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1
工作信息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欧思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LA MER
Assistant Visual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Sales Planning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Onlin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A MER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ccounting Manager, F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ec Function- Business Analysi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MAC
Senior Manager, Retai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Regional Sale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LINIQUE
Sales And Education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Senior E-Commerce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Assistant) Production & ux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ec Manager/sr Manager-New Bran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ORIGINS
Sales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Trai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Trai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COMPANIES
China Smart Retail Business Analysis Lea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欧概念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Calvin Klein:为什么Raf Simons的任命会以失败而告终?

出自:
发布日期
today 2018年12月2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周五晚上公布Raf Simons和Calvin Klein结束宾主关系消息时,正是圣诞节即将来临之际,这个消息并没有令到时尚界意外。让我们来看一看为什么这段合作关系会是以失败而告终。


Raf Simons在Calvin Klein秀场--2019春夏季女装纽约时装秀


 
虽然时装秀深得业界好评,营销预算开支庞大以及得到时尚杂志和电影明星的支持,但Raf Simons却未能成功点燃年轻一代消费者对品牌的热爱。Calvin Klein母公司PVH集团最近公布的季度业绩表明,公司不得不对数以万计的单品进行大辐减价以维持业绩表现。

另外,根据接近Calvin Klein的消息人士透露,高层对Raf Simons深感失望,他们认为后者特立独行,同时不尊重品牌的简约性感DNA。

最重要的是,品牌创始人Calvin Klein对Raf Simons的很多审美选择持批评态度。据称Calvin Klein最为痛心的就是Raf Simons将品牌位于麦迪逊大街654号的著名旗舰店进行的彻底翻新。这间由简约主义建筑师John Pawson设计的全白门店以简洁,线条设计而著称。但Raf Simons就将此概念完全破坏,反而由其喜爱的设计师Sterling Ruby改成华丽黄色墙面,红色帷幔和原色货架。

Calvin Klein的一位好友透露:“Calvin没有公开置评,但每次经过这间门店时他都会觉得非常痛心”。

Calvin Klein公司管理层也相信对Raf Simons前男友Jean-Georges d’Orazio的权利过多不满。Jean-Georges d’Orazio以前是在Christian Dior品牌的巴黎门店工作,而当时Raf Simons正担任该品牌的创意总监。

Calvin Klein品牌2019春夏季女装纽约时装秀


在巴黎,据称Bernard Arnault曾指责Jean-Georges d’Orazio煽动Raf Simons离开Dior公司前往美国开启新生活。LVMH集团对这对情侣的公开示爱,特别是在康城Dior度假时装秀后庆功派对上的大秀恩爱一直以来多有意见。

在到达曼哈顿后不久,Jean-Georges d’Orazio很快就成为了Calvin Klein的员工,他甚至还决定将一些价格昂贵的现代艺术品安置在Calvin Klein的门店内。

在Calvin Klein任职期间,Raf Simons一直继续经营自己的男装品牌。他在2018年2月举办了一场创意灵感是来自描述柏林吸毒少女的经典电影《堕落街》的酒神节时装秀。

PVH集团内的一位高管私下表示:“吸毒优雅风格有可能适合他自己的公司,但就不适合与一个美国运动休闲品牌有任何联系”。 

另外,PVH集团的高管还对Raf Simons的排场不满。有人向FashionNetwork.com透露在美国这个崇尚自由平等的地方,Raf Simons却坚持不肯与普通员工共用电梯。但Raf Simons的同事则强烈地否认了相关说法。

但管理层最大的不满,并非是Raf Simons不肯与他人分享电梯,而是他不想在时装秀之前与销售和管理团队分享他的设计概念。在Dior公司任职期间,他是被强性要求将自己所有设计系列的主题和发展进度全部知会公司的老板Sidney Toledano以及集团总裁Bernard Arnault。但在Calvin Klein公司,Raf Simons却自以为是将这些内容视为自己的秘密而不愿向公司首席执行官Steve Shiffman和PVH集团主席Manny Chirico透露。因此当业绩开始变差时,这个做法显然就激怒了管理层。

部分是由于Raf Simons的坚持下,公司将原有的设计团队的很多人员解聘。女装和男装设计师Francisco Costa和Italo Zucchelli也被迫离开。特别是Kevin Carrigan也是如此,这位资深设计师曾对CK的大众主流系列的大热畅销贡献良多。在Raf Simons加入Calvin Klein的消息刚刚透露时,公司原有五位设计总管,但到最后只剩下负责配饰设计的Ulrich Grimm一人。

最后最重要的还是业绩数据。当第三季业绩变得更差时,Manny Chirico就向分析师表示:“我们无论是在时尚还是价格方面都走得太远,走得太快”。 

刚开始时,市场对Raf Simons设计的CK系列还是非常感兴趣的,销售网点也由30间增加至将近300间。但现在设计的服装却销售不佳。最大的证据就是Calvin Klein从未开设过一间由Raf Simons设计的旗舰店。

 

Calvin Klein品牌2019春夏季女装纽约时装秀


Raf Simons在Calvin Klein期间曾荣获CFDA时尚大奖最佳男装设计师和最佳女装设计师等称号。但他如果真的是这么厉害,公司管理层却感到疑惑为什么在奢侈时装秀上,他设计的一些T恤上却印有电影《大白鲨》的海报图片?因为这些类似的T恤70年代曾在英国的海滨度假村上廉价销售。

Calvin Klein仍然是一间高盈利公司,年营收接近40亿美元,盈利有将近5亿之多。但在过去一季,Calvin Klein的税前盈利下跌至只有1.21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42亿美元。母公司PVH集团的股价也在一天之内大幅下跌8%。

有报道称公司管理层明确要求Raf Simons更换广告大片摄影师,由他的老朋友Willy Vanderperre换成Glen Luchford。但Raf Simons身边的熟人则强调这完全是他自己的决定,因为Glen Luchford此前为Gucci拍摄的作品给设计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无论真相如何,品牌仍然是一个庞大的赚钱工具。当然,与米兰,纽约和巴黎等一众走秀品牌相比,它在奢侈品方面仍然资历很浅。它的高端成衣销量与Dior, Chanel, Armani, Gucci和Prada相比仍然微不足道。

因此,虽然Raf Simons的设计倍受好评,同时也荣获CFDA时尚大奖最佳男装设计师和最佳女装设计师等称号,但他在Calvin Klein的任命却是以失败而告终。

因此,离三年合约还有8个月才届满之际,Raf Simons和Calvin Klein就突然这样提前结束宾主关系。

Copyright @ 2019 FashionNetwork.com 时尚商业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