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4
工作信息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Vice President-Store Planning & Construc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gc Men’s Lis Ft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7月1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曾计划开店100家,陈冠希买手店JUICE中国内地只剩3家店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2年7月12日

潮流生意如火如荼,国内最早一批涉足潮流市场的“掘金者”却开始走下坡路。


 
据时尚商业快讯,明星陈冠希创办的潮牌店铺JUICE位于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南区的门店已经关停,并被围挡包围,招牌也被卸下。另有网友透露,JUICE位于成都远洋太古里的门店也将关闭。

资料显示,JUICE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店于2015年开业,月销售保持在70万元左右,若陈冠希本人到店,当月销售额最高可以达到150多万元。JUICE成都远洋太古里店则是JUICE在中国内地的第十家店,日本潮流鼻祖藤原浩在开业当天也有出席,获得极高的关注。

不过随着JUICE战略调整,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店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JUICE限量系列的发售门店名单中,热度日渐下滑。在JUICE官方微信公众号的贴文中,成都远洋太古里店则从原本的常规门店变为快闪店,最新的信息是CLOT在5月10日至5月22日期间举办的CLOT x AIR JORDAN JADE快闪店。
 
根据官网最新信息,JUICE在中国内地门店数只剩下三家,分别是上海巨鹿路店、成都IFS店和广州太古汇店。而在此前接受采访时,陈冠希曾表示他想要在中国内地一二线城市开100家JUICE门店。
 
CLOT集团由陈冠希和潘世亨于2003年创立,主要售卖CLOT品牌服饰以及由买手精选的国内外高端街头文化服饰,被视为中国潮流走向全球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区别于当时的大多数服装品牌,CLOT坚决不采用分销模式,JUICE是CLOT品牌唯一的发售渠道。CLOT也会和Nike、adidas、PEPSI、converse、Levi’s等品牌联手推出限量产品。在粉丝效应和饥饿营销模式的推动下,CLOT所有合作限量产品的售罄率高达95%。
 
2009年,CLOT正式进入中国内地,在上海巨鹿路的一栋三层高的洋房里开设JUICE第一家店,大部分是品牌合作款,定位相对高端化。一年后,CLOT又在上海大悦城二期开设了JUICE STAND店,品牌和风格相对更加年轻和大众化,店内还设有美国糖果自动贩卖机,消费者可以在购物的同时玩游戏,轻松惬意的购物氛围和体验一度吸引消费者排队进店选购。
 



在粉丝效应和饥饿营销模式的推动下,CLOT所有合作限量产品的售罄率高达95%
 
随着消费者时尚意识的加速崛起,CLOT热度水涨船高,公司也逐渐发展为一个综合性的潮流集团,在音乐、时装及设计之外,还会参与公关顾问工作及筹划活动,被视为国内潮流集合店鼻祖I.T集团和。截至2015年,CLOT集团年收入超过6000万人民币。
 
2017年,获得虎扑数千万港元投资的CLOT在上海举办了首届INNERSECT全球潮流文化体验展,旨在建立一个连接中西方文化的桥梁,为潮流爱好者提供多样化的选择。为庆祝品牌诞生15周年,2018年CLOT更登上纽约及巴黎时装周办时装秀,门店每年营业额高达数千万元人民币。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李宁、太平鸟等国内服饰品牌在“天猫中国日”等出海计划的助推下在国内年轻人掀起第一波国潮,令原本就被Zara、H&M等快时尚抢占了部分流量的国外潮牌的市场份额遭到进一步挤压,I.T集团和YOHO!有货等国内潮流生意鼻祖不是退市就是逐渐淡出市场。
 
CLOT和JUICE虽然受益于直营模式和与多个品牌的合作关系,得以留在竞争愈发激烈的赛场上,但因规模有限,在HYPEBEAST、Highsnobiety和得物等竞争对手面前竞争优势并不明显。因此,CLOT和JUICE当前的发展形势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意外。
 
陈冠希此前在接受Fashionsnap采访时就表示,由于疫情的影响,门店关闭、工厂停工对CLOT造成很大影响,而自己在时尚界工作了接近16年,受到不少年轻创造者的影响,现在已经到了属于年轻人的时代,自己也该把人脉机会留给他们。
 
今年业内也有传闻称陈冠希萌生退意,已在国外物色有意向收购CLOT的买家,原因是他认为其合作伙伴Kevin Poon潘世亨去年接受《Prestige》专访时的内容都是误解和谎言。虽然潘世亨作出了道歉和解释,但陈冠希并没有明确回应,并取消了对潘世亨社交媒体账号的关注。
 
截至目前,CLOT集团暂未对相关消息作出回应。有业内人士指出,若消息属实,将会对中国内地潮流市场造成一定冲击。
 
但旧人离去就会有新人入局,问题不过在于市场份额的争夺。仔细观察不难发现,CLOT所坚持的首发“尖货”、重磅联名、限定新品实际上都是潮流时尚文化的延伸品,精神文化价值是这类商品的基底。
 
得物App因为聚集年轻群体,正成为奢侈品牌最感兴趣的对象。从近期的最新动向来看,这个潮流文化社区正在鲜明的潮流属性外,拓展市场对其更丰富的认知维度。
 
据时尚商业快讯统计,得物App近期陆续吸引了10多个国际时尚品牌合作,推出13个独家新品首发,其中包括开云眼镜、COACH、真力时、阿玛尼首饰、宇联表、TUMI、PINKO、潘多拉、MICHAEL KORS、百年灵等深度合作。
 
去年底,一站式潮流生活平台KNOWIN潮流实验室完成新一轮数亿元融资,领投方为阿里巴巴,云九资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跟投,创下国内线下潮流业态融资规模新纪录。
 
KONWIN创立于2020年,面向 20至30岁的年轻群体,定位为集展售、品牌营销及孵化于一体的一站式潮流生活平台,已在成都、武汉和长沙等城市开设多家旗舰店。
 
泡泡玛特则于去年5月斥资数千万元人民币入股潮牌店铺Solestage。这是Solestage首次接受融资,估值近2亿元,泡泡玛特是本轮唯一投资方。泡泡玛特入股后全面参与Solestage中国业务,帮助Solestage在中国开店。
 
另有信息显示,今年1月被红杉中国收购的韩国时尚潮流品牌WE11DONE将在深圳开设中国首店。WE11DONE由Jessica Jung和Dami Kwon共同创立,以男女同款、设计师款街头时尚、融合东西方美学而闻名。
 
随着潮流文化越来越强劲,竞争只会更加激烈。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