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1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7月23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Burberry会成为Gucci母公司的猎物吗?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7月23日

Burberry近一个月的股价累计下滑逾10%,市值滑落至78亿英镑 ,业绩好不容易迎来起色的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却因CEO的离去再度陷入困境中。
 


据时尚商业快讯,在截至6月26日的三个月内,Burberry零售收入飙升86%至4.79亿英镑,超过分析师预期的4.41亿英镑,按照固定汇率计算增长98%,可比门店销售额同比增长90%,正价产品的可比销售额增幅高达121%,较2019年同期也实现了26%的增长。
 
按地区划分,美洲市场增长最为强劲,涨幅达到341%。欧洲、中东、印度和非洲市场的销售增长率则为146%,中国所在的亚太市场则仅增长27%,较之前明显放缓。鉴于未来环境依旧充满变数,Burberry预计全年营收将录得高个位数增长,利润率有望显著提升。

尽管从业绩层面看,Burberry虽然露出了久违的增长势头,但市场对于Burberry的未来并不乐观。自首席执行官Marco Gobetti将于年底离职加入Salvatore Ferragamo的消息传出后,Burberry近一个月的股价累计下滑逾10%,即便第一财季录得98%的强劲增长也无法扭转投资者的担忧,市值滑落至78亿英镑。
 
对此,Marco Gobbetti在财报后的会议中表示,Burberry第四财季和第一财季的业绩表明,集团战略转型的第一阶段已经完成,产品售价与定位明显有所上升,但外界环境仍充满挑战,现在是时候把Burberry交到一个更适合的人手中。
 
Marco Gobbetti还透露,虽然他与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关系很好,但后者在他离职后会继续留在Burberry。Burberry首席财务官兼首席运营官Julie Brown也直言,品牌对Riccardo Tisci充满信心,这意味着短时间内Burberry不会轻易更换创意总监。
 
泰尔西咨询集团分析师则在最新一份报告中指出,虽然Burberry全价产品的销售有所改善,是品牌健康增长的迹象之一,但投资者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能看到该品牌营业利润率有更显著的增长。
 
整体看来,Burberry的一只脚已经踏上增长轨道,现在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能否找到一个合适的新CEO来接替Marco Gobbetti。自Marco Gobbetti上任以来,Burberry一直试图通过提升全价产品销量、加强对批发业务的管控以及减少降价促销等举措来强化品牌的奢侈品定位。
 
虽然Burberry至今仍未公布首席执行官的候选人,但有业内人士猜测,Versace首席执行官Jonathan Akeryod、曾在YSL和LV任职的Alexander McQueen负责人Emmanuel Gintzburger以及Tiffany原首席执行官Alessandro Bogliolo是最有可能接替Marco Gobbetti的人选。
 



CEO Marco Gobbetti的离职令Burberry的未来走向增添了不确定性
 
值得关注的是,有分析人士认为,对于亟需新品牌来刺激市值进一步提升的开云集团而言,Burberry是个潜力股。在感受到LVMH吞下Tiffany的压力后,开云集团从今年初起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迅速开启新一轮的“狩猎”。
 
自今年以来,开云集团先后传出多个收购举动,却屡屡碰壁,不仅在历峰集团董事长Johann Rupert处吃了闭门羹,更让比利时奢侈手袋品牌Delvaux落入了历峰集团的口袋中。
 
随后又被传盯上美国设计师品牌Ralph Lauren,交易估值或达109亿美元,Dolce & Gabbana则于早前突然公开否认将被开云集团收购。
 
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则在乘胜追击,于近日成为设计师Phoebe Philo个人品牌的投资者,并拿下潮牌Off-White的控股权。意大利奢侈品集团Prada和杰尼亚也于近日共同收购意大利高端羊绒制造商Filati Biagioli Modesto S.p.A.的多数股权,但未透露具体交易细节。
 
开云集团首席执行官François-Henri Pinault此前也主动提到,会优先考虑能与旗下品牌形成互补的收购标的。
 
仔细观察便可发现,即将失去领导者的Burberry不仅需要新的投资,更关键的是要摆脱市场关注的压力,获得一个喘息的窗口来专注于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制定与调整,开云集团则恰好需要一个根基足够扎实的奢侈品牌来丰富自身矩阵,以提升竞争力。
 
其次,市值不及80亿英镑的Burberry对于开云集团来说显得尤为划算。毕竟比起说服体量差不多的奢侈品巨头合并,或是收购仍在孵化期的新品牌,把Burberry打造为“第二个Gucci”似乎更加容易。
 
尽管Burberry近两年来的业绩没有明显起色,但不可否认的是,在Marco Gobbetti和Riccardo Tisci的带领下,Burberry已然挺过了英国脱欧和疫情两大危机,正逐渐回到年轻消费者的视线中。
 
Burberry对数字化和新零售渠道的高度拥抱、按月推出的“B Series”,以及在游戏领域的大胆尝新的举措和开云集团对旗下品牌的战略布局也高度契合。
 
疫情的发生让Burberry愈发坚定要重新夺回奢侈品数字化先锋这一行业角色的决心。早在2010年,Burberry就成为第一个在线上直播时装秀的奢侈品牌,更是第一批试水即看即买的奢侈品牌。
 
为把握更多年轻消费者,Burberry今年7月与总部位于洛杉矶的游戏公司Mythical Games合作推出一款名为Blankos Block Party的游戏,并在游戏中推出限量版的Blanko NFT虚拟玩具。
 
与此同时,Burberry还于今年6月与南非自行车赛车队Qhubeka NextHash建立合作关系,成为首个携手自行车队的奢侈品品牌。除赞助资金之外,Burberry还将为Qhubeka NextHash提供车手服装,品牌标志也会出现在 Qhubeka NextHash的随队车辆上。Qhubeka NextHash此前名为NTT Pro Cycling,是首支获得UCI世界巡回赛授权参赛资格的非洲车队。
 
随着全球零售市场的回暖,Burberry在线下的扩张步伐重新提速,于近日在伦敦奢侈品百货Harrods和Harvey Nichols之间开设了一家全新旗舰店,由Riccardo Tisci 和意大利建筑师Vincenzo De Cotiis共同设计,共有三层楼,占地面积为9225平方英尺,与品牌此前的所有门店相比,整体风格更加现代化,象征着品牌全新的开始。
 
据悉,Burberry在今年晚些时候还将在上海恒隆广场、巴黎圣奥诺雷街和伦敦邦德街开设三家类似的概念店,预计到今年年底,该品牌将完成约55家门店的翻新。
 
在可持续时尚方面,Burberry与开云集团的步调同样保持一致,于去年发行了奢侈品行业首支中期可持续发展债券,让资金的来源更加多样化,为可持续项目提供资金或再融资。该集团强调,该债券只提供给专业投资者和合格的交易对象。
 
显然,Burberry并未错过当下的每个热点,但就像行业分析师早前指出的,这个根基扎实的品牌只差临门一脚,即一个真正的“爆款”。在如今街头文化的压制下,人们不禁急切地渴望着真正的暴风雨的到来,Burberry简单的格纹变化和粗体的Logo甚至销售模式等环节的调整并不能满足他们对新鲜感的追求。
 
而这正是开云集团的强项。从Gucci的“酒神包”到去年的Jackie 1955,再到巴黎世家“老爹鞋”和“沙漏包”,以及Bottega Veneta一系列手袋和鞋履的爆红,都映证了一个事实,即开云集团作为奢侈品巨头,对市场和消费趋势的变化有着灵敏嗅觉,开云集团庞大的现金流还能成为Burberry的坚强后盾。

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开云集团或许更加需要Burberry。今年第一季度,开云集团收入同比增长21.4%至38.9亿欧元,可比销售额增幅为25.8%,奢侈品业务销售额大涨21.6%至37.27亿欧元,但核心品牌Gucci依然失速,业绩较2019年第一季度仍下滑近7%,未恢复疫情前水平,去年第一季度则录得大跌22.4%。
 
体量与Burberry相仿的Yves Saint Laurent和Bottega Veneta均录得20%左右的增幅,却也在逐步走向新的天花板。另一颗新星Balenciaga在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的引导下虽也建立起拥有完整主张且不断发展的品牌世界,但体量太小,对开云集团的助力非常有限。
 
据Bernstein分析师Luca Solca预计,Burberry产品价格将提升至与Prada、Gucci等奢侈品牌齐平,开云集团若能拿下Burberry并助推品牌步入增长轨道,在大鱼不断“吞食”小鱼的激烈竞争中扳回一局只是时间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规模经济有利于整个行业更快振兴,不过也逐渐形成了强者恒强的垄断局面。如何在高度商业化和垄断化的时尚产业保持多样性,将是2021年及之后的重要课题。
 
自今年以来,开云集团股价累计上涨27%,市值约为905亿欧元。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