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4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7年1月2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范思哲不参加巴黎高定时装周,它们认为这事儿性价比太低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7年1月23日

范思哲宣布将不参加这周日举办的 2017 春夏巴黎高定时装周,相反,它们决定将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在全世界的各大城市(包括香港、纽约等地)举办“重要的客户活动”,和客户进行面对面地交流,包括一些私人的静态展,“高雅的鸡尾酒招待会和晚餐”等。

范思哲这周刚在米兰走完男装秀,包括主线和副线,在刚结束的金球奖颁奖典礼上 Blake Lively 和 Naomi Campbell 也穿了范思哲的高级定制礼服,即将举办的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和奥斯卡颁奖典礼可能都会看到明星身穿范思哲的高级定制礼服,因此,走秀对范思哲来说变得可有可无了。

通常范思哲会参加 8 场秀,现在只剩下了 6 场(同时取消了今年秋冬的高定时装周),“我们一年走 6 场秀,我的感觉是,这已经很多了! 如果你算进去高定时装,一共 8 个,简直是太多了,” 范思哲 CEO Jonathan Akeroyd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模特在做很多改变,我们为什么不也抓住机会尝试一些新的事物呢?” 他说。

这位范思哲的现任 CEO Jonathan Akeroyd 去年春天才加入这个意大利奢侈品牌,Akeroyd 曾任 Alexander McQueen 的 CEO 长达 12 年,他是范思哲首次外聘的 CEO,这家由家族控股的公司此前从未有过先例,《纽约时报》评论说取消高定时装周是 Akeroyd 加入范思哲以来,做的最大的一次改变。

而外界认为这次改变和范思哲的 IPO 事宜有关,范思哲曾在 2014 年递交了 IPO 申请,原定在 3-5 年内进行 IPO,但一直未有动静,所以这次取消秀的决定被怀疑可能是公司在为 IPO 节省预算,但 Akeroyd 否认这一说法,他认为取消的主要原因是举办秀带来的过度压力,得随时跟上日程,“准备一场秀花费的时间很长而且强度很高,我们投资是一样的,公司本身也没有其他的变化”,他说。



范思哲缺席巴黎高定时装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04-2012 年间也未参加。这一次,他们看起来丝毫不担心取消两场秀会影响品牌的受欢迎程度,CEO 认为私人秀场已经不那么重要了,现在红毯上穿范思哲高级定制服的明星,获得的曝光率和一场私人秀场几乎差不多,甚至变得更多了。但从投入和回报上说,私人秀场的花费太大,平均一场是 20 万美元,秀场中客户占了 40%,为红毯的明星制作衣服相对轻松,而且现在红毯秀被越来越多不同媒介的人报道转载,不断帮范思哲增加曝光率。

于是范思哲觉得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范思哲并不是第一个打算挑战时装周传统的人,Gucci、Bottega Veneta 和 Kenzo 都在今年宣布将把男装和女装秀合并在一起(范思哲拒绝这么做,设计师 Donatella Versace 认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去年年初,Rebecca Minkoff 和 Ralph Lauren 决定采取即看即买模式,即当场发布的造型可以立即在店内或者网站上进行购买;Vera Wang 把一场秀做成了电影形式,Opening Ceremony 做成了一场芭蕾秀,而 Tommy Hilfiger 和 Rachel Comey 决定在巴黎时装周期间,单独在洛杉矶办一场时装秀,因为这段时间也正是奥斯卡和其他颁奖典礼在洛杉矶密集举办的时候。 

不过,社交媒体上也有人调侃,在英国脱欧以及川普这周末就职的情况下,应该没人会专心致志地看一场秀吧。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