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6
工作信息
NIKE
Finance Director, China Capability Center (Ccc)
正式员工 · Shenzhen
NIKE
Goal-Outbound Transport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bp - sr H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serse CRM Operations Ass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Logistics Coe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Supply Inventory Plan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Tmall Business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Finance Planning Senior Manager – Portfolio Management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Asia Converse Communications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Inventory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 Product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Goal-Business Operations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Finance Visualization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 Senior Digital Business Manager Douy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Tmall Site Merchandising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gc Women’s Brand Marketing – Sport Perform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Legal Manager - Employment g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upply Chain Finance Planning Senio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Retail Produc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Materials Mfg Manager i - ap/Ac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terials Mfg Manager ii - ap/Ac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1月15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Burberry原地踏步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11月15日

Burberry原地踏步,最新市值为75亿英镑,与2015年3月几乎持平,经过8年两任CEO和创意总监的战略调整,Burberry依然在原地踏步。
 

据时尚商业快讯,在截至9月25日的6个月内,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销售额同比大涨38%至12.13亿英镑,较2019年同期仅仅录得1%的增长,毛利率为69.3%,调整后的营业利润为2.07亿英镑,高于一年前的8800万英镑,税后利润猛涨两倍至1.45亿英镑。
 

图为Burberry上半财年主要业绩数据 - 图为Burberry上半财年主要业绩数据
按产品分,报告期内Burberry全价产品的零售额无论是与去年还是2019年同期相比均实现强劲增长,涵盖风衣、羽绒等产品的外套业务在第二季度录得12%的增长 ,皮具手袋也延续第一财季的积极态势,同比录得双位数的增长,新推出的Olympia手袋获得积极的市场反响,男女装成衣的销售也有所上涨。
<

 
按产品分,报告期内Burberry全价产品的零售额无论是与去年还是2019年同期相比均实现强劲增长,涵盖风衣、羽绒等产品的外套业务在第二季度录得12%的增长 ,皮具手袋也延续第一财季的积极态势,同比录得双位数的增长,新推出的Olympia手袋获得积极的市场反响,男女装成衣的销售也有所上涨。

截至报告期末,Burberry在全球共拥有419个销售点和42家直营精品店,大部分位于亚太市场。
 
Burberry周四的股价大跌5.59%至18.57英镑,市值约为75亿英镑,几乎回到2015年3月的水平,整体表现落后于富时 100 指数。
 
对此,Bernstein奢侈品分析师Luca Solca认为与Burberry管理层在财报后电话会议中没有给出任何新的战略举措,以及品牌第二季度在中国等亚太市场的低迷表现有关。
 
财报显示,尽管Burberry上半财年在亚太市场、EMEIA和美国分别实现9%、58%和92%的增长,但主要得益于第一财季的显著增幅提振,第二财季该品牌在亚太市场录得5%的下滑,EMEIA和美国的增幅则从第一财季的146%和341%大幅放缓至25%和16%。
 

Burberry亚太市场第二季度收入下滑5%

 
Burberry首席运营官兼首席财务官Julie Brown坦言,8月中国市场的下滑拖累了品牌上半年的整体增长,但7月和9月该市场的表现与第一季度基本持平,上半年中国市场较2019年同期依然录得30%的增长。她续指,鉴于中国奢侈品消费依旧强劲,Burberry对该市场的长期发展依旧持乐观态度。
 
然而在分析师眼中,资本市场主要关注增长空间,Burberry的增长远远不够。相较于同一梯队的Salvatore Ferragamo与Tod's等奢侈品牌,Burberry在中国的表现仍旧落后。在截至9月30日的前三季度,Tod's集团中国收入同比大涨79.5%至2.24亿欧元,Salvatore Ferragamo在中国也录得22.6%的强劲增长。
 
而在截至6月30日的第一财季,Burberry在中国所在的亚太市场的销售额就出现了放缓迹象,仅增长27%,原因之一是原本被视为今年重要营销事件之一的Burberry与腾讯旗下游戏《王者荣耀》的合作因棉花事件而被终止,明星周冬雨和宋威龙也在事件后第一时间与Burberry解约。
 
或许是为了挽回流失的市场份额,更好地向中国奢侈品市场渗透,继去年与腾讯在深圳合作开设了首家智慧零售门店后,Burberry日前又在上海恒隆广场开设主要使用可再生电力的碳中和商店,目前正在接受 LEED(能源与环境设计领导力)认证过程,以突显品牌在明年完全实现碳中和的决心。
 
但这在业内人士看来实属杯水车薪,有分析师在最新的报告中直言,Burberry要想修复与中国消费者的关系还需作出更多努力。
 
据腾讯广告联合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发布的《把握世代传承的变与不变——中国奢侈品市场数字化趋势洞察报告(2021年版)》,中国奢侈品消费人群正在发生迭代,奢侈品牌要想全方位激活90后人群,需要“无时不在”的品牌曝光和沟通,挖掘消费潜力。
 
令投资者感到担忧的另一个原因是,时隔五年,Burberry再次站到了十字路口。
 
据时尚商业快讯,于2017年加入品牌的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将于年底离任,转投意大利奢侈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来自Versace的Jonathan Akeroyd将于明年4月正式上任。
 
资料显示,Jonathan Akeroyd于2016年起成为Versace的首席执行官,此前还在Alexander McQueen担任了长达12年的首席执行官,无一例外地成功在任期内把负责的品牌提升到新的高度。
 
而在最新的财报会议上,Burberry主席Gerry Murphy在谈及首席执行官换人后品牌是否会迎来重组的问题时,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只表示Jonathan Akeroyd会在现在的基础上继续推动品牌的产品创新以及销售的提升,以实现下一阶段的增长。
 
这意味着Burberry迎来8年内第三位首席执行官的时候,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也有可能被换下,好不容易才逐渐稳定的Burberry将再次被巨大的不确定性笼罩。
 
要知道,Burberry的发展自2014年起就陷入了瓶颈期,整体业绩从2016年起开始走下坡路,随后便开启了漫长的改革道路,管理团队已经历了两次洗牌。
 



Burberry持续落后竞争对手的原因之一是缺少核心的爆款手袋产品,图为该品牌今年新推出的Olympia手袋
 
在意识到Christopher Bailey无法兼顾首席执行官和创意总监的职务后,Burberry于2017年任命Marco Gobbetti为首席执行官,半年后又从LVMH旗下的Givenchy挖来了Riccardo Tisci担任创意总监。二者的强强联手,一度让业界对Burberry的重生寄予了厚望。
 
Marco Gobbetti本人也充满了斗志,在2018年特别为Burberry制定了基于品牌创始人Thomas Burberry DNA的五年计划,目标是通过重整分销渠道、减少促销以及提升产品质量与定价等方式来扭转Burberry相较于奢侈品牌同行增长放缓的趋势,实现接近10%的营收增长。
 
然而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尽管Marco Gobbetti和Riccardo Tisci联手推出了全新的印花图案、创意营销和“drop”式上新模式,并采取关店“瘦身”、设计年轻化等一些列动作,Burberry的业绩并没有明显的好转,无论是2018年的下滑1%,还是2019年的无增长,都令市场投资者和分析师对品牌的信心大受打击。
 
疫情的发生更直接令Burberry的增长计划戛然而止。在截至3月27日的12个月内,该品牌销售额下跌10%至23.44亿英镑,尽管第四财季在中国所在的亚太地区高达75%的增长提振下录得32%的增幅,但分析师对Burberry的前景仍持保守态度,因为该品牌第四财季业绩表现与2019年同期相比依然下滑5%。
 
2022年第一财季,Burberry销售额虽录得4.79亿英镑,按照固定汇率计算增长98%,可比门店销售额同比增长90%,但这是建立在2020年同期的低基数基础上。
 
泰尔西咨询集团分析师则在此前的报告中指出,虽然Burberry全价产品的销售有所改善,是品牌健康增长的迹象之一,但投资者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能看到该品牌营业利润率有更显著的增长。
 
雪上加霜的是,据ESW最新研究显示,全球有46%的奢侈品消费者表示,由于英国取消了免税政策,他们会减少前往英国的次数并减少在英国购买奢侈品,59%的中国受访者也直言,当全球旅游恢复正常后,英国不再是他们购买奢侈品的首选目的地。而在疫情发生前,Burberry一度是中国游客在英国必买的“纪念品”之一。
 
Marco Gobbetti将加入Salvatore Ferragamo则让市场开始担心,Burberry的市场份额会被进一步蚕食。虽然Marco Gobbetti还未正式加入Salvatore Ferragamo,但后者的战略布局已经发生明显变化。
 
今年初,Salvatore Ferragamo官网特别上线名为“Enigma”的在线游戏,消费者在解谜的过程中可发现品牌2021年春季系列产品,以及Salvatore Ferragamo标志性的元素,以通过游戏语言来进一步强化和巩固与年轻消费者之间的情感联结。
 
于5月与创意总监Paul Andrew分道扬镳后,Salvatore Ferragamo在7月突然推出由同名创始人首字母“S”和“F”组成的新标志,以轻微倾斜的方式绘制,主打复古风格,旨在向创始人的创造力和前卫愿景致敬。据悉,SF logo系列会在2021年秋季男装系列中首次出现,产品除鞋履和腰带等配饰外,还包括斜挎包、背包和公文包。
 
几乎同时,Salvatore Ferragamo和Inter Parfums签署了一份香水的生产和分销全球许可协议,初始期限为10年。这笔交易标志着Salvatore Ferragamo美妆业务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其香水业务过去二十年一直由内部管理。2021年第一季度,Salvatore Ferragamo香水的销售额增长5.3%至1050万欧元。
 
人力资源方面,Salvatore Ferragamo也加快了调整步伐。在引进Marco Gobbetti后,该品牌日前又任命Daniella Vitale为北美区首席执行官,Vincenzo Equestre则将接管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业务,二人均有着丰富的相关经验,前者此前为Tiffany首席品牌官和执行副总裁,后者则是在LVMH工作了近20年的老将,负责过Louis Vuitton、Dior和Chaumet等品牌。
 
有业内人士指出,Salvatore Ferragamo的一系列举措传递了一个信号,品牌将向更高端的奢侈品牌升级,目的是进一步提升业绩与盈利能力,而这与Marco Gobbetti最初加入Burberry时所制定的战略几乎如出一辙。
 
获得LVMH加持的Tod's集团同样回到了增长轨道,不断加速奔跑,此前更坦言不排除与LVMH合并的可能。10月10日,Tod’s集团宣布上任四年的首席执行官Umberto Macchi di Cellere将离职,其职务将由董事长Diego Della Valle和他的兄弟、副董事长 Andrea接管。
 
显然,尽管即将上任的Jonathan Akeroyd在奢侈时尚行业拥有丰富的相关经验,也是把Versace带入增长轨道的功臣,但在加入Burberry后,所面临的压力与挑战不容小觑。
 
深有意味的是,Versace近年来的表现日渐与Burberry趋同,同样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坚实的基础,支撑其推出高辨识度的标志性产品组合,和与新一代年轻群体的沟通方式,使得这个在上世纪90年代红极一时的品牌在面对头部强劲对手时败下阵来。
 
这无疑又为Burberry未来的走向蒙上一道面纱。巴克莱银行分析师Carole Madjo在最新报告中直言,“这对我们来说仍然是一个风险。”
 
不过整体而言,Burberry自身对于未来的前景依旧信心十足。
 
Julie Brown在财报会议上强调,报告期内品牌全价产品的销售表现在去年5月提价后实现了18%的增长,一定程度上映证了Burberry的品牌力。据她透露,虽然运输成本因疫情而一直上涨,但品牌目前没有再次涨价的计划。
 
由Riccardo Tisci与意大利建筑师Vincenzo De Cotiis共同为Burberry打造的新概念门店也将成为品牌新的战略核心,首家门店已于今年初在英国伦敦斯隆街开业,今年末将增加至50家。Julie Brown表示,新的概念店较传统门店更加明亮宽敞且智能,会吸引更高端的消费者,有助于Burberry定位的提升。
 
今年8月,Burberry还提拔美洲总裁Gianluca Flore为首席商务官,接替Gavin Haig。Gianluca Flore于两年前从Brioni加入Burberry,此前还在Bottega Veneta工作了六年,曾是La Perla美洲地区的首任总裁,之后在LVMH旗下Fendi担任相同职位,同样是有着丰富的相关经验的奢侈品行业老将。
 
另有业内人士猜测,刚刚离开开云集团旗下奢侈品牌Bottega Veneta的英国设计师Daniel Lee或将加入Burberry。现年35岁的Daniel Lee在接管Bottega Veneta不到一年内就打造了“The Pouch”云朵包等多个爆款,若能加入Burberry,或许有助于扭转品牌产品一直不愠不火的困境。
 
对于2022财年全年,Burberry维持此前高个位数收入增长的指导,并预计下半财年的批发业务会远超过疫情前水平。
 
可以肯定的是,作为一个有着165年历史的奢侈品牌,Burberry并不乏成为头部奢侈品牌的要素,无论是其标志性的格子还是风衣,关键还是在于能否遇到“对的”领路者,让传统和经典被更多年轻消费者看到。市场依然等待着一个Burberry爆款手袋的诞生。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