保护,需要持之以恒的行为去支撑。迪斯尼的核心价值观是:梦想、信念、勇气、行动。

    记者:我们注意到虎门提出了“跳出虎门发展虎门”的思路,这是什么意思?

    钟淦泉:在新一轮城市规划以及未来产业选择方面,我们已经把虎门抛出去了,我们不要虎门了。什么意思呢?就是虎门不再属于虎门,虎门不仅仅属于东莞,虎门应该属于珠三角,属于全国,乃至世界。大家上街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到,你们在商场、在街上见到的很多人都不是讲广东话的,大部分都是讲普通话的,甚至有相当的一部分需要跟他们say

    hello的,要讲英语的,甚至阿拉伯语,等等,很多外国人都进入了虎门。他要参与虎门的商务活动,他要在这里采购服装。我们现在开玩笑说虎门是洲际意义的虎门,甚至是具有世界意义的虎门。也就是说我们的经济是面向全世界。

    在国际化方面,我们一是创造一个国际的环境吸引他们到我们这里来碰撞,我们已经和韩国、俄罗斯等国家建立合作关系,香港、台湾等地区的合作就更多了。第二,我们自己的品牌具备一定实力的时候一定要走出去。现在虎门已经有几个品牌在国外做的比较好了,狐仙在俄罗斯开了不少专卖店,以纯专卖店不仅在东南亚,甚至开到了英国。

    国际化是我们最难突破的,也是我们最终一定要突破的。

    记者:2007年7月,由美国“全球语言监察”机构举办的一年一度的“2007全球顶尖时尚城市”评选近日揭晓,有一点特别令人感兴趣,它通过计算该城市的纸媒体和电子媒体中时尚关键词的数量和出现频率,来衡量该城市的时尚指数。报纸、杂志、网络、博客等都在统计范围之内,你如何看待这一点?媒体的存在似乎是虎门的弱项。

    钟淦泉:以前人们把媒体分成主流媒体和非主流媒体,最近我们对这个问题醒悟过来了。新媒体很重要!最近东莞市搞了一个全国23家网络媒体采风,来到虎门,我同他们讲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很高兴,觉得我们最重视他们,回去后写了很多东西――新媒体来得太快了!它就是快,而且很平民化,所以它的影响力也就很大。

    同样,电子商务和传统的商务模式不一样,但我认为,电子商务是企业未来最重要的一种交易方式。投入少,见效快。这个东西你不抢就亏大了。很多人现在可能还不很重视。我们搞创意园时,一定把这一块搞起来,而且要搞得比较大,创造一个大的公共平台,创造一个新的信息平台,营造文化氛围,为他们提供服务。 

    来源:南方企业家/剑歌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