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8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EE LAUDER
Creative Director, m.a.c,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PUMA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ESTÉE LAUDER
Executive, Retail Operations, Retail,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Consumer Engagement Manager, Estee Laud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 佛罗伦萨小镇 奥莱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Auditor Quality Assurance Cobra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Head of Costing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5月1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传Celine停止与Vogue合作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5月12日

在Instagram拥有7730万粉丝的Celine全球品牌大使Lisa再次登台走秀,随着话语权逐渐回到消费者手中,传统时尚媒体与奢侈品牌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


 
据时尚商业快讯,Celine于上周发布2022秋冬女装系列,再次邀请全球品牌大使、韩国偶像组合Blackpink成员Lisa上台走秀,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但并未获得Vogue Runway报道,后者最新一篇Celine秀场报道停留在去年7月27日的2022春夏男装系列的发布。
 

Vogue Runway关于Celine的秀场报道停留在了去年7月 - Vogue Runway关于Celine的秀场报道停留在了去年7月
在5月2日揭幕的时尚界年度盛会Met Gala红毯上也没有出现Celine的踪影,218名出席的明星、名人无一选择Celine的礼服。而Met Gala的主办方正是Vogue。

Met Gala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每年举办的慈善晚宴舞会,由Vogu

 
在5月2日揭幕的时尚界年度盛会Met Gala红毯上也没有出现Celine的踪影,218名出席的明星、名人无一选择Celine的礼服。而Met Gala的主办方正是Vogue。
 
Met Gala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馆每年举办的慈善晚宴舞会,由Vogue和一位赞助商共同举办,现任康泰纳仕首席内容官和全球编辑总监Anna Wintour于1995年起接管至今。
 
有业内知情人士透露,Celine在Vogue版面与活动中的缺席和品牌创意总监Hedi Slimane好友、法国版Vogue主编Emmanuelle Alt的离职有关。
 



Hedi Slimane与Vogue France前主编Emmanuelle Alt是多年好友
 
受康泰纳仕全球精简战略调整影响,“Vogue Paris”于去年更名为“Vogue France”,Emmanuelle Alt被杂志编辑部负责人Eugénie Trochu取代。
 
更名后,该杂志团队与Vogue德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团队一同由Vogue英国版编辑和欧洲版编辑总监Edward Enninful负责,所有编辑向纽约的全球编辑总监Anna Wintour汇报工作。
 
尽管Emmanuelle Alt本人没有就离职一事作更多回应,并在她负责的最后一期Vogue 100周年纪念特刊中发布了感谢信,但她的多年挚友Hedi Slimane却无法释怀,亲自向Anna Wintour表达了不满,甚至放话称Celine不再与Vogue合作,并停止在Vogue上的一切投放。
 
PAPER杂志时尚编辑Mario Abad随后公开的与Vogue内部消息人士的对话截图则显示,关于Hedi Slimane和Celine的任何话题与事情在康泰纳仕集团中都会被屏蔽。Vogue则公开表示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并不是我们选择不报道Celine大秀。”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Hedi Slimane此前也曾与Kanye West发生争执、将前东家开云集团告上法庭,以及把纽约时装评论家Cathy Horn排除在秀场之外,但Vogue是全球时尚行业影响力最大的时尚媒体之一,他和Celine与Vogue此次冲突在行业内存在一定的象征性。
 
有分析指出,如果Celine可以在没有Vogue和康泰纳仕支持的情况下继续增长,那么Vogue作为头部时尚媒体的影响力将会受到质疑。
 
随着社交媒体时代的到来,Vogue面临着众多挑战,即便去年对内部团队进行了大换血,启用多名年轻人才,却收效甚微。不仅中国版Vogue新主编章凝Margaret Zhang上任近一年,却没有掀起任何浪花,极具先锋性的意大利版Vogue也偃旗息鼓。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Hedi Slimane的带领下,Celine自2020年起进行180度的潮牌化转身,在短短两年间成长为LVMH旗下与Dior比肩的现金奶牛。LVMH在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中表示,Louis Vuitton依然是时装皮具部门的主要增长动力,Dior和Celine的增速则超过其他品牌。
 
另据时尚商业快讯援引消息人士称,Celine的年销售额很可能在去年已经达到20亿欧元。这意味着Hedi Slimane对Celine的年轻化和潮牌化转型快速生效,虽然初期走过弯路,但Celine仍在第一个五年初步完成了集团的商业目标。
 
在社交媒体上,Vogue的粉丝量为3867万,几乎是Celine 450万粉丝数的9倍,但远不及Hedi Slimane好友、Celine全球品牌大使Lisa的7730万。据不完全统计,Lisa最新的9条贴文均与Celine相关,平均点赞数达800万。在Lisa的影响下,疫情后Celine目标受众的年龄层几乎年轻了整整20岁。
 
显然,时尚杂志作为唯一战场的时代结束了,时尚杂志作为获取权力唯一路径的方法论也随着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到来而告终。
 
需要警惕的是,Celine眼下品牌成衣的成功更多来自于Hedi Slimane出色的造型能力,他将新世代年轻人形象与自身钟爱的70年代复古结合在一起,营造出年轻人喜欢的“氛围”。

然而这些商业化的产品或许能够直接放在货架售卖,但也极易被快时尚大批量复制,同时变相让Celine主动退出了对红毯、颁奖礼等更多奠定品牌定位的重要场合的竞赛,对品牌的长期成长不利。
 
随着与Hedi Slimane度过了磨合期,对于已闯入20亿欧元俱乐部并希望进一步突破的Celine而言,高端化势在必行,或者它至少要在高端领域的竞争中不至于暴露太大的缺陷。
 
Celine下一步计划已经提上了章程,将向高端化发展,于上个月推出定制手袋系列(Haute Maroquinerie),以满足富裕消费者的需求。在此之前,Celine在短短三个月内二次上调产品售价,入门手袋价格直逼Louis Vuitton和Dior,却因品牌阈值没有跟上而引发争议。
 
业内人士指出,Celine两年前的举措虽然快速冲大了规模,使其甩开中档奢侈品牌的交战,但是提前消耗品牌价值和急于求成,可能会成为Celine高端化的阻力。
 
传统观点同样认为,品牌一旦降低姿态,就很难在消费者心智中回归曾经的高位。毕竟相较于Louis Vuitton、Dior等头部品牌,Celine品牌历史相对薄弱,依然需要权威的时尚媒体背书,其年轻化转型是否会和高端定位互搏无疑为品牌的未来发展增添不确定性。
 
截至目前,Celine和Vogue均未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