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2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Data Quality Manager,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Ppd Flagship Stores Manager / sr.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Flagship Stor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Atelier Cologne,Beijing
正式员工 · Beijing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Counter , 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Livestreaming Trade Marketing & Operation Manager,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Finance Controller , (Business Analyst),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Digital Project Manager-Apac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Origin Logistics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l'Oré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Corp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Shu Uemur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Giorgio Arman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Medical Visit Manager, la Roche Posay, Changsha/xi'an/Zhengzhou
正式员工 · Changsha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Consumer Products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Shu Uemura,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Senior Executive, Sales, Regional Account-2
正式员工 · Beijing
PUMA
Senior Executive, Sales, Regional Account-1
正式员工 · Beijing
L'OREAL GROUP
Account Manager-Skinceuticals-Beijing
正式员工 · Beijing
L'OREAL GROUP
CRM Senior Manager, la Roche-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ndirect Purchasing Leader, IT And Digit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rand Communication Manager,Skinceutica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Digital I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2月2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传 Chloé 将换创意总监,上一年收入不及1亿欧元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2月20日

2019年Chloé的单品无一入选时尚搜索引擎Lyst的热门产品榜单,消费者跟随惯性,商人却永远看前景,于去年迎来60周年的Chloé或将迎来新的变革。   据Fashionnetwork援引内部消息人士透露,历峰集团旗下奢侈品牌Chloé正在寻求新的创意总监,接替上任快3年的Natacha Ramsay-Levi,后者与品牌的合约将于今年春季到期。



消息人士续指,原因是该品牌认为Natacha Ramsay-Levi的设计过于谨慎保守,无法刺激业绩出现新的增长。
 
Natacha Ramsay-Levi毕业于Studio Berçot时装学院,曾是Louis Vuitton现任创意总监Nicolas Ghesquière的得力助手,在2013年离开Balenciaga后还曾为爱马仕以及Acne Studio等品牌担任过设计顾问。




Natacha Ramsay-Levi与Chloé的合约将于今年春季到期
 
2017年,合作长达6年的Clare Waight-Keller离任后,Chloé对Natacha Ramsay-Levi寄予厚望,希望她能够在前者打下的根基上把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Natacha Ramsay-Levi的初衷则是在加入Chloé后,在原有的基础上融入一种既精致又休闲的美学,寻求个性化与柔和之间的平衡。在她的领导下,Chloé还新增了珠宝和鞋履等配饰业务。
 
为更好地提高Chloé在全球市场中的知名度与市场占有率,历峰集团一度加大投资力度,不惜斥巨资在伦敦、东京和新加坡等市场新增8家门店,还于去年6月在上海举办季前系列(Pre-collection)时装秀,这是Chloé首次在巴黎之外的城市办秀。
 
历峰集团还认为鞋履会是品牌下一个快速增长品类,与Onward Luxury Group达成合作,签署了为期15年的分销许可协议,同时开发品牌自己的生产线,预计在几年内能实现自主生产。截至去年9月,Chloé在全球拥有228家精品店,其中124家为直营店。
 
但现实却与品牌所期望的相反,原本走红的“小猪包”热度不再,Natacha Ramsay-Levi打造的新款也不愠不火。2019年,Chloé的单品无一入选时尚搜索引擎Lyst每季度公布的热门产品榜单。
 
尽管历峰集团从不公布旗下品牌的具体业绩数据,但据Chloé向法国相关机构提交的报告显示,其在截至2019年3月的年度销售额从上一年的2.15亿欧元大跌57.6%至9100万欧元,而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该品牌的收入也录得38%的跌幅。
 
而巴黎银行Exane BNP Paribas分析师Luca Solca在2017年时曾估算,Chloé年销售额约为5.2亿美元,约是Tod's集团或Moncler年销售额的一半,这意味着Natacha Ramsay-Levi上任后,Chloé收入从原来的每年双位数增长风头急转变为双位数下跌,实属业界罕见。
 
有分析指出,Chloé的失势与产品定价过高,且目标消费群体在同等价位区间拥有丰富的选择有关。另有业界人士认为,Natacha Ramsay-Levi过于急切地想要作出成绩,导致弄丢了自己,也没有征服年轻消费者。
 
回顾Chloé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罗马并非一日建成的。
 
Chloé由Gaby Aghion与Jacques Lenoir于1952年的法国巴黎创立,那是一个新旧思潮剧烈碰撞的时期,巴黎正被高级女装店包括Balenciaga、Jacques Fath和Christian Dior占领。
 
为了打破这个单一局面,Gaby Aghion首次提出“高级成衣”概念,她设计的女装轻柔简洁且可穿性强,迅速获得消费者与市场的认可,其独特的定位令时尚界流传着“一日为Chloé女孩,终生为Chloé女孩” 的说法。
 
此外,已故的Chanel终身创意总监Karl Lagerfeld、赋予Celine新生的原创意总监Phoebe Philo、环保时装品牌创始人Stella McCartney和Givenchy现任创意总监Clare Waight-Keller等业界一线设计师都曾在Chloé任职,在他们的引导下Chloé才慢慢成长为奢侈品成衣配饰领域极具特色的品牌之一。
 
其中Karl Lagerfeld在Chloé从普通设计师做到创意总监,后于1992年回归,成功将品牌推向国际一线奢侈品的位置,尤其是1973年的春夏系列在当时大获成功,成为许多报纸的头条新闻,为Chloé奠定了波西米亚风格的基调,该形象成为70年代最流行的穿衣风格之一。
 
1997年至2001年,Stella McCartney为Chloé的风格上注入年轻女孩的天真浪漫。随后Phoebe Philo接任了Chloé创意总监的位置,在延续品牌浪漫自由的精髓,又加入了些许复古怀旧的情调,甜美又不失优雅。
 
在2011年5月加入Chloé的Clare Waight-Keller则是让品牌更上一层楼的关键人物,更有评论认为最终是Clare Waight-Keller给Chloé来带了清晰一致的品牌形象,品牌近几年广受时尚业界和消费者喜爱的手袋Drew和Faye都是她的经典之作。
 
若把过去的Chloé女装与Clare Waight-Keller时期的女装对比,Clare Waight-Keller还将自己精致的生活观念融入到了Chloé的设计中,不可否认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但正是这次冒险让Chloé得以更进一步。Clare Waight-Keller曾表示,人们经常穿着Chloé是因为能自如表达自我。
 
相较上述的前任设计师,Natacha Ramsay-Levi似乎有点作茧自缚,从首秀开始至今没有在业界掀起太大的火花,近几个系列的主题都以游牧风格为主,其设计的C Logo手袋也没有引起年轻消费者关注。Natacha Ramsay-Levi在接受采访时曾坦承,虽然创意灵感皆来自于自己,但她在工作时会反复问自己某件设计背后的意义,是否反映品牌精神、实用与否,不断进行自我审视。
 
不过在残酷的时尚界,无论创意总监多么努力,总会遭到评论家和消费者的质疑,过于大胆会被指责不尊重品牌DNA,太保守又无法吸引年轻人群。对于Chloé而言,类似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发生。
 
由于业绩持续下滑,Chloé于去年12月迎来Maison Margiela原高管Riccardo Bellini为新首席执行官,接替已于11月30日离职的Geoffroy de la Bourdonnaye。
 
与此同时,历峰集团也开始做二手准备,于去年10月与Alber Elbaz合作成立新公司。有分析人士指出此举标志着离开Lanvin 4年的Alber Elbaz将重返奢侈时尚领域。据悉,合资公司名为AZfashion,旨在为女性解决时尚问题,历峰集团占据多数股权,不过双方都尚未透露具体合作细节。
 
据资料显示,Alber Elbaz 曾任YSL Rive Gauche女装高级成衣的设计总监。离开YSL后,Alber Elbaz 加入意大利时装屋Krizia,设计了大受好评的系列。2001年10月,Alber Elbaz被任命为Lanvin艺术总监,后于2007年被《Time》杂志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100位人物"之一。由于与Lanvin前东家王效兰发生分歧,Alber Elbaz于2015年底决定离职。
 
目前历峰集团已否认了Chloé更换创意总监的相关传闻,但未对品牌业绩下滑作出回应。2019年,Chloé所属的历峰集团其他业务部门收入为18.8亿欧元,增长2%,但亏损1亿欧元。
 
截至发稿,历峰集团股价上涨0.5%至72.6瑞士法郎,但近半年来累计下跌3.5%,市值约为379亿瑞士法郎。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