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6年10月2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别认为时装肤浅,它在印度可是事关女权的一件事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2016年10月20日

 在印度,女性地位低应该是一件不争的事实。 这一点,你不光能从男女手机普及率差异高达 15% 的数据看出来;一档在印度非常受欢迎的烹饪节目背后也夹带着浓浓的性别成见:婆婆和媳妇之间的厨艺比拼,唯一的评判标准是“家里的男主人”是否喜欢。 在这个语境下成长起来的印度时尚产业,更是显得非常割裂。 一方面,高端设计师们想让自己的设计作品成为女性地位的议题,比如 Ritu Kumar 和 Rohit Bal 在自己的设计作品中注入了不少彰显女性主义的元素。然而现实是:这些被叫好的作品却活得很艰难。 另一方面是,那些受到西方思潮影响的宝莱坞明星和模特们,虽然一直在宣扬女性主义,但却对“女权主义”这个词也抱持审慎的态度——她们觉得这些词已经被用滥了,她们自己也不愿被称为“事业型女强人”。这一点,恰好让大众有些迷惑时尚想要传达的信息究竟是什么。

其实,女权主义在印度不是完全不可能,同时,时尚产业也在将这样的议题放到台前。 Nike 最近的一支广告就讲的是印度正在增长的女运动员力量。这支迅速扩散,获得不少好评。另外一支由 Vogue India 拍摄的短片,特写了来自不同职业的 99 位女性,希望鼓励女性自主选择,以及能对他人看法产生免疫。自发布起,这支视频的观看量已经超过 1000 万次。


印度商业日报的时尚编辑、同时也是印度时尚杂志 marie claire 前编辑的 Shefalee Vasudev 做了很多关于设计师们的报道,而且都围绕着“坚强且独立的女性”这个议题。只是她发现,这个初出的产业想要真正挣钱很难。 统治话语权的依旧是传统的价值观。 Vasudev 表示:“婚纱才是印度时尚产业中商业化最成功的部分。即便是比较前列的设计师,都得在自己的服装系列中加上类似符合传统观念的衣物来维持商业运转。” 新兴的服装品牌为了活下去,也不得不将先锋的元素拿走,改换成更传统的元素。 比如 Ease 的联合创始人 Vidhi Purohit,在品牌刚起步的前几个月,就改变了整条服装线,从更简洁的西式轮廓回到更盛大的婚礼和民俗服装。“我们试过了,但没有人想要买。推进女性主义的策略赚不到钱。” Pirohit 说。 另一个由青年设计师 Kallol Dutta 和 Aneeth Arora 创办的品牌 USP 不断在挑战“苗条性感”的审美观念,也活得很艰难。 简单地说,比起利落的剪裁,“将女性变成顺从的新娘”、彰显隆重仪式感的珠宝衣物以及色彩艳丽的莎丽更好卖。



2015 年印度新娘时尚周。  但很显然,印度女性的地位不会在婚纱和莎丽中自动抬高,暴力也不会因此减少。而且,利用服装来改变社会思潮,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因果错置的手段。但是,时尚是一种利用“外表”帮助女性发现内在个性的方式,从而回答“我是谁”这个古老的概念。 从过去的经验看来,女性地位提升这样的社会变革(甚至抗争)不一定先从时尚产业开始,但是我们总能看见服装在其中起的作用。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