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94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太古里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PUMA
Coordinato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经理,青岛万象城店
正式员工 · Qingdao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EE LAUDER
Retail Support Manager, Apac IT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Legal Assistant, Asia-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SHISEIDO
Travel Retail - Retail Education & Makeup Artistry Senior Executive, Nars & Drunk Elepha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经理,深圳Kk Mall店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兰州国芳店
正式员工 · Lan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上海久光中心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浦东嘉里城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上海新天地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 上海环球港店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18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百达翡丽第四代掌门人谈:家族继承、“鹦鹉螺”、个人收藏、同行竞品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2年4月18日

在刚刚闭幕的日内瓦“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上,首次参展的瑞士独立制造商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推出了12款新款腕表。

其中,重磅推出的核心表款 Ref.5326G-001年历旅行时间腕表最具看点:首次将年历与旅行时间两大百达翡丽标志性的复杂功能结合,具体来说包括:每年仅需手动调校一次的年历装置,以及可显示第二时区的旅行时间系统。值得一提的是,这款腕表搭载的新款自动上链机芯31-260 PS QA LU FUS 24H,汇集了品牌的八项专利技术。另外在外观上,这款腕表采用了全新的 Calatrava 表壳,侧边雕饰“巴黎钉纹”图案,表盘外缘装饰的复古格调以古董照相机为灵感。


家族业务继承
1839年,由波兰制表匠 Antoni Patek 创立于瑞士日内瓦的百达翡丽是目前少数几家依然由家族独立经营,并在全球钟表界享有盛誉的老牌制表商。在 Stern 家族手中已经传承了四代,现年51岁的 Thierry Stern 于2009年接管该企业。近年来,关于其家族业务的传承,以及Stern 的两个儿子——20岁的 Adrien 和19岁的 Tristan 等相关话题在行业内备受关注。(详见《华丽志》历史报道:瑞士名表百达翡丽澄清传言,没有计划寻求出售)

在近期接受美国腕表行业媒体 HODINKEE采访时,Thierry Stern 谈到了关于家族业务的继承计划。“(如果孩子们不愿意参与家族业务),那么,我们会有一位首席执行官来接手品牌。不过现在他们都很愿意在百达翡丽工作,并且很享受,这也是他们的选择。”

作为第四代掌门人的 Thierry Stern 从小在父亲 Philippe Stern的熏陶下耳濡目染直至接受家族业务。他也成为了当代制表行业以饱满设计热情闻名业内的高管之一。Thierry Stern介绍,自己通常从最初设计阶段就参与到百达翡丽腕表的设计工作中,用他的话说是“我更喜欢从一张白纸开始”。

与此同时,Thierry Stern 强调在腕表设计中维持家族DNA连续的重要性,“每个成员都会变老,也许在创新能力方面有所下降,但是越老越有经验,不过也需要年轻一代继续提供新的创意,正如我教导儿子们那样。”


Thierry Stern 和父亲 Philippe Stern

与嘻哈、联名等流行文化的碰撞
这样一家历史悠久的家族企业,目前也正在经历着市场宏观环境影响下的转变:2017年,Billboard前百大热门单曲中,每三首里就有一首在歌词中提到百达翡丽。除了富豪阶层以外,在街头文化、嘻哈音乐等流行文化中成长起来的年轻多金一代正在涌向百达翡丽。

百达翡丽深受嘻哈等流行文化追捧,是一种刻意的营销,还是顺其自然?Thierry Stern 坦诚地表示,“没有刻意做什么。我认为那些佩戴百达翡丽的人,是因为他们热爱百达翡丽的腕表,认为它是艺术,理解制表的不易。”

与此同时,百达翡丽也开始出现在奢侈品行业联名合作的品牌名单中。

2021年12月,百达翡丽与美国奢侈珠宝品牌 Tiffany & Co.(蒂芙尼)为庆祝合作170周年,推出限量版腕表 Ref.5711/1A-018 Nautilus(鹦鹉螺),定价52635美元。

谈及此次此次合作的幕后,Thierry Stern介绍这一项目最初来自他的提议:“在2021年底,当我把这款限量腕表带回来时,我提出这是 Nautilus 5711的最后一款,以此纪念我们与蒂芙尼合作的170周年。”



“鹦鹉螺”与二级市场价格
伴随着 Nautilus(鹦鹉螺)5711宣布停产,市场一方面对这一表款的需求高居不下,另一方面也迎来了一些对“鹦鹉螺”已经“审美疲劳”的人发出的质疑。百达翡丽是否只有“鹦鹉螺”?

此次推出的全新年历旅行时间腕表就像是一种宣言,重申百达翡丽在高复杂腕表领域依然是创新的王者。“对我来说,Nautilus(鹦鹉螺)仅仅只是一款腕表而已,我并没有想把它推到什么高度,只不过很受客户欢迎。去年市场对于 Calatrava 6119(下图,百达翡丽标志性系列 Calatrava于2021年推出的全新表款)的需求也是居高不下。因此,不仅仅是’鹦鹉螺’炙手可热,我们的所有腕表都是。”Thierry Stern说道。

在被问及百达翡丽在拍卖、古董市场等二级市场的价格是否是一种泡沫虚高?Thierry Stern坦言,虽然知道很多人会抱怨“我在市面上买一块百达翡丽的表是多么的昂贵”,但这不是制表商的错。他不认同“泡沫虚高”的观点,并将其视为腕表拥趸的“一种投资”。


个人收藏与最欣赏的制表同行
作为家族业务的第四代掌门人,Thierry Stern 本人收藏了多少百达翡丽的腕表,业内一直很好奇。

在采访中,Thierry Stern告诉 HODINKEE,他的收藏“大概15只,全部来自百达翡丽”。谈到自己最喜爱的表,他提到了两个表款,分别是百达翡丽的第一款灰色表盘腕表5056和运动风格的玫瑰金表盘腕表5970(下图)。其中,5970被 Thierry Stern认为是“我拥有的最漂亮的腕表”。


与此同时,Thierry Stern 也不吝惜表达对同行的赞美,在被问到最欣赏的制表商时,Thierry Stern 给出的答案是“Rolex(劳力士)”。

他说道:“因为他们(劳力士)一直坚持精湛的工艺,而且就数量而言,能够生产超过一百万只手表,并始终在生产方面保持稳定,令我印象深刻。还有一些品牌的某些表款我也很喜欢,比如 Jaeger-LeCoultre(积家)的 Reverso(翻转系列腕表)。我希望我也能做一款。目前,百达翡丽博物馆里有一款 Reverso,但我想创造一款我自己的 Reverso。”

丨消息来源:官方新闻稿、英文网站 HODINKEE、《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百达翡丽官网

 

Copyright © 2022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