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7
工作信息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L'OREAL GROUP
Platform Finops Manager -Region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Servicenow Platfo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Manager, Digital Insigh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rea Training Manager, Ysl, Chengdu/Chongqing
正式员工 · Chengdu
L'OREAL GROUP
Product Safety Evaluation Manager - l'Oréal Research & Innova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sr. Manager, Enterprise Plann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Senior Manager, Digital Marketing, Brand Management, th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ADIDAS
Director, HR Business Partn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COTY
Training Manager Burberr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ACH
Area Manager, Retail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Financial Analys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Bobbi Brown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Retail Marketing Manager, Estee Laud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VF CORPORATION
Customs & Trade Compliance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Account Executive, Franchise, Pvh We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Assistant Brand Manager For Fragr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Key Account Manager Consumer Beaut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TUART WEITZMAN
Manager, Human Resourc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Digital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PR & Influencer Marketing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11月27日
阅读时长
2 分钟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传Phoebe Philo个人品牌启动在即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11月27日

Phoebe Philo的信徒正用真金白银消费Old Céline的替代品,Phoebe Philo的一张街拍再次为翘首以盼的信徒服了一颗定心丸。
 

据时尚商业快讯,摄影师Tommy Ton日前在Instagram账号发布了一张Phoebe Philo的街拍,并配文“Counting the days”,暗指Phoebe Philo复出在即。
 
这再次点燃了人们的希望,因为自去年宣布回归后,这位时尚圈灵魂人物的作品并未在今年年初如约而至。

去年七月,从Céline离职三年半的Phoebe Philo发布声明,宣布将在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的支持下推出个人品牌,但强调后者只会持有少数股权,控制权会则由她持有,这意味着新品牌的运营和管理都会由Phoebe Philo全权负责。LVMH董事长Bernard Arnault在声明中直言,这条新产品线是一次“创业冒险”。
 
尽管当时Phoebe Philo未在声明中透露更多细节,但整体产品定位会延续Phoebe Philo对卓越品质的坚持和独特的风格,系列的发布周期则不会遵循传统的时装周日程。网络上一时间众说纷纭,但普遍传闻首个系列将会在今年一月亮相。
 
如今2022年已接近尾声,关于Phoebe Philo的回归也迟迟没有后文,不免令人好奇这位设计师的下一步如何计划。有知情人士透露,受品牌内部调整以及疫情影响,今年Phoebe Philo复出计划或将落空,预计将在明年春季发布更加隆重的2023秋冬系列。
 
自离开Céline以来,Phoebe Philo已经成为行业内的某种标准,任何曾在Phoebe Philo手下有过工作经验的小众设计师经由这一名字背书后,都能更加轻易地通往大众市场,也更能获得业内人士的认可。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有关Phoebe Philo回归的消息屡屡传出,一次次地挑动着信徒们的神经,过剩的信息和静止的事实已经令部分受众开始感到麻木。然而在此期间,以Phoebe Philo为核心人物的时尚圈层却风云变幻。
 
去年十一月,曾被誉为Phoebe Philo接班人的原Bottega Veneta创意总监Daniel Lee宣布离职。尽管当时首席执行官Leo Rongone未在声明中透露Daniel Lee离职的具体原因,但表示Daniel Lee为品牌提供了全新的视角和新的现代感,过去三年Bottega Veneta的显著增长证明他的创意工作取得了成功。
 
在短短五天后,Bottega Veneta母公司开云集团火速为品牌宣布了新创意总监Matthieu Blazy,延续集团提拔内部人才的传统。值得玩味的是,Matthieu Blazy与Daniel Lee的职业生涯惊人相似,都曾为Céline、Balenciaga和Maison Margiela效力,且在Céline的时期有所重合。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由Daniel Lee带领的新Bottega Veneta作为旧Céline的替代品而存在,但从最后一个系列起,人们也已分明看出Daniel Lee为品牌注入的青年文化色彩,使品牌在形式上实现了“去Céline化”,而在Matthieu Blazy执掌下的Bottega Veneta则将重心放在了精湛手工艺和“松弛感”这两大主题上。
 
目前,Daniel Lee已确认将接替Riccardo Tisci成为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的新创意总监,任命已于10月3日生效,首个系列会于2023年2月在伦敦时装周上展发布。
 
另一边,在设计师Hedi Slimane手中彻底改头换面的新Celine也得到了新受众的拥护,正在迈向了新的商业高度。
 
据今年四月LVMH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中表示,Louis Vuitton依然是时装皮具部门的主要增长动力,Dior和Celine的增速则超过其他品牌。据时尚商业快讯援引消息人士称,Celine的年销售额很可能在去年已经达到20亿欧元。这意味着Hedi Slimane对Celine的年轻化和潮牌化转型快速生效,虽然初期走过弯路,但Celine仍在第一个五年内初步完成了集团的商业目标。
 
或各有所属、各自开花,或逐渐适应、加速发力,这些围绕Phoebe Philo的核心品牌和设计师们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抹去了她的痕迹,而这实际上也为Phoebe Philo的回归清理出了足够的市场空间和审美留白。
 
与此同时,从消费者的反应来看,市场仍然留有Phoebe Philo的余温,他们不光在最新的街拍照下方留言欢迎,也在用真金白银,孜孜不倦地消费Old Céline的替代品,或在Phoebe Philo的档案历史中拾贝。
 
据《纽约时报》报道,奢侈品转售电商Re-see于今年10月在巴黎凯旋门的一个展厅里举办了一场拍卖,200件Phoebe Philo在旧Céline期间制造的作品几乎被她的追随者们一抢而空,在场的买方包括《AnOther》杂志和《华尔街日报》的编辑、小众时尚品牌Botter和Bevza的设计师以及模特、造型师等。
 
据Re-see网站负责人称,Phoebe Philo时期的Céline依然是平台销量最高的品牌之一,仅次于Chanel和爱马仕。
 



Re-see于今年10月举办的拍卖,200件Phoebe Philo在旧Céline期间制造的作品几乎被她的追随者们一抢而空
 
此外,The Row、Lemaire等以现代极简设计和高品质著称的设计师品牌,自成立以来热度不减,甚至在Phoebe Philo离开Céline后与日俱增。
 
据The Cut报道,美国极简奢侈品牌The Row于今年十月在纽约举行样品特卖会(Sample Sale)的罕见盛况,引起了业界的讨论关注。在正式开场前的2小时,特卖会场地外的人行道上已经站满了成百上千位等待入场的消费者。
 
虽然现场部分商品的价格低至2折,但大部分折后商品的价格仍旧维持在高位。例如一件羊绒大衣在8折后售价依然高达9200美元(约合人民币约6.6万元),即便价格令人吃惊,但当它被放置在特卖货架上时,依然遭到了人们的疯抢。
 
创立于2006年的The Row,以优质面料、极简主义美学和比肩奢侈品牌的超高定价在时装爱好者群体中建立了鲜明的品牌形象,是为数不多被广泛承认的当代奢侈品。
 
在明星设计师Phoebe Philo离开极简品牌代表Céline后,The Row承接了很大一部分追求品质的极简风格消费者,品牌手袋、鞋履和外套等单品在社交媒体上获得追捧。
 
而最受欢迎的法国设计师品牌之一LEMAIRE也在近期正面挺进中国市场,于今年正式9月上线天猫旗舰店,发售包括男装、女装、包袋和鞋履的全品类产品,以及最新2022秋冬系列。品牌早前于今年4月开设小红书账号,为其在中国市场的扩张进行预热和铺垫,截至目前该账号拥有3.2万粉丝。
 
几乎不花钱在品牌营销上的LEMAIRE因低调不争的品牌调性深受成熟女性的青睐,她们多看重服饰的舒适度与设计感,而LEMAIRE的极简主义能最大程度地体现她们的自信和生活态度,这也是Phoebe Philo时期Céline的客户写照。
 
不可否认,Phoebe Philo的消失给市场留下的空缺真实而不可轻易被填补。微信公众号LADYMAX曾在2020年评论称,在Phoebe Philo突然淡出的两年后,依然没有人能够取代她的地位。从Chloe到Céline,Phoebe Philo多年来持续建立了一批坚定的女性粉丝群体,为她们创造了强烈的归属感和认同感。这批消费者失去的不只是衣服,而是某种信仰,她们亟待能找到另一个能够寄托信仰的时装品牌。
 

Phoebe Philo突然淡出的数年后,依然没有人能够取代她的地位
 
很多极简主义替代设计只能与Phoebe Philo时期Celine的“形”相似,却无法复刻其“神”。因为知识分子及职场女性消费者对穿衣的需求不仅在于其实用性,更在于其与品牌内核的情感联结和价值观的共鸣。这批消费者能够快速辨认品牌内核是否空洞无物。 
 
有业内人士指出,Phoebe Philo如今已经成为一座后来者难以翻越的大山,而她信徒们至今依然长久地膜拜她,并不厌其烦地呼唤回归,发送欢迎的信号。市场已经久等,但设计师和资本不一定就绪。Phoebe Philo准确的回归消息至今仍未拍板,并一再延迟,犹豫的背后,或许是看到明星设计师复杂多变的处境。
 
从Burberry泥潭中脱离的Riccardo Tisci在卸任一个月后,于今年11月首次以个人名义发布作品,为参加电影《黑豹》伦敦首映式的女演员兼编剧Michaela Coel打造了一套定制黑色礼服。该礼服体现了Riccardo Tisci标志性的哥特浪漫风格。
 
Riccardo Tisci曾于2004年成立个人同名品牌,后因加入Givenchy和Burberry而暂停运营。因长期未能提振业绩,他于今年9月从Burberry离职。设计风格的摇摆不定,核心信息的模糊不清被解读为Riccardo Tisci离开的主要原因。
 
而在高级时装领域树立口碑的Nicolas Ghesquière也在受到商业转化能力的拷问。在全球范围内,Nicolas Ghesquière那种需要被咀嚼和体会的老派创作手法在过去几年的市场剧变中被严重边缘化,面临曲高和寡的危险。
 
早在四年前Virgil Abloh作为男装创意总监进驻品牌时,他与Nicolas Ghesquière的鲜明反差感就已经将后者放在颇为尴尬的境地,草根出生的Virgil Abloh所掌控的虽然是比女装业务更小的男装业务,却在社交媒体话题度上明显压过了曾经同样风头无两的明星设计师Nicolas Ghesquière。
 
在影响一代现代风格设计师的Phoebe Philo出山之时,有着当代男装之父之称的Raf Simons也已经从青春迷惘中彻底翻篇,全身投入到意大利奢侈品牌Prada的商业帝国。
 
现任Prada联合创意总监Raf Simons本周一突然发布声明宣布将关闭创立已27年的同名品牌,上个月举办的2023春夏大秀是其最后一个系列,引发广泛关注,Matthew Williams、Asap Rocky和Gvasalia兄弟创立的Vetements纷纷前往评论区“悼念”。
 
Raf Simons于1968年出生于比利时,1991年毕业于工业设计和家具设计专业。1995年Raf Simons创立了个人品牌,他设计的服饰以青年亚文化为核心,具有极强的实穿性,但同时也传递着独特的时尚见解,深受追求个性化的年轻消费者的喜爱。27年来,Raf Simons的作品已成为二手男装市场上最抢手的作品,特别是在近期Archive文化复兴的当下。
 
在业内人士看来,Raf Simons在此时关闭个人品牌的做法是明智的。创立一个品牌虽然容易,但要在市场站稳脚跟并不容易。而对于一向有着自己坚持的Raf Simons来说,被资本或奢侈品集团收购后的被动局面是他无法忍受的。
 
但即使是拥有稳固靠山的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也走到了其在Gucci品牌二十年事业的尽头。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极繁主义的回落,对于以极简为长的Phoebe Philo而言不可谓不是一种利好。而从火速更换Bottega Veneta创意总监中尝到甜头的开云集团将Phoebe Philo抢至麾下,激活在华丽之风中消沉的Gucci也并非毫无可能。
 
无论如何,相较于Phoebe Philo们的黄金时代,如今市场口味早已变得更加复杂多变。如何与时俱进,是明星设计师也无法避免的课题。


 

Copyright © 2023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