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0
工作信息
NIKE
Hrbp - sr H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serse CRM Operations Ass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Logistics Coe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Supply Inventory Plann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Tmall Business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Finance Planning Senior Manager – Portfolio Management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Asia Converse Communications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sm-Inventory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 Product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NIKE
Goal-Business Operations Supervis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Finance Visualization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 Senior Digital Business Manager Douy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Tmall Site Merchandising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gc Women’s Brand Marketing – Sport Perform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Legal Manager - Employment g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upply Chain Finance Planning Senio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Retail Produc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Materials Mfg Manager i - ap/Ac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terials Mfg Manager ii - ap/Ac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Product Manager, Core Commerce (Digital Studio)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Inbound Transport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8月3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被资生堂放弃的Laura Mercier进军中国市场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1年8月30日

7亿美元的打包价远远低于资生堂在2010年和2016年为三个品牌支付的21亿美元,疫情危机让美妆巨头仔细审视手上的牌,来了一场“断舍离”。 


 
据时尚商业快讯,日本美妆巨头资生堂日前宣布,已把旗下BareMinerals、Buxom和Laura Mercier三个品牌以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私募公司安宏资本Advent International的子公司AI Beauty。 
 
资生堂于2010年以19亿美元的总价连续收购了BareMinerals和Buxom,又于2016年收购了Laura Mercier,当时Laura Mercier和另一品牌ReVive的收购价格约为2.6亿美元。据公司披露的数据,去年三个品牌约占公司净销售额的4.9%。 

如今7亿美元的打包价远远低于资生堂在2010年和2016年为三个品牌支付的21亿美元。在向Advent International出售三个彩妆品牌之前,资生堂去年在美洲市场的销售额下降了23.8%,亏损增加了两倍至2亿多美元。
 
资生堂美洲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兼全球并购负责人Ron Gee表示,三个品牌在Advent International团队的带领下将能够更好地发展。在过去的30年中,Advent International先后向全球80多家零售、消费品和休闲公司投资了136亿美元。  
 
剥离上述三个品牌之后,资生堂旗下的美国品牌还剩下Drunk Elephant、NARS Cosmetics和Tory Burch Beauty。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被打包出售的美国彩妆品牌Laura Mercier刚刚于8月25日在官方微博上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内地首家门店已于8月24日在上海开业。
 
Laura Mercier由同名彩妆师于1996年创立,以其散粉和底妆产品闻名。为进入中国市场造势,Laura Mercier在过去一周与诸多知名美妆博主进行了一轮内容合作与投放。 
 
在出售上述三个品牌之前,资生堂还于7月1日正式完成了将全球个人护理业务转让给私募基金CVC Asia Pacific Limited及其关联方的交易,交易作价15亿美元约合98亿元,包括丝蓓绮TSUBAKI、珊珂SENKA在内的10大品牌。 
 
在过去的一年里,资生堂决定关闭旗下年轻品牌护肤品牌WASO,该品牌线上线下的业务将于2021年12月底全面停止。WASO是资生堂集团2017年推出的品牌,于2018年中旬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目标人群是不喜欢繁复护肤步骤的年轻女孩。 
 
今年资生堂还结束了与意大利奢侈品牌Dolce & Gabbana的许可协议。这份2016年10月签署的美妆许可协议将于今年12月31日到期,届时资生堂将不再负责Dolce & Gabbana护肤品、彩妆和香水产品的开发及分销事宜。 
 
一系列减重行动都与资生堂集团战略重心的改变有关,未来将集中注意力发展高端护肤业务,尤其是在亚洲。 
 
去年资生堂集团销售额同比大跌19%至9200亿日元约合566亿元人民币,营业利润则大跌87%至150亿日元,但依然超过此前预期的亏损100亿日元。资生堂表示,除了日本国内的商品销售恢复情况好于预期外,集团在中国的电商销售也出现增长,盈利能力的提升则得益于成本削减措施逐渐生效。未来集团希望护肤业务的销售占比达到80%。 
 
对高端护肤业务的侧重也伴随着资生堂向亚洲业务的倾斜。
 
资生堂集团首席执行官鱼谷雅彦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国外游客需求爆发前,资生堂就从日本本土开始业务,现在很有必要回到原点,“日本消费者觉得好的,赴日游客同样也会买,日本制造的价值不会改变。”未来资生堂将增建两家新本土工厂,分别位于大阪和福冈,计划总投资1200亿日元。 
 
除日本大本营之外,资生堂也明显展现出重视中国市场的姿态。去年,在资生堂集团旗下包括日本、中国、亚太、美洲、欧洲、旅游零售、专业美发和其他的8大业务板块中,仅有中国市场实现销售正增长。 
 
资生堂不仅将中国视为消费重地,也着重加码在中国市场的商品开发,除了增加开发人员之外,还将与本地企业进行联合开发,预计2021年中国的销售额比例将达到总体的30%以上,逼近日本市场。该公司将在强化在日生产的同时,以高档护肤品等为中心,加快抓住不断增长的中国本地需求。 
 
本月,资生堂中国最新宣布与国内另类资产管理公司博裕投资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预计在今年内启动中国首个国际美妆集团专项投资基金资悦基金,由资生堂作为独家出资的有限合伙人,重点聚焦美妆、健康等前沿市场新兴品牌及上下游相关技术服务公司的投资机会。该合作也印证了集团加强中国市场本地化开发的策略方向。 
 
在过去十年美妆行业掀起的批量化并购热潮中,美妆巨头聚焦于品牌矩阵的建立,如今市场风格轮转,疫情之后或更看重盈利能力。


 

Copyright © 2022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