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8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3ce, Td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ec Marketing Manager, l'Oréal Paris Hair Store, Tmal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Executive, Takami, Tmg+Mini Progra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inance Manager, I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OREAL GROUP
Chinese Consumer Conquest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4年7月2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从著名夜店粉象的倒掉,看纽约夜生活商业模式10年变迁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4年7月29日

Pink Elephant (粉象):纽约夜生活的标志性夜店最近宣布破产。


作为旧时代纽约夜生活的坚定拥护者之一,Pink Elephant,终于撑不下去,宣布破产。虽然有人会会珍惜这里的一切回忆,但是没有一个真正热爱派对的纽约人会为其落泪。


Business Insider 特地专文纪念这个历史性的事件,作者Linette Lopez  感叹道:是时候让它从痛苦中解放出来了。







“夜店开业后非常成功,但这之后你必须有所创新,” 另一家夜店  Nahmani 的老板对  New York 杂志说道,“大家都在不断发展,这种发展的速度太快,Pink Elephant 已经无法赶上了。”


其实,真正在‘发展’的并不是其他家夜店,而是纽约的夜生活。对于 Pink Elephant夜店而言并不是这种转变太快,而是它自身转变的太晚。


回顾过去 10年纽约夜店发展的历程:


在 2004年,或者可能是2006年,流行着这么一种派对,相当于纽约城奢侈生活的代名词。这就是Pink Elephant的派对——充斥着模特与酒精,举办者让这些派对不停流转在西27街 和 Chelsea 以及 the Meatpacking 等时髦地段。







这是一种特定的商业模式。想要进门相当困难,关卡重重。这里吸引着渴望曝光的各路名流,和那些希望与名流勾肩搭背的普通人。那时很多人都会来,女孩会来玩,男孩会付钱。这里是最棒的选择,可以替代上东区的奢华酒吧和下东区的廉价酒吧。就是这里,吸引着渴望在舞池大放异彩的人们。 但是一切都在改变中,音乐是主要诱因。在2007到2008年间,一些舞曲——像Justice的D.A.N.C.E和Hercules还有 Love Affair的Blind——这些舞曲的流行促使大量的人重新走进派对,在这里,你会大汗淋漓,汗水会晕妆,还会弄乱你的头发。


这副样子可不太美妙。

换句话说,很多人都不再愿意在这样的地方引人注目。这种靠青年男女饮酒狂欢来吸金的商业模式已经不再奏效。至少,这里已经不再是以前的Pink Elephant了。


与此同时,Andrew W.K在唐人街.创建了Santos Party Haus 夜店。这里的概念有些复古: 每个人购买套票,穿着运动鞋, 尽情舞动他们的身体。这儿有最好的DJ,他们和音乐成为舞台的焦点。



但也并不全是这样。

纽约一直是舞蹈音乐的中心, 纽约的舞者们有自己心目中的本地音乐偶像 : 像有 5年历史的 Lets Play House  乐队在城里神出鬼没,随处举办派对。


纽约并不需要大牌 DJ来制造美好的时光。周五的夜晚就已经足够特别了(周一周三亦是如此)。

在纽约,除了像Pink Elephant 这样聚集了戴着炫酷眼镜的少年、四线明星、或是带着保镖欧洲皇室的远亲的大型夜店外,涌现出越来越多不同类型的欢乐夜店。 有像 Output 和 Verboten一样有上百人的大型夜店,魔幻的音响系统和强大的表演阵容。也有像 Cameo Gallery, Glasslands和 Bossa Nova Civic这样的小型夜店,舞池好比朋友家的地下室——小到你会觉得好像房间里的每个人你都认识。除了你要表现的像个成熟的大人外,这些地方都没有“准入规定”。


回头去看——Pink Elephant的破产原因和其他很多夜店一样。本身来讲,就是这个夜店不够酷,不足以让其维持生计。如果缩小经营规模,或许是一个可行的选择。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