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3
工作信息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Account Executive - gz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CONVERSE
Converse -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Nddc Merchandise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reative Production & Studio Management Director-g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 Stores, Small Forma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0月1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Chanel前员工出售残次品被索赔2000万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0月12日

美妆香水一直是Chanel的现金奶牛,也是吸引新一代消费者进入奢侈品金字塔的诱饵,奢侈品牌销毁过期、滞销化妆品的常规操作一直是个充满争议的灰色地带,最新一个为此头痛的是Chanel。


 
据时尚商业快讯,一起与Chanel相关的售卖过期残次品获利案件将于11月3日进行第二次审判,在接到被告的上诉后,Chanel将索赔款提升100倍至3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200万元,是涉案金额的20倍,7名被告人均面临逾4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00万元的罚款,创同类型案件中人均罚款的新高,引发广泛关注。
 
经法国媒体报道,这是一件发生在2011年至2014年间的Chanel前员工私自售卖过期残次品的事件,与巴黎近郊伊夫林省利迈镇一家名叫 Sarp Industries 的废品回收站有关,该回收站不仅会收废品,也会帮助Chanel清理过期的商品库存。

这意味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满载着将要被销毁的Chanel卡车到达这里。按照常规流程,卡车上过期、残次的商品会被焚烧填埋,这在当时还在Chanel任职的涉案女性雇员眼中是一个极大的商机。
 
她随即联合当卡车司机的丈夫,偷偷转移“成色”依旧较好的Chanel美妆品,包括口红、指甲油、香水等,经过回收清洗后再重新打上日期,在同伙的“朋友圈”里以高于假货低于真货的价格私下出售,三年间共获利14.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05万元,直至2014年被警方发现时,该赃款依然藏在主犯夫妇家中的天花板上。
 
令人意外的是,看似简单清晰的案件,却拉锯了7年之久,继2019年第一次审判Chanel获得3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2万元的赔偿后,近期又出现了新的变数,7名被告向巴黎凡尔赛上诉法院提出了新的上诉,坚持不承认自己的行为是偷盗,认为自己只是把要扔掉的东西重新利用了,既减少浪费,也让有需要的人能以更低的价格得到它们。
 
深有意味的是,随着该案件的曝光,为7人辩护的律师和业内人士的关注点被拉回到了案件的本质,即转售被视为废物的物品是否算偷盗。
 
根据法国对于过期食品处理的相关法律,要被扔掉的食品不再是私有财产,而该案中牵涉的是Chanel的化妆品,虽然都有保质期,但和食品还是有本质区别。
 
而在此之前,奢侈品牌该如何处理滞销库存的问题就被摆上台面。由于奢侈品牌烧毁滞销库存的做法会对环境造成一定危害,在业内被诟病已久。Louis Vuitton和爱马仕曾在年报中表示会销毁过季商品,但从不透露具体的销毁数量。
 
另据BBC消息,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在2016至2018财年五年中累计销毁了价值逾90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8亿元的产品,平均每年有3000万英镑的手袋、配饰以及时装、香水、美妆产品等被烧毁。
 
虽然Burberry称焚烧过程按照环保的方式进行,但Eunomia的顾问Peter Jones认为品牌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来减少浪费和最大限度地回收利用,部分股东也对品牌这种行为可能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表示担忧。
 
鉴于舆论争议不断发酵,Burberry迅速调整做法,于2019年发布了一系列由回收废弃物制成的服装系列,去年底还与英国时装协会BFC就一项试点计划达成合作,将把品牌多余的面料提供给有需要的学生,在推动时尚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的同时实现经济循环。
 
法国政府也在2019年特步起草了一项法律禁止企业销毁未售出衣物。法国环保部门副部长Brune Poirson表示,政府或将对违反该项法律的企业处以金融罚款甚至监禁。
 
从奢侈品牌角度分析,Chanel大幅提升索赔金额的原因也不难理解。奢侈品牌销毁库存是为了防止产品以折扣价在经销商手中售出导致品牌贬值,由于品牌难以完全控制分销渠道,低价流入市场的商品还可能助长假冒行为,此次案件中被告的行为的确会对品牌造成负面影响。
 
要知道,对于Chanel而言,美妆香水一直是集团的现金奶牛,也是吸引新一代消费者进入奢侈品金字塔的诱饵。
 
数据显示,尽管Chanel去年销售额因疫情打击同比大跌18%至101亿美元,美妆和香水依旧为品牌贡献了三分之一的收入,约30亿美元合人民币192亿元,整体表现与2019年持平,线上销售高达113%的强劲增长抵消了旅游零售低迷造成的负面影响。
 
为此,一向谨慎的Chanel在营销投入上对美妆香水业务从不吝啬,疫情期间也不惜重金推行大胆的年轻化和数字化策略。今年8月底该品牌还特别在法国南部买下10公顷土地,以确保Chanel N°5香水主要原料茉莉花以及其他所需品种的供应。
 
去年巴黎警方破获的一起爱马仕前雇员和工匠参与的奢侈品制假案件则成为奢侈品牌改变对滞销库存态度的“开关”。
 
据报道,制假团伙共10人,主要使用从爱马仕工作室偷走的边角料、金属零件和工具制作假包并以原价一半的价格发售,三年成交额超过4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3000万元,最终3名头目最高被判4年,罚款罚款10万至20万欧元,对其他团伙处以缓刑并罚款,爱马仕还提出了100多万欧元的赔偿要求。
 
汲取教训的爱马仕决心进一步提升边角料的利用率,于近日在法国巴黎左岸圣日耳曼区开设了“理念实验室”Petit H店铺,负责发售爱马仕其他部门剩余的材料或边角料开发和制作新的服装、配饰等商品。
 
无独有偶,LVMH也在今年推出一个名为“Nona Source”的电商平台,主要发售旗下品牌剩余的面料和皮革库存,平均价格比批发价低70%。该项目的创意来自Givenchy和Kenzo材料采购和成衣生产专家Romain Brabo,目的是在进一步推动集团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同时,帮助新兴设计师以较低的价格获得平时无法获得的面料。
 
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则与历峰集团旗下的卡地亚联手为手表和珠宝活动设定了环境目标,包括到2030年减少碳排放、保护生物多样性和采用标准制定行业机构责任等。
 
开云集团董事总经理Jean-Francois Palus表示,通过与行业内的头部品牌合作,能把该协议的影响力尽可能地扩大,以更好地推进奢侈时尚行业可持续发展的进程。然而历峰集团曾坦承,在2017年至2018年间销毁了价值超过4亿英镑的手表,以防止商品贬值。
 
归根结底,奢侈品生意就是一场价格游戏,超高的溢价需要足够强大的品牌力支撑,而实际成本与售价之间的巨大差距是无法填补的鸿沟,要想找到直接销毁外最佳的处理库存方法就是提升自身的实力、减少产量,从源头遏制浪费和滞销等问题。
 
维护稀缺性,是奢侈品牌永远无法绕开的命题。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