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0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Assistant Creative Operation Manag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苏州中心店
正式员工 · Suzho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沈阳铁西万象汇店
正式员工 · Shenya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2月2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分析称供应链寒冬才刚开始,耐克阿迪第一季度业绩或遭重创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2月24日

2020年越南生产了Nike 50%的鞋类产品,2021年该比例进一步升至51%,疫情后最受看好的运动服饰行业不曾想到,供应链会成为拖后腿的绊脚石。

 
尽管Nike、adidas等头部运动服饰集团在今年初发布上一季度业绩时均表示供应链问题正逐渐缓解,对未来业绩持乐观态度,Williams Trading分析师Sam Poser却在最新报告中将Nike的评级从“买入”下调至“持有”,将Foot Locker、On昂跑和Canada Goose从此前的“持有”下调至“卖出”。
 
Sam Poser 表示,此前业内普遍认为去年第四季度是供应链问题最严重的时期,但实际上越南南部工厂停工的10周内,受影响的大部分为2022年春季系列产品,这意味着本应在1月至4月期间上架的商品会大面积延迟。

雪上加霜的是,目前有超过100艘集装箱船在洛杉矶和长滩港口外的海上等待,而从亚洲海运集装箱的成本已从去年同期的5000美元翻了4倍至20000美元,卡车和卡车司机短缺也将是一大问题。
 
Sam Poser在报告中直言,“除非一家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公司几乎不依赖中国、越南或亚洲其他地区制造的商品,否则在可预见的未来,海运货物的准时交付仍将面临挑战,或需要使用更昂贵的空运来保证货品供应。”
 
目前Williams Trading正在重新调整运动和时尚服饰业内大多数公司估值和价格目标,以更好地反映由于供应链限制、运费和材料成本增加等不利因素将造成的影响。
 
据时尚商业快讯,越南早在2010年就成为Nike最大的生产国,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南代工的比例还在不断攀升,2020年越南生产了Nike 50%的鞋类产品,2021年该比例进一步升至51%。与此同时,中国的生产比例则从2006年的35%逐渐降至2021年的21%。
 
无独有偶,adidas在全球拥有132家独立制造合作伙伴,运营277家制造工厂,业务遍及美洲、欧洲、亚太地区、非洲和中东,但超过68%的独立制造合作伙伴位于亚洲,2020财年adidas有97%的鞋履、93%的服装以及77%的配饰和装备由亚洲的供应商生产。
 
受越南供应链停摆影响,在截至去年11月30日的三个月内,Nike销售额同比仅录得1%的增长至113.6亿美元,中国市场营收大跌20%。去年第三财季,adidas销售额增幅也较上一季度的52%大幅放缓至3%,录得53.26亿欧元,主要受大中华区连续两个季度下滑影响,跌幅为15%。
 
为尽可能降低“后院失火”造成的损失,Nike已开始采取行动,包括与轨道运输火车进行合作、拓展分销网络等。
 
去年8月,Nike拿下了洛杉矶到孟菲斯的专列火车,并与美国最大的集装箱港口和公司在田纳西州的仓库之间的直连铁路和当地货运公司达成合作,以加快卸货速度。Nike还在美国和欧洲新设立区域配送中心和1000台新的“协作机器人”,以协助分拣和包装,以缓解劳动力短缺的压力。
 
据Nike发言人透露,在圣诞和元旦的两个假期内,这些机器人令Nike处理北美、欧洲、中东和非洲订单的能力提升了两倍,为这一系列数字化和智能化布局提供数据支持的是Nike于2019年收购的零售分析公司Celect。
 
因此,尽管运输延误、港口拥堵和集装箱短缺等负面因素仍然存在,Nike预计2022财年的收入会继续录得中个位数的增长。
 
相较之下,adidas的处境明显更加艰难,该集团在第三财季后的电话会议中直言,北美、欧洲、中东和非洲等市场均受到供应链停摆影响,库存率已下滑至60%,未来该数值还会继续下降,供应短缺的情况会延续至2022年第一季度。
 
分析师也在报告中表示,adidas面临的竞争和挑战严峻,除了供应链导致的供给不足限制销售额增长外,亚洲各地港口的成本增加还会削弱该集团的盈利能力,对adidas给出的全年收入增长20%的预期提出质疑。
 
深有意味的是,随着Facebook母公司改名为Meta后掀起元宇宙浪潮,Nike和adidas均已顺势入场。据研究公司Strategy Analytics数据,全球元宇宙市场预计2026年扩大至416.2 亿美元,整个行业都将受益于元宇宙的到来。
 
继注册虚拟商标、在虚拟世界Roblox中开设“Nikeland”后,Nike于去年底收购了虚拟艺术潮牌RTFKT,并在今年1月成立Nike虚拟工作室Nike Virtual Studios,并任命SNKRS副总裁Ron Faris为新部门的负责人,该部门会作为独立工作室运营,在洛杉矶和纽约建立创意中心,服务这些关键城市的创意社区。
 
adidas则在近日推出名为“into the Metaverse”的首个 NFT 系列,近3万个NFT迅速售罄,价值总额约为2200万美元。购买了“into the Metaverse”系列的买家可获得产品独家访问权,包括能够在区块链游戏世界 The Sandbox 等平台使用的虚拟可穿戴设备,以及连帽衫、运动服等实体产品。
 
有业内人士预计,虚拟商品或许会为Nike和adidas赢得一丝喘息的机会,帮助品牌转移消费者和用户的注意力,销售虚拟商品的收入还能抵消部分因供应链问题而造成的损失,但在元宇宙得到真正普及之前,也只是杯水车薪。
 
截至周一收盘,Nike今年以来股价累计下滑13%,市值约为2260亿美元,adidas股价也累计录得15%的跌幅,市值约为423亿欧元。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