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9
工作信息
TIFFANY & CO
Regional Technical Services Manage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Territory Retail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Traceability Coordina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Production Technologi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RIMARK
Production Technologi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青岛万象城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济南新店
正式员工 · Jina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天津佛罗伦萨小镇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南京新店
正式员工 · Nanjing
PUMA
Assistant Social Sustainability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RIMARK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Executive - Regional Carbon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厦门万象城
正式员工 · Xiamen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成都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上海虹桥机场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北京新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LULULEMON
门店经理,东莞民盈国贸店
正式员工 · Donggua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贵阳亨特店
正式员工 · Guiya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8月1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对Coty集团感到不满,Gucci母公司有意收回美妆业务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8月17日

开云集团曾公开表示Gucci美妆潜力巨大,对Coty的开发速度感到非常沮丧,面对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头部奢侈品集团中唯一一个未把美妆业务回收的开云集团蠢蠢欲动。


 
据时尚商业快讯,开云集团董事总经理Jean-François Palus近日在与金融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继2015年推出眼镜部门,陆续把旗下品牌的眼镜业务收归己有后,该业务正朝着20亿欧元年收入的目标靠近,在此基础上,美妆将成为开云集团未来发展的一个自然延伸,所有选项都是开放的。
 
尽管开云集团没有具体说明是否会追随爱马仕的脚步推出自己的美容产品系列,或者寻求新的收购标的,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开云集团有可能会在物色新美妆品牌的同时,逐渐收回旗下品牌美妆业务,以更好地把握美妆领域的巨大潜力。

目前开云集团旗下品牌的美妆和香水业务主要被欧莱雅和Coty两大美妆集团瓜分,其中Saint Laurent的YSL美妆和香水归欧莱雅集团所有,Gucci美妆和香水则由Coty集团负责,分析预计这两个品牌的美妆业务规模分别为5亿欧和10亿欧元。Coty集团还拥有Alexander McQueen和Bottega Veneta两个品牌的美妆和香水业务许可经营权。
 
除了上述品牌,同样属于开云集团的珠宝品牌Boucheron香水业务由Interparfums负责 ,Brioni香水业务许可经营权被交给了Lalique Group,Pomellato和Dodo以及中国高端珠宝品牌Qeelin暂未拓展香水和美妆类目。
 
在欧莱雅集团的有效战略推动下,YSL美妆归属的奢侈品部门已成为欧莱雅集团的增长引擎,今年第一季度该部门收入大涨25.1%至34.63亿欧元,但受第二季度中国部分地区暂时停摆影响,上半年欧莱雅集团奢侈品部门销售额增幅放缓至15%。
 
在截至3月31日的第三财季,Gucci美妆所在的Coty集团奢侈品牌部门收入增长21%至7.26亿美元,逊于同一时期LVMH美妆和香水业务23%的增幅,但超过爱马仕美妆和香水业务18%的增速。
 
相较之下,开云集团上半年收入同比大涨23%至99.3亿欧元,可比销售额增长16%。业绩占比近60%的Gucci第二季度销售额却仅增长了4%,原因是品牌上海和北京等中国关键市场的短暂停滞。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在去年进入百亿欧元俱乐部后,Gucci和开云集团要想实现更大的突破,美妆无疑是极佳的窗口。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初开云集团曾对Coty集团未能在香水和美容领域充分发挥Gucci的优势表示不满,François-Henri Pinault当时直言,“Gucci美妆潜力巨大,我们对Coty的开发速度感到非常沮丧。”
 
随后Coty集团领导层便发生了变化,于当年9月任命欧莱雅前高管Sue Nabi为首席执行官,被视为该美妆巨头扭转颓势的重要节点。在Sue Nabi的引导下,Gucci彩妆业务在中国的规模已经超过Gucci香水,开云集团近一年来也没有再公开抨击Coty集团对Gucci美妆和香水业务的经营方式。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Gucci美妆和香水业绩的好转更多源于品牌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的口红设计,极具辨识度的口红外壳令Coty集团在短短一个月内就卖出了超过100万支Gucci口红。
 
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上,Jean-François Palus拒绝就开云集团现有美妆许可证的期限发表评论,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开云集团与Coty集团签署的是长期协议,还有超过5年的时间,到期日可能在2028年。
 
实际上,开云集团对美妆业务并不陌生。在开云集团更名前,曾通过Gucci拥有一家名为“YSL Beauté”的美妆公司,主营业务包括Saint Laurent、Stella McCartney、Boucheron和Ermenegildo Zegna等品牌的香水和美妆许可经营,后于2008年以1.15亿欧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欧莱雅集团。
 
2013年,开云集团又将旗下Stella McCartney品牌的香水授权经营合同交给宝洁,当时开云集团持有Stella McCartney公司一半的股权,欧莱雅集团则退出了“YSL Beauté”公司,只保留了YSL美妆业务。
 
2014年,Gucci与宝洁集团合作首次踏足化妆品市场,由原创意总监Frida Giannini和传奇化妆师Pat McGrath合作推出,系列产品包括口红、眼影和粉底等,但在Frida Giannini离职后就没有再推出过新的产品,直到2019年才在新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的引导下重返美妆市场。
 
花旗银行欧洲奢侈品研究主管Thomas Chauvet在最新的报告中指出,就像五年前成立开云眼镜部门一样,开云集团收回美妆业务是迟早的问题,“Dior、Givenchy和Louis Vuitton的美妆和香水业务均归于统于LVMH屋檐下,能让品牌与品牌之间产生更多的协同效益,Chanel、爱马仕也是如此”。
 
更让开云集团感到警惕的是,Gucci前创意总监Tom Ford个人品牌正在寻求出售,该品牌的彩妆业务一直由雅诗兰黛集团持有,早已进入十亿美元俱乐部。据《华尔街日报》援引消息人士透露,雅诗兰黛正在就收购奢侈品牌Tom Ford进行谈判,预计交易金额为30亿美元或更高。
 
在业内人士看来,从未涉足成衣和手袋配饰等业务的雅诗兰黛集团此举标志着其将自己定位为与LVMH和开云集团等一样的奢侈巨头的开始。若开云集团错过Tom Ford,很有可能会令Gucci美妆业务的市场份额遭到进一步挤压,将美妆经营权回收迫在眉睫。
 
据凯度消费者指数发布的《中国美妆最新市场趋势报告》,伴随着消费力高端化和消费者美妆行为的成熟,中国美妆市场保持双位数高速增长。消费力高端化是市场的主旋律,为整体市场增量贡献了超过82%。
 
在美妆产品细分消费群体中,调查研究显示20至29岁的年轻女性已经成为美妆消费的主力军,尤其喜欢高端品牌,其中90后消费者买走了中国一半的高端美容品。
 
可以肯定的是,市场竞争越激烈蕴藏着越大的机会,当轮盘转到美妆板块,开云集团再不出手就晚了。
 
截至发稿,开云集团暂未对相关消息作任何回应,过去5个交易日其股价累计上涨2.4%至563欧元,最新市值约为693亿欧元。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