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7
工作信息
NIKE
sr. Supply Chain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ocial Commerce Product Manager - Regional Digit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Progra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Project Manager - CR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ayroll & Hris Implementation Manager - North Asi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 Digital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mber Growth Insights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Ny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Protection Manager - g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Develop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MUNELLO & ASSOCIATI SRL
Responsabile Amministrazione Filiale Cinese
正式员工 · QUANZHOU
NIKE
Assistant HR Manager - Retail Stores/Marketplace Initiativ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ssistant HR Manager – Retail Stores, South China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OREAL GROUP
Lrp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Legal Manager – Legal Innova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Cyber Security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10月28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巴黎弄潮儿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09年10月28日



 


    2005年,《纽约时报》曾选出包括Nicolas Ghesquière和Stefano Pilati在内的6名具有领袖气质的年轻设计师,称其为“巴黎六君子”。如今看来,巴黎的弄潮儿又岂止六人?百家争鸣才是这里的现状。从四年前的Lanvin和Chloé到今天的Balmain和Givenchy,一批老牌在新掌门的带领下焕发第二春。本季,久违的Phoebe Philo为休闲装注入活力,Alexander McQueen则展示了21世纪时装秀的未来,可以说,时尚的明天就掌握在这群人的手中。

    金童之争

    一半是由于发布会在同一天上演,一半是由于二者都是风头正劲的老牌高级时装屋,现阶段的Balmain常被拿来与Balenciaga做比较,而且两名设计师Christophe Decarnin和Nicolas Ghesquière同为法国人。著名时尚评论家SuzyMenkes在对比了双方的网上信息量―在谷歌搜索Balmain和Decarnin,显示166000条查询结果;搜索Balenciaga和Ghesquière,显示70900条查询结果后,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Decarnin受到的关注居然是对方的两倍之多,这是多么的不公,因为Ghesquière的系列才是更具原创性的。”

    和Menkes持相同意见的人不在少数。Decarnin的成功之所以遭受非议,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奉上阔肩西装、小脚裤和紧身绷带裙的单调菜单,入主Balmain仅四年时间,却已显露黔驴技穷的迹象。当然,Balmain逼近定制服的标价也叫人看不懂。但评论家的意见并不能左右顾客的选择,在时装周期间,身着Balmain出入秀场的人数不胜数,对他们而言,Balmain就是时尚人士的制服。与此同时,Decarnin成为高街品牌争相抄袭的对象,比起先人一步的Martin Margiela,他更该对大垫肩和酸洗牛仔裤的流行负责。早在九年前,Ghesquière便经历过类似的“潮爆”。和Decarnin一样,Ghesquière的灵感往往来自街头,来自年轻人,无视品牌的过去。他让模特素面朝天,双手插在口袋里,身穿瘦腿裤造型在T台上疾走,这在当时被视作异类,可就在一夜之间,每个时髦女孩都穿起了Balenciaga,一个被她们遗忘许久的品牌。然而Ghesquière并不局限于此,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把Balenciaga当成创意的实验室。一次次未来主义的尝试,一次次深入资料库的钻研,最终,Balenciaga渐渐脱离了原有的街头感。

    本季,正当人们走进金碧辉煌的克利翁酒店,期待着又一个布尔乔亚的系列时,Ghesquière再次颠覆了他们的预想。开场模特一身黑色街头装亮相,无袖连帽衫、瘦腿裤、露趾靴,那个双手插口袋的女孩回来了!“是的,我又想她了,那个风格锐利的都市女孩。”Ghesquière说。所以,上一季的碎花贵妇裙、悬垂亮缎和丝袜被大量运动款式和皮革制品所取代,有不同面料拼缝而成的垂直条纹背心,还有一半是丝绸、一半是皮革的迷你褶裙。

    设计师表示,在过去的几个系列里,他将部分个人喜好搁在了一边,现在,是时候回归了,回归街头,回归年轻,回归未来主义。设计方向的变化并不代表Ghesquière会放弃他的实验,事实上,这个系列的制作比之前更精细,更复杂。大部分服装需要近距离观察才能发现其特别之处:远看是牛仔的瘦腿裤实则为处理过的皮革;黑色皮上装被切割出几道划痕,露出绿色的内里。







    下一个Balmain

    在Ghesquière看来,未来即现在。他的设计是对面料技术和剪裁工艺的考验,是对时装编辑专业知识的挑战。例如那条红白黑三色连衣裙,由三种不同材质的镶片组合而成,就像是来自未来的作品;犹如豪猪翎羽的彩色针状皮革短裙,黑与橘、黄与灰的颜色组合,则让这个系列更具科技感。

    反观Decarnin,这位内向的大器晚成者仍停留在金属色和派对时装的世界里,依然没有走远。怀旧军旅风是Balmain本季的主旋律,流苏肩章出现在军装外套和连衣裙上,成为该系列最大的“新意”。深U形领口的金丝线背心搭配皮裤,黑色皮衣搭配军绿色T恤及同色系瘦腿裤,就是Balmain女郎的最新造型,灵感可能来自70年代的某部丛林武打片。称这些服装为“时髦的垃圾”并不为过:破洞T恤、不修边幅的热裤都不算稀奇,Decarnin的拿手好戏是让连衣裙的下摆有撕裂的效果,那些胸前和腰间的镂空则看似孩子气的随意而为。别忘了,Balmain的定价在巴黎数一数二,故而外套上的迷彩由亮片刺绣来完成,裙子的垂坠缠绕也分外考究。

    考虑到Decarnin今时今日的影响力,军装元素会在不久之后的各潮流趋势报告中占据一席。Balmain成功的更大意义,是让其他历史悠久的时装屋得到启发,无论是Givenchy还是Emanuel Ungaro,在这股街头化、年轻化的潮流中都有机会火一把。

    Givenchy已然走上复兴之路。Riccardo Tisci上任之初的晦涩时装秀曾让时装编辑大感困惑,如今,他的帅气西装和哥特高跟鞋却让她们为之疯狂。本季,Tisci将他的大卖产品一网打尽:白底黑纹的西装外套,马裤轮廓的掉裆小脚裤,异族风格印花,黑色坡跟鞋,以及做工堪比定制服的薄纱连衣裙。和Balmain一样,Givenchy的问题是“菜色”重复率较高,不过,站在Tisci和Decarnin的角度考虑,为什么要在大好形势下,抛弃制胜的秘方?至少一时半会,顾客的口味不会改变。

    Ungaro也在努力挤上这趟通往青春的末班车。在创始人钦点的接班人Giambattista Valli自立门户后,这家以鲜花和羽毛装饰闻名的时装屋已经被人淡忘;通过聘用Lindsay Lohan,它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曝光。新系列并不是全无工艺可言,但那些桃红色迷你裙和惹人厌的爱心更像是出自洛杉矶,而不是巴黎。据说Lohan在谢幕时喜极而泣,但是,需要流泪的难道不该是归隐中的Ungaro先生吗?

    冥王星上的时装

    Alexander McQueen的发布会获得满堂喝彩,设计师谢幕时,不少前排观众激动地站了起来。在虚拟世界,每秒钟29000次的点击率则让时装秀的网上直播方Showstudio.com不堪重负。是什么让时装爱好者对McQueen的新系列兴奋不已?是那些灵感来自变色龙和水中生物的未来主义连衣裙,还是那双被人戏称为泰坦尼克的变异厚底鞋?是模特头上的“犄角”发型,还是弥漫整个秀场的令人战栗的诡异气氛?是那个横跨T台的巨幅LED屏幕,还是如眼镜蛇般疯狂舞动的两座机器人摄像头?

    这样的感官刺激在John Galliano的发布会上已经不复存在。纵然Dior的改良短风衣和内衣裙足够香艳,它们并不能让挑剔的看客感到兴奋。如果McQueen的观众感觉自己见证了一个重要的时尚时刻,Dior的观众只是欣赏了一些漂亮的裙子而已。Galliano的问题是他的一切都建立在怀旧之上,美则美矣,缺乏惊喜。当然,这个以黑色电影为主题的系列不乏品质与新意,与透明薄纱裙相配的胸衣其实是裙子的一部分,用Galliano的话来说,“是设计,不是造型。”披着大波浪的金发模特美艳不输Lauren Bacall,足以吸引Valentino的顾客群。

    在Valentino退休后,Lanvin和Dior取代了他的位置,拥有巴黎最美的套装和礼服。有的服装与其说是被你穿在身上,不如说是面料在包裹着你,Lanvin的斜裁礼服就是这样。Alber Elbaz懂得女性的需求,每一季,他使用相似的“配料”,完善之,重组之,带来一道道丰富的大餐:希腊式斜肩百褶裙,法式饰荷叶边铅笔裙,适当的时候纵情堆砌珠宝和刺绣,宣泄色彩。通过使用涤纶和棉,Elbaz不仅控制了服装的价格,还让他的设计有种欠完美的气质,因为不完美,所以摩登。Viktor Horsting和Rolf Snoeren化身园艺师,像修剪灌木那样修剪薄纱礼服。他们的超现实作品能拍出有趣的大片,但除此以外,这样的设计还有什么存在意义?McQueen的实穿性同样不高,可是,拜高科技所赐,他的系列展示了时装设计的未来。

    每条裙子都有自己独特的印花,由电脑绘制,好似爬行类动物蜕下的皮,美轮美奂的珊瑚群。柔软的雪纺被处理得好比雕塑,塑造出妖异的曲线和旋涡,如同某种陌生的生物。透明面料像植物那样缠绕着身体,在灯光下透着蓝光,仿佛水母在呼吸,而五彩斑斓的薄纱则是漂动的深海藻类。McQueen的想法早在一年前的达尔文系列中即已成型,新系列的概念仍与自然和进化论有关:人类的祖先来自海洋,我们从哪里来,就要回哪里去。因此,该系列的名字叫“冥王星的亚特兰蒂斯”。

    McQueen的兴趣全部与新事物有关。他有自己的Twitter,对网络互动津津乐道,最新的尝试是提供网购服务,在发布会结束后你能通过网店立即购买新系列的部分款式。另外,他还透露自己正在寻找一种新型面料,有了它,时装的面貌或将得以彻底改变。







    农家女与流浪儿

    谁都知道Chanel是法式优雅的代名词,所以,当Karl Lagerfeld在大皇宫里竖立起一座巨大的农舍,让模特从干草做的通道里走出来时,需要的不仅仅是一点想象力。百变的Chanel女郎,上一季还是戴假袖假领、穿小黑裙的贵族之后,这一季就成为了另一个极端:俏皮的农家女。她们的蜂窝头稍显散乱,脚踩笨重的木底鞋,依然身着套装,但本季的外套有圆形的泡泡袖,格纹尤为朴素,刻意不收边的袖口更加随意,时而点缀着红蓝小花―既不完美,又不世故,但这就是该系列的动人之处。

    Lagerfeld在后台说,自己的童年有很长一部分时间在位于汉堡北部的农场度过,曾在凡尔赛宫建农庄解闷的Marie Antoinette也给他带来灵感。后者解释了那些温柔可人的肉粉色、珍珠白、灰色和浅褐色,精致的蕾丝和编织,以及服装整体透露的青春感觉。钟形的裙身是本季主导性的轮廓,合理的剪裁让它们有着理想的弧度―轻盈,活泼,年轻,可并非只有年轻女孩才能穿。

    发布会尾声上演了一段滑稽的两女一男三人行:Lara Stone饰演一名娇艳的挤奶女工,同另两位模特―她的“情人”们―躺在干草堆上亲热,看着模特大军及Lagerfeld从身旁走过,场面着实可笑。

    相比Chanel的兴师动众,Marc Jacobs只是略在造型上动了点脑筋,便引发了一样多的话题。Louis Vuitton新系列的出发点是1980年代英国的“新世纪旅行者”,简而言之就是开着房车四处漂泊的嬉皮士。但Jacobs版本的旅行者稚气得多,顶多算流浪儿而已,她们将彩色迷你裙套穿在T恤和短裤之上,背书包带腰包,矮跟凉鞋拖着长毛。巩俐一身贵妇人打扮出席(早前她曾表示特别喜欢Vuitton上一季的设计),在看到模特头顶一个个“棉花糖”出场时,不知她作何感想?

    Jacobs的玩笑也许开过了头,但他在创作上的自由令人刮目相看。Vuitton是奢侈品行业的旗帜,Jacobs却让象征着财富与地位的Monogram手袋变成一只臃肿的斜挎包,边上还挂着一条狐狸尾巴!

    Jean Paul Gaultier也从不会吝惜幽默感,他的新系列名叫“G点”,这里的G指guêpière,意为蜂腰。一样的锥形文胸,一样的内衣外穿,但因为假臀和假肚腩的加入,陈年老把戏的娱乐性不减当年。幽默元素同样出现在Miuccia Prada、Stefano Pilati和川久保玲的作品中:Miu Miu的猫咪剪影,Yves Saint Laurent的草莓贴绣,Comme des Gar ons的拼接外套,均是各自系列的点睛之笔。

    Philo的直觉

    有不少于6家巴黎时装屋在过去的一年里迎来了新任设计师―Nina Ricci、Rochas、Cacharel等,但只有Celine赢得最多的关注。Phoebe Philo在Chloé取得的成功,让人们有理由相信她将在这个同样女性化的品牌有所作为。“顾客记得她是谁,我们所有人都在期待她的回归。”美国Neiman Marcus百货公司的时装总监Ken Downing说。评论家期待着属于女性设计师的独到视角,零售商期待着更多功能性强的设计,LVMH则期待着Philo一举将Celine带入一线品牌之列。结果,Philo回归后的首个T台秀没有让支持她的人失望。Celine的新系列,和六月发布的早春系列一样,以日装为主,采用大地色系,没有一件华丽礼服,却涵盖职业女性所需要的全部:白色绉纱衬衫,由轻质皮革制成的T恤和A字裙,比例完美的亚麻阔腿裤,风衣式无袖裹身裙,易于搭配的木质坡跟鞋它们重面料而轻色彩,重剪裁而轻修饰,看似朴实,实则奢华,具有极简主义的精神。

    发布会结束后,Philo面带微笑,一边照顾5岁的女儿Maya,一边接受各方祝贺。面对提问,她说:“我只是想要清理掉那些不必要的东西,调整重心,塑造一种强势、现代的形象。”她的解释言简意赅。实际上,Philo的任务好比是为Celine进行大扫除,让这个在2003年MichaelKors离任后就失去光彩的品牌,重新找回定位。

    “Celine向来比较平易近人,它从来都不是一家高级定制时装屋,这个牌子的衣服是用来日常穿着的。”Philo说,“我很高兴能以女性的身份任职于此,填补市场空白,我认为现在是上任的好时机。”早在Chloé时期,Philo便向世人展示了自己出众的敏锐触角,捕捉潮流走向的天才。已为人母的她,其实在凭借女性本能做设计。发布会当天,Philo身穿肉色衬衣配黑色长裤和平底鞋,俨然是Celine的最佳代言人。她说:“我不会区分作品和自己,我的设计方式是很个人化的。”

    《纽约时报》的时尚评论家Cathy Horyn将Philo的最新设计归类为摩登休闲装。“最近几年的时装设计主要从定制服中获得启发,年轻设计师对新型面料和刺绣爱不释手,因此传统休闲装板块被大大忽视。”Horyn写道。或许Philo的到来会刺激该类服饰的风行?本季,不少设计师都有不错的便装作品:Dries Van Noten的印花三件套,Stella McCartney的西服和连身装,Hermès的网球系列,Chloé的外套和斗篷,以及Rochas(由Marco Zanini设计)的衬衫裙。看来,时尚的天平要再次倾斜了。


 


    来源:外滩画报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标签 :
其它
T台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