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0
工作信息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Nbhd sr. Strategic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nkrs sr.Business Mr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Marketing Manager, Tom Ford Beauty,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A LA SOURCE...
Responsable Commercial Export Asie (H/F)
正式员工 · CENTRAL
NIKE
gc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Digital Director – Nike.Com/App/mp/Targeted Comm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yber Security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Supply Chain (Assistant) Manager, Demand Planning, P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Finance Planning Manager - Inventory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Purchasing Business Partner Buyer, l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System & Dat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Nddc Merchandise Financial Plann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orth Asia&Sapmena IT Integ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of Product Management-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Data &Analytics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7年9月25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分析:中欧纺织品贸易会否重蹈覆辙?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7年9月25日

尽管2007年上半年欧盟对华发起的反倾销立案调查为零,但这并不意味着中欧贸易向“自由化”方向转变。

中国输欧纺织品配额按期取消已无悬念。7月22日,欧盟经济部长会议就此问题的会谈直至深夜,会议的结论不是延长配额期限,而是决定研究一种“双重监测机制”,实现平稳有序过渡。

2005年1月1日,按照WTO的时间表,全球纺织品贸易配额如期正式取消。一夜解放的中国纺织品大量输出导致出口量激增,引发了欧盟紧急设限,启动“特保调查”。当年6月11日,经过马拉松式的艰难谈判后,双方同意在2007年年底以前,对中国出口到欧盟的10类纺织品设立年度配额。中国重回配额时代。

那么,进入2008年之后,配额限制再次取消后的中欧纺织品贸易会否重蹈覆辙?

第一纺织网分析师汪前进为《商务周刊》分析说,“这次取消纺织品配额,从大方向上看是好事,但没有配额限制不代表没有绝对的数量限制。”

“考虑到目前不少国内企业的欧洲订单明显增多,双方都应该持谨慎态度。”汪前进表示,进入后配额时代,纺织服装出口也将进入摩擦高发期。代表欧洲进口商和零售商利益的欧洲外贸协会(The Foreign Trade Association,FTA)发言人斯图尔特?纽曼即提醒到,如果监控数据表明中国对欧纺织品出口再次出现激增的局面,欧盟仍可能动用特殊保障措施。

“那将重归2005年中欧纺织品贸易争端解决前的情形。”他说。

事实上,欧盟内部在是否延长配额期限的问题上一直存有分歧。一方面,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等服装制造业规模较大的国家,希望继续保护本国纺织工业,但英国、瑞典和荷兰等国家和服装零售商商会则希望向消费者供应低价商品,他们认为经过两年的呵护后,欧盟纺织业厂商早就做好了与中国同行全面竞争的准备。欧洲外贸协会(FTA)敦促欧盟,应在今年年底如期结束对中国输往欧洲的纺织品设限,该商会认为,如今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产品出口到国际市场,这些物美价廉的商品让消费者最终获利,欧盟对此不应熟视无睹,采取限制措施只会保护那些已经丧失竞争力的欧洲产业。而代表纺织企业利益的欧洲纺织服装协会(Euratex)主席米歇尔?特龙科尼(Michelle Tronconi)则要求欧委会“以适当的方式”,将欧盟对中国纺织服装产品的数量限制延长一年。其理由是,2005年欧盟与中国通过签署《中欧纺织品贸易谅解备忘录》了结纺织品贸易争端,美国、巴西、南非等国纷纷效仿,但他们的有关措施迟至2008年才结束。“我们不希望成为2008年中国出口的焦点。”特龙科尼表示,如果欧盟比美国早一年结束数额限制,“则中国出口的纺织品就会集中到欧盟市场”。

幸运的是,法国要求延期的提议没有得到广泛支持,此前曾呼吁延长配额期限的意大利最终也放弃了原有立场。该国欧盟事务部长博尼诺说:“考虑到不可能达到有关配额延期的协议,意大利支持采取复核制。”

纺织品虽然是中国创造顺差的主要行业之一,但中国出口的大多是附加值很低的劳动密集型纺织产品和纺织原料,同时又从欧洲进口昂贵的纺织机械设备及配件,从美国大量进口棉花,从韩国进口化纤面料。而且,欧盟是全球高档纺织品和成衣的最大出口商,许多欧盟成员国的服装企业在中国建有加工厂。

“在纺织品贸易中,获益最大的还是欧美发达国家,他们是贸易的主导者。”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部主任赵玉敏对《商务周刊》说,在整个利益链中,中国纺织品制造商只有10%的利润,90%的利润都属于品牌拥有者、批发商、分销商、零售商等各个环节。更何况,劳动密集型纺织品有很多替代出口国家和替代供应商。在与越南、印尼、柬埔寨、印度的竞争中,中国企业的利润空间越来越低。

汪前进认为,明年元旦之前,中国商务部与行业协会很有可能连续出台新规则,包括特殊配额限制和向欧盟出口纺织品的新要求。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曹新宇亦表示,中国将采取措施保证出口稳定增长。但他们都表示很难预计中国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一切都还悬而未决,需要中国与欧洲反复磋商。

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在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表示,为确保明年的平稳过渡,欧盟正寻求与中国联合监控对欧纺织品出口,相关谈判才刚刚起步。他透露,即使不能实现中欧双重监控,欧盟也会单方面密切监控中国纺织品和服装的进口变化。

纺织品配额的取消并不意味着完全“自由化”,再次证明中欧间的贸易局势正变得越来越微妙。今年6月12日第22届中欧经贸混委会会议结束后,曼德尔森对外发表的言论异常强硬,称欧盟无法再忍受对中国的巨额贸易赤字,并警告欧中贸易关系正处于“十字路口”。

根据商务部《中国对外贸易形势报告(2007年春季)》的数据,欧盟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今年一季度,中欧双边贸易额同比增长30.3%,其中对欧盟出口增长34.5%,出口额达515.4亿美元。而按照欧盟方面的统计,去年中欧贸易顺差为1280亿欧元,今年则可能达到1700亿欧元。

在中欧贸易不断增长、顺差持续上升的背景下,贸易摩擦将不可避免呈现高发趋势,一向标榜自由贸易的欧洲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也必然随之而至。

值得注意的是,今后欧盟贸易保护的具体方式可能会有所改变。贸易保护往往体现在反倾销壁垒、技术标准化措施和环境保护方面,三者的运用总是此消彼长。几个月前,美国Mayer Brown Rowe& Maw律师事务所欧洲贸易总监及欧盟竞争与贸易小组首席经济师克里夫?斯蒂文森撰写的《2006年全球贸易保护报告》显示,去年全球反倾销立案共187起,与1999年354起和2001年364起的反倾销高峰期相比,当前国际反倾销活动处于周期性的低谷期。他分析认为,这主要是由于全球范围内的物价高涨。

与国际反倾销案例处于低谷相悖,针对中国出口产品的反倾销立案一路增长,于2006年刷新历史新高,达到70起。2006年欧盟是运用反倾销手段最多的经济体,中国是反倾销的最大受害国,欧盟去年发起的35起反倾销调查中,有12起是针对中国的。

但是,今年上半年的6个月时间里,欧盟没有对中国提起反倾销调查。

自2005年中欧纺织品贸易摩擦和欧盟对中国鞋反倾销案以来,欧盟的反倾销政策便不断遭到各方质疑。2006年12月6日,欧盟委员会发布《变化的全球经济中欧盟贸易救济工具》绿皮书,就欧盟的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等贸易救济工具的使用公开征询意见。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表示,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欧盟现行的贸易救济政策,特别是反倾销政策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要求,继续沿用旧的机制“不符合各方的利益”。

今年6月,欧盟通过《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放出烟幕弹,宣称欧盟可能在2016年最终期限到来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以此为筹码换取中国更大程度开放市场,尤其是服务行业开放,以平衡贸易逆差。曼德尔森也时常表示,希望欧盟这种“友善”的态度能得到中国的正面回应,否则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欧盟成员失去耐心。

市场经济地位一直是中欧贸易纠纷的症结之一。由于欧盟并未完全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因此对中国商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时,欧盟总是选取―个被认可的市场经济国家同类商品做参照标准,譬如印度或土耳其,这使欧盟很容易判定中国企业存在“倾销行为”,进而征收惩罚性关税。因此,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对中国低劳动力成本制造商的意义很大。

然而在第22届中欧贸易混委会上,由于之前的示好没有得到回应,欧盟又发表评估报告称,虽然中国已经达到了市场经济地位的五条标准之一,离其他四个标准也更进了一步,但欧盟对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立场仍未改变。

与此同时,尽管2007年上半年欧盟对华发起的反倾销立案调查为零,表面上突然闲置了反倾销“大棒”,但其贸易保护工具正从反倾销转向各种技术壁垒、绿色壁垒。

今年6月1日,欧盟化学品监管体系《化学品注册、评估、管理和限制制度》(简称REACH法案)正式生效。观察家认为,此法案将使中国面临入世以来最大的贸易壁垒,因为它将欧盟市场上约3万种化工产品和下游的纺织、轻工、制药等产品分别纳入注册、评估、许可3个管理监控体系。国内贸易专家指出,由于所有物质检测和注册的费用均由企业承担,保守估计,中国企业每年为REACH所要负担的成本大约为5亿―10亿美元,平均出口欧盟产品的成本提高约5%。仅据初步统计,它会对中国约3万多家企业产生影响,使中欧化工品进出口总额下降10%,中国化工企业生产总值也将下降0.4%,并有可能导致20万化工及相关从业人员失业。现在看来,虽然纺织品配额即将取消,但REACH法案无疑给企业套上了新的枷锁,此外,那些不受配额限制的纺织品也将受到REACH法案的限制。

[原题《中欧贸易再遇新壁垒》]

来源:新浪网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