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9
工作信息
PUMA
Garment Technician
正式员工 · Ningbo
PUMA
Manager Labeling & Packaging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OREAL GROUP
(Assistant) IT Manager - Devop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enzhen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 Skinceuticals, Medical Aesthetic,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Trade Marketing Manager,cs,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ampaign Too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Retail H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E-Commerce Supply Chain Excellen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Ecommerce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 Product Manager - CR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roduct Manager, Skincare,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Compliance & Cs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Maybelline New-York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Executive or Assista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Data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Loyalty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Li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6年2月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当石油变得不值钱 时尚品牌VIP名单短了一大截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6年2月4日




  石油,这个黑乎乎、油腻腻的东西和时尚似乎无甚交集,因为后者通常是一副光彩照人、艳压群芳的姿态。可当你身处产油大国,油价就如同天气一样变成日常对话,每一次波动都会引发热烈谈论,其中也包括时尚从业者。

  “很明显,人们在时尚方面的消费热情大不如前。”哈萨克斯坦设计师 Aika Jaxybai 说道:“奢侈品牌、集成店和零售商的客流量都在不断蒸发。即便折扣期间,也是如此。”她的判断是:油价是造成时尚产业目前这股低气压的“背后黑手”。

  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全球油价跌了 75%。一些产油大国原本走得大步流星,此时的脚步却被彻底打乱。早年看好当地市场,进而抢滩布局的时尚品牌也纷纷傻了眼。这场时尚界的石油“惨剧”究竟影响几何?有没有受益方?品牌会不会撤出产油大国?BoF 时装商业评论和“受害者”们聊了一聊。

  抱着石油资源的百万富翁并不好当

  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沙特……这些地下流淌着黑金的国家凭借石油资源迅速崛起。以哈萨克斯坦为例,如果将全国藏在土地下的天然气和石油平摊到 1600 万人口上,每一个哈萨克斯坦人都是百万富翁。

  在过去的十年里,西方的精品百货和奢侈品牌先后进驻开垦起这片荒芜之地。如果你曾去过它的首都阿拉木图,就能理解时尚产业对当地市场志在必得的那番雄心。卡地亚、梵克雅宝、伯爵等腕表品牌早已经驻扎下来,纽约精品百货店萨克斯第五大道(Saks Fifth Avenue)在 2012 年开出了占地 8450 平方米的购物商场。

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









  在哈萨克斯坦,四分之一的 GDP 和近半数的出口营收都来自石油。所以,当油价开始下跌后,消费者与投资者的信心指数也跟着一路下滑。“时尚和奢侈品困难重重,因为 95%的商品都来自海外。”Aika Jaxybai 除了担任同名品牌的创意总监外,还是多家零售商奢侈品进口咨询师。她在接受 BoF 采访时解释说:“公司不得不根据货币汇率重新定价,结果人们发现标价变成原先的两倍之多。”

  新兴市场中与时尚相关的建造项目也处在延期,甚至取消的窘境。当大家钱袋越来越薄,谁还会来关心穿着呢?

  分析师对石油的后续影响见解不一

  厄运女神并没有厚此薄彼,时尚品牌在俄罗斯同样栽了个大跟头。严重依赖原油的俄罗斯去年一度萎缩。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因油价暴跌冲击,俄罗斯 2015 年前三季度 GDP 均录得负增长,俄官方公布的第一到第三季度同比增长分别收缩 2.2%、4.6%和 4.1%。根据俄罗斯联邦统计局,去年全年俄罗斯 GDP 预期下降 3.7%。

  尽管国际原油价格在上周小幅攀上 30 美元/每桶的成交价,包括摩根士丹利在内的投行仍旧持悲观态度,并预测油价会下跌到 10 - 20 美元之间。如果美元持续快速升值,产油大国伊朗在解除经济制裁后恢复原油出口,那么油价回升就更加难以预期了。

  不过,分析师对石油的后续影响见解不一。乐观地来看,目前原油价格出于“非理性”的低价位,因而不会是常态。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研究机构 BMI Research 认为,造成低油价的主要因素都来自市场外部,例如全球经济走势和美元汇率。其行业分析师 Peter Lee 预计 2016 年下半年的油价有望回升到 47.5 美元/每桶。

  情况也没有那么糟糕

  俄罗斯时装周主席 Alexander Shumsky 承认消费信心不如以往,但也存在机遇,比如“商场变得更加灵活了”。不同于从前收取一笔固定租金,部分俄罗斯商场开始采取扣点方式,按销售额比例计征租金。“所以莫斯科、圣彼得堡等重点城市的商场内新开了不少集成店铺。” Alexander Shumsky 说。

迪拜 Marc Jacobs 门店

  
  为了召回游客和当地消费者,海湾地区奢侈品经销集团 Chalhoub Group 的做法是调低利润空间,尽量让售价看上去没有那么“贵”。这家集团在中东地区握有 Louis Vuitton、Christian Dior 和 Marc Jacobs 的经销权。

  令品牌大松口气的是,俄罗斯石油巨富的消费空白被中国、沙特和印度顾客一一填补,尤其是热衷于海外购物的中国消费者。另外,并非所有时尚品牌看中的新兴市场都是石油大国。BMI 分析师 Peter Lee 认为,低油价会推动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中国等经济体,在消费力度和工业化进程方面都将产生利好作用。

来源:界面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