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0
工作信息
NIKE
Hrbp - sr H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serse CRM Operations Ass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Logistics Coe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Supply Inventory Plan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Tmall Business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Finance Planning Senior Manager – Portfolio Management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Asia Converse Communications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Inventory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 Product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Goal-Business Operations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Finance Visualization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 Senior Digital Business Manager Douy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Tmall Site Merchandising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gc Women’s Brand Marketing – Sport Perform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Legal Manager - Employment g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upply Chain Finance Planning Senio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Retail Produc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Materials Mfg Manager i - ap/Ac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terials Mfg Manager ii - ap/Ac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Product Manager, Core Commerce (Digital Studio)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Inbound Transport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2年1月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弗朗索瓦·莱萨基高级订制界的刺绣大师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2年1月4日

  12月1日,82岁的法国刺绣大师弗朗索瓦·莱萨基(Francois Lesage)离世,他是世界最著名的刺绣工坊梅森·莱萨基(Maison Lesage)的领军人物,被时尚行家称谓“小珠子”的他,是无数高级订制时装发布的无名英雄。整个巴黎高级订制服装界为这位刺绣艺术家进行了缅怀仪式。



  时尚界共同悼念工艺大师

  在弗朗索瓦·莱萨基离开的时候,花环、喷雾、乳白色鲜花束———甚至是玫瑰花瓣拼成的优雅靴子———在圣洛克教堂形成再恰当不过的背景。


  从迪奥(Dior)的玫瑰到瓦伦蒂诺(Valentino)的百合花,鲜花颂词上的名字就说明了一切。还有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的鲜花,共同纪念这位技艺高超的刺绣大师。


  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 Lagerfeld)与莱萨基有长达30年的合作,他们在1996年共同为可可·香奈儿的工厂制作了乌木屏风。卡尔·拉格菲尔德在莱萨基的葬礼上献上了玫瑰花环,花环的颜色从粉笔白到凝结的奶油白。


  卡尔·拉格菲尔德说:“莱萨基很有趣,很多时候会开玩笑,喝着小酒,夹着一支烟,他是法国人谓的‘喜锦衣玉食者’,他是非常有天赋的人。”前不久他在巴黎的印度主题的时装系列中展示了莱萨基作坊的手艺。



  在葬礼上,克里斯蒂安·拉克鲁瓦(Christian Lacroix),这位在其事业开始时一直得到莱萨基相助的人,回忆了他们之间第一次见面时的紧张关系,当时拉克鲁瓦在让·巴度(Jean Patou)时装屋工作,他让这位著名的刺绣大师等了很长时间。但从最初的冷淡相遇中却萌生了热忱的友谊和亲密的合作。


  这间位于巴黎的教堂里挤满了时尚人士,从阿瑟丁·阿拉亚(Azzedine Alaia)、克里斯蒂安·鲁布托(Christian Loubutin)等设计师到普通的手工艺者。莱萨基的家人挤满了前排:他的儿子吉恩·弗朗索瓦,在印度建立了刺绣工作室;他的女儿马里恩,是位艺术家,穿着拉克鲁瓦早期时装系列的带有心型刺绣的夹克;还有儿子吉恩·刘易斯,宣读了父亲11月准备的演讲稿,当时莱萨基被授予法国最高的文化荣誉———工艺大师。


  在这篇演讲中,82岁的莱萨基讲述了他“微贱的”行业,并感谢香奈儿公司,因为香奈儿在2002年收购了他的刺绣工坊,这样也保证了工坊的未来。香奈儿还收购了其他工坊,比如羽毛制造商André Lemarié。


  莱萨基的孙辈也发了言,讲述了他们在科西嘉岛的假期,这位喜欢夜间活动的祖父,半个晚上都在他们的电脑上玩游戏,接着第二天早上在船上才把游戏统统关掉。


  子承父业扩大家族工坊

  那么为什么这位高龄时尚名人的去世会被文化界认为是如此重要的事件呢?1949年,莱萨基从他父亲阿尔伯特(Albert)手中接手家族产业,莱萨基是一个延伸到高级订制时装黄金时代的锁链上最重要的联系人之一,他见证过高级订制服装的黄金期,他的创作登上过大荧幕,他曾为很多好莱坞明星制作过服装。他曾这样说过:“刺绣就像是用一根针编织梦想,选用珠宝或是任何能够为服装带来生机的装饰品,一件纪念品就产生了。”


  他的父亲阿尔伯特在1924年创立了家族产业,当时他收购了拿破仑三世御用刺绣工Michonet的工作室,Michonet还为巴黎高级时装业的创始人查尔斯·弗雷德里克·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工作过。随后阿尔伯特与薇欧奈工坊的一位刺绣工人玛丽·路易丝·费伏特结婚。


    阿尔伯特起初的业务主要是用一大片闪闪发亮的珠子,阿尔伯特夫妇的儿子弗朗索瓦·莱萨基出生于1929年3月31日,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出生在一堆珍珠上。


  在婴儿时期,弗朗索瓦·莱萨基在斜裁大师马德琳·薇欧奈的膝盖上蹦跳,童年时代(他开始记事),与他父亲像零售商一样在巴伦夏加(Balenciaga)和夏帕瑞丽(Schiaparelli)等设计师的后门排队等候。生活并不容易,尤其是战争年代,他曾回忆道:“在我15岁的时候,我的职责是跑到所有的时装屋,按响门铃,讨要工钱。有时候他们被迫出售纸样才能支付。”


  弗朗索瓦在1946年创造了他的第一个刺绣品,那时他的父母在度假。当时一位重要的意大利客户出现了,他想要一件根据意大利画家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作品设计的服装。弗朗索瓦当时在圣约翰·白求恩学院学习哲学,但却根据这幅画想出了一个花卉设计图案。


  在接下来的一年,他被送到洛杉矶学习英语。在那里,他遇见了劳伦·巴考尔、克劳德特·科尔伯特、拉娜·特纳(弗朗索瓦称与他有过一次大事件)。1948年,弗朗索瓦·莱萨基利用父亲的样品,在落日大道建立了自己的刺绣工坊,他为阿瓦·加德纳和马琳·迪特里希制作服装,与伊迪丝·海德以及其他电影设计师合作。


  1949年他父亲去世,弗朗索瓦回到巴黎,接管了家族事业。随着战后服装由简朴转变为奢华,梅森·莱萨基工坊利用rue de la Grange Batelière街13号一间兔子养殖场的房子,开始扩大家族作坊,并形成一定规模。但他发现,当他还在美国的时候,他所要做的就是适应父亲的设计,但在法国事情就变了:“我必须懂得在事业中,我不能向设计师施加任何压力。他们希望任何事物都是用自己的想法。”


  时尚界的“联合国大使”

  在接下来的60年时间里,莱萨基与许多设计师合作,比如皮埃尔·巴尔曼(Pierre Balmain)、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克里斯蒂安·迪奥(Christian Dior)、克里斯托巴尔·巴伦夏加(Cristobal Balenciaga)、卡尔·拉格菲尔德,还有美国的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比尔·布拉斯(Bill Blass)、杰弗里·比恩(Geoffrey Beene)和奥斯卡·德拉伦塔(Oscar de la Renta)。他创造了六万五千多件设计,他手下工艺精湛的“巧手”工作人员再按设计制作成闪闪发亮的完美服饰———这些“巧手”是女性技工,她们将一款设计做成奢侈品展览品,将手工缝合的闪光装饰片、小珠子、人造钻石、贝壳、丝带和羽毛做成精致的织物服饰。


  在1988冬季的高级订制系列中,正是在缎子夹克上制作闪耀的葡萄串的莱萨基,为伊夫·圣洛朗赢得了长时间的热烈喝彩。当伊夫·圣洛朗看到这个设计时,这样告诉他:“难以置信,像风吹动草本植物一样。”莱萨基其他的著名设计包括香奈儿的“国际象棋”夹克。


  慢慢地,他能准确理解女服设计师一些模糊的、但有时奇异的指示,除非能面对面接触,否则他都拒绝接受委托,他曾解释道:“我要见见设计师,这些众人眼中的火花。他们有什么想法,我必须理解。”


  当伊夫·圣洛朗想要“某种像枝形吊灯的东西,在镜子中反射出巴黎天空的背景”时,莱萨基马上知道了他想要什么。当夏帕瑞丽向他要贝壳,整个工作室整个冬天都在吃贝类。其他非同寻常的设计包括为雅克·法斯(Jacques Fath)设计的点缀着人造钻石、套着新鲜芦笋的网,还有为莎拉雅·卡舒舍(Soraya Khashoggi)设计的伊夫·圣罗朗女装,绣有重叠的“鱼鳞”亮片。


  为了满足客户的突发奇想,莱萨基总是倾尽全力。当蒂埃里·穆勒(Thierry Mugler)想要“碎屑沙滩”的时候,莱萨基的刺绣工人开始在晚装上用闪光装饰片和珠子缝成拉环和瓶子。但他有自己的限度。当穆勒要他增加一些橡皮套的时候,莱萨基认为早已足够了———“我们确实做过两件这样的衣服:一件用于T台秀,一件为蒂娜·特纳(Tina Turner)设计的。”他说。


  莱萨基的工作可不是那么便宜:他典型的刺绣品大约是一件长袍10万至15万美元,一件夹克衫6万美元。例外的衣物包括一件拖地部分20米长的长袍,单单刺绣就可以花掉了160万美元,还有为一位非洲皇后制作的加冕礼服,整个工作完成花了1.1万个小时。莱萨基说:“一些东西你不能含糊其辞,就像询问一辆订制汽车的价格。”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莱萨基讲道,在与各个时尚名人接触了60多年之后,他几乎可以成为联合国的大使了。恐怕他唯一没有合作过的女服设计师就是亚历山大·麦克奎恩。他曾解释说:“我们在一件衣服上产生了误解,所以现在,我得到了惩罚。”


  新兴市场是救命草

  在上世纪80年代的黄金时期,梅森·莱萨工坊基雇佣了100多名刺绣工人,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早期,随着1991年海湾战争的爆发,他在中东的皇族顾客基地受到影响,事业接近关闭。


  随着需求的下降,为了维持生意,短短几年之内他用完了近40年的积蓄,莱萨基被迫裁掉大约一半的工人,且为了保证公司的未来,他开办了自己的刺绣学校。


  随着后来印度、中国、俄罗斯和巴西等国的奢侈品市场的发展,对该公司的需求才开始恢复,但莱萨基开始觉察到发展中国家廉价的刺绣工人带来的压力。2002年,香奈儿收购了时装行业5家主要的供应商,包括莱萨基。


  莱萨基这位锦衣玉食者,吸着法国香烟,自夸道,他甚至不知道怎样缝纽扣,但他继续工作,一直到80多岁。在2007年,他成为法国荣誉勋章的获得者,在他去世前一周,他被法国文化部长弗雷德里克·密特朗授予工艺大师荣誉称号。


  弗朗索瓦·莱萨基结过婚,有4个孩子,但是他曾解释道:“我结婚了,但我有几个女朋友。我是法国人;这种喜好流淌在我的血液中。”他说,他甚至可以为自己的一生写本书,“但是X级的”。

Copyright © 2022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