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2
工作信息
PUMA
Senior Manager Manufacturing Operatio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上海慕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L'OREAL GROUP
South Apac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ccounting Process Manager / Senio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p Security Manager-IT Apa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roduct Manager-Mn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i&Analytics Senior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pac IT Sales & Marketing -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Manager-Tmall, Ny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ig Data Solutions Manager-IT Apa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Data Qua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Ass. Mgr- Digital Cont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ales Supervisor,Yuesai,Kunming
正式员工 · Kunming
L'OREAL GROUP
Trade Marketing am/Manager, Mn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Manager/am, Wts, Cpd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欧莎世家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东树业文化创意策划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潮型库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
潮牌男装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尚田秀时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女装)
正式员工 · 广州
佛山市梦亦同趣纺织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L'OREAL GROUP
Assistant Packaging Manager(Luxury Divis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爱时尚,别错过 Raf SimonsMiuccia Prada 这场对谈

记者
好奇心日报
发布日期
today 2016年10月2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最近,只做对话体的时尚杂志 System 杂志请了 Miuccia Prada 和 Raf Simons 来聊了聊时尚。

据说这场谈话一共进行了 3 个小时,涵盖的话题包括“时装设计师是否应进行自我审查”、“时装设计师如何看待自己的‘被评价’”、“时装的意义是什么”、“如何寻找原创”、“什么是比利时时尚”、“时尚民主化是否和精英主义相悖”,以及 Raf Simons 还谈了谈他为什么离开 Dior,和他如何看待“离开”这件事本身。
有意思的观点是,时装设计师原来挺害怕媒体对他们的判断和评价,也讨厌自己的思想被断章取义。他们甚至用报刊发展史中的“自我审查”制度来类比这种“不幸”。
不过,这并不是一个没有画外音(主持人)的采访——即不属于两个人辩论式的谈话,还是由杂志抛出问题,两个设计师分别回答。那么,问题的关键变成,System 杂志为什么要请 Miuccia Prada 和 Raf Simons 同时来做这场有耐心的谈话? System 杂志并没有做出一个坦率的解释,但从这两个设计师的回答来看,他们至少互相欣赏,而且在一些形而上的问题上有些共识。

我们挑选了其中精彩的部分,重点如下。




1.设计师不应该先进行自我审查
Miuccia Prada:“我一直不是很擅长接受采访。如果我要说话,就一定说的是真话,否则我就无法表达。但我很多时候说的话,不一定‘政治正确’。”
Miuccia Prada:“我总在自我检查,因为我不一定能畅所欲言我兴趣的东西。有时候我会思考一些很理念的东西,在还没思考清楚的时候,就吐了出来,然后可能上了报纸头条。这表示,你的思想已经超出了你的控制范围。你不能说这个,不能说那个,所以最好不要说出来。上一个我做的采访,我去掉了 80% 的部分。”
Miuccia Prada:“实际情况是,阐述自己和解释自己的想法要在一个具体的语境中进行。这样会让人懂得真正的意思,但如果单一的句子从语境中抽离出来,那就变成另一个结果。”
Raf Simons:“我认为设计师就是说自己所想,我们不应该先进行自我审查。有时候,有人会在网上评价我们的设计,言论很极端。但如果换做是我们,我们就惨了。”

Raf Simons:“你在一个公司的位置越是显眼,你越需要小心。拥有自己的品牌是一回事,但在 Dior 工作是另一回事。当时,我总是会想什么应该做(说),什么不应该做,我甚至有了一个清单。这很复杂。然后我读时尚就读得越来越少了,虽然在此之前我对同行业人的言论还挺感兴趣的。这个行业,尤其是设计师都很小心翼翼。我可以是其他时装设计师的粉丝,我也可能讨厌有一些人的作品。比如,‘讨厌’是一个错误的用词,但总有一些东西是你不喜欢的。就我个人来说,我不太在意是否有人讨厌我的工作。”

Raf Simons :“设计师的工作就是,我们选择和衣服、时装秀和摄影师,还有其他一切一起工作。虽然如此,我们仍然需要直接表达。如今有那么多人都在评论时尚和时尚行业,有些人会把自己的经验拿出来炫耀置于所有人之上,但我不喜欢这样。我是那种很喜欢倾听年轻声音,搞懂年轻创造力的人。”

2.“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有时候,你就得闭嘴。”
Miuccia Prada:“我很喜欢我的观点能被更多人听到,这是很有趣的部分。去跳出一直以来自己面对的小小的精英圈子。然后可以面对不同的人。同时,那些评论或者聪明,或者笨拙。能说话的人越来越多,整个世界都在发生,但也不一定能得出什么更高明的结论,世界就是如此。”

Raf Simons:“我对于否定意见无感。但我不能否定自己。有时候我会觉得,为什么我会因为一些我不认识的人写了一些关于我的时装秀的丑陋评论而遭到惩罚?为什么我没有办法还击。后来我明白,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有时候,你就得闭嘴。不过 Miuccia Prada 和我如果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我们就应该有一些方法去表达,关于我们的品牌,其他品牌。这并不是跟好与坏有关,而是要表达一种观点。”

3.“我们的生意要越来越大,我们可能真的需要政治正确”
Miuccia Prada:“我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否可以真的非常迅速地传播出去。因为我们的生意要越来越大,我们可能真的需要政治正确。如果体量很小,你可以随心所欲。但如果你是一个大品牌,或者你在一个大集团,你就会变得更在意道德。然后,你就会变得越来越保守。”

4.“消费者总是对娱乐感兴趣,但这不一定正确”
“时尚仍然有勇敢品质,有很多设计师都在冒险。可能有时候我们做的事看起来有点奇怪,纯艺术和时尚之间也是有分界线的。我一直更倾向于做实穿的衣服,否则我会改变我的工作会成为艺术家。我是一个时装设计师,我实际上也是在做生意,但同时我们也想变得更有创意,甚至想要去改变一些边界。另外,消费者总是对娱乐感兴趣,比如下次如果 Prada 的设计让 Raf Simons 来做,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很感兴趣。但这不一定是正确的。所以对于你要做的决定,你应该小心一点,不要被‘娱乐至死’而迷惑。”



5.“离开 Dior 本身并不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但很多人都大惊小怪”
Raf Simons:“离开 Dior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发现做一个创意总监和经营自己的品牌不是同一回事。很难得,这两件事我都做了。做自己的品牌是自己需要去建造的东西,就像你自己的孩子。当你是一个创意总监,你仍然是在养孩子,只是不是自己的孩子而已。”

Raf Simons:“我之前在 Jil Sander 的女装部工作了 7 年,Dior 的时间更短一点,只有 3 年半。我意识到除非你到了某个品牌做了创意总监,你是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我只是觉得 Dior 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他们。这很复杂。我也并不觉得离开 Dior 我变得强大,我还是老样子。‘离开 Dior ’本身并不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但很多人都大惊小怪说,‘天呐,你离开 Dior 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离职时也并没有争吵,我只是做了一个快速离开的决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我是比利时人,但鉴于我想要的和我看问题的方式,我的要求会很高。我不想要把我的东西强加给 Dior 。我知道如果我延长合同期会发生什么,这可能不是我想要的。我脑子里面有一个 Dior 的发展方向, Dior 也有一个它自己的发展方向。我希望他们做得越来越好,但不属于我的规划。”

“整个时尚界都为这件事感到震惊,他们都在说你不能离开 LVMH,你不能离开 Dior。有时候我很讨厌时尚圈的这些言论,那种歇斯底里。当一个人有了一个新的职位,或者离开一个公司,总有那么多的围观和猜测。整个体系都给你施压,品牌也跑来施压。我总是在想能不能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怀念那些还算平静的日子,当时我才刚刚开始做自己的品牌,当时大家还不会那么严肃地注意到我。”

6.“所以即使设计师能做出好看的衣服,但如果他的理念我并不赞同,我就不会穿”
Raf Simons:“我穿 Prada 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我喜欢这件衣服,还因为 Miuccia Prada 某些想法和我也有关联。现在全世界的品牌都能做出好看的衣服,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如何去做好看的衣服,设计好看的布料。我对这些事情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即使设计师能做出好看的衣服,但如果他的理念我并不赞同,我是不会穿的。这点可能和很多人不同。”

7.对于很多人来说,时装是否没有意义?
Raf Simons:“很多人选择衣服的标准是因为这让他们看起来更好看。我认为这是时尚在过去 10 年变得很不一样的原因。你在这个品牌选择一件衣服,那个品牌来一双鞋子,另一个品牌再选一个包包。就我的成长经历来说,我总是能看到那些山本耀司女人、Helmut Lang 女人或者 Prada 女人,这种选择是基于文化和心智的。”

8.如何寻找原创?
Miuccia Prada:“我喜欢一些全新的理念。但现在很多时候你都能感觉‘太阳底下,再无新事’。创新的关键是你要在一个语境下探讨一件事,以及你如何选择将不同的东西放在一起来讨论。比如,你可以研究一下快闪店,女人为什么喜欢粉色等等。所以,接下来你的那个系列是为了表明显著性。”

9.比利时并没有悠久的时装史,但大家又都想做点什么
Raf Simons:“当谈到时装、设计或者生产时,比利时并没有什么悠久的历史。所以借着 Martin Margiela,Dries Van Noten 和 Ann Demeulemeester,市场突然开始讨论比利时时尚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既然比利时没有生产上的优势,也最好不要将比利时和巴黎、意大利拿来相提并论。”
Raf Simons:“不过有意思的是,正是因为在这个国度没有时装史可言,所以大家都想做点什么,可能最开始他们还羞于表达。由于比利时是一个小国家,所以我们内心也感觉到一些渺小,但同时也会生出一些其他东西。这是一种精神现象,你可以在比利时年青一代的人身上感受到他们呼之欲出的东西,但同时他们又腼腆和勉强。在时尚界,那些声音越大的人不一定越有观点。总之,年青一代,或者接下来的一代人想要如果想要在时尚界崭露头角会和我们之前遇到相似的境况,国家并不能给予我们什么,比利时不能给他们提供一个完整的体系。但是看看意大利、美国、法国,他们早就建立了一个时装体系,一种架构。我觉得,诸如 Martin Margiela 这样的设计师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无法解决时装体系和结构的问题。他是一个很有创造力的人,但他也不是能解决‘体系’问题的人,要不是他的合伙人 Jenny Meirens,可能他不会出名,我们也不会听到他的名字。”




10.时尚已经民主化了,精英主义是否还有价值?
Miuccia Prada:“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精英主义’这个字就不是一个好的能指了,它听起来就和‘奢侈品’三个字一样,很糟糕。但如果‘精英主义’代表的是‘学习’、‘研究’、‘阅读’或者是‘讨论’,那它就是好的。”

Miuccia Prada:“当有人跑来和我讨论奢侈品时,我会拒绝。因为我讨厌这个词,以及所有讨论它的人,不管他们是说奢侈意味着得有一颗大钻石或者去乡村漫步,我都不喜欢。我个人认为关于奢侈品的任何讨论都不会对。至于‘精英’两个字也不能好到哪里去。”
Raf Simons:“和‘精英’相关的一定是时尚等级制度。所有人都可以买票去看演唱会,但是时尚界基本还是和设计师、时装屋相关,他们可以决定谁可以来时装秀。我不知道这是对还是错,但我很想探索一下它其他可行性。比如我最近的一个走秀,就没有放座位,观众站着就把秀看了。”

11.设计师也可以三年才出一个系列,但公司的钱包不会开心
Raf Simons:“音乐界和建筑界都有他们自己的体系,就好比时尚界总会提前 6 个月设计好成衣。但作为设计师,其实我们也是有选择的。比如 Miuccia Prada 也可以说她每年只愿意推出一季衣服,然后在任何时候来场走秀。当然很多人都会去看。然后 Miuccia Prada 随心所欲了,她开心了,但这会让公司和公司的钱包开心吗?不一定。就我自己的经验来说,我可以让我的品牌每年有两场走秀,但我也可以每三年才有一场走秀。为了让我自己开心,我可以这么干。但我也同时会知道这会带来一些经济上的问题。这总会和你自己的意愿相关,关于你想要什么和不想要什么。”

12.“我的工作逼迫我去思考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东西”
Miuccia Prada :“当你做时装设计时,你会觉得思想很纯粹。但我的工作逼迫我去思考一些不那么美好的东西,比如哪些东西是不好的,哪些卖不了钱。这逼迫我看到现实,去弄懂他人的需求。这是我工作中重要的部分:直面现实。如果一切进行顺利,那挺好。但我很在意是什么会阻碍工作,这也很重要。”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s450.photobucket.com10magazine.com

copyright_q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