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4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EE LAUDER
Creative Director, m.a.c,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EE LAUDER
Marketing Director, le Labo,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PUMA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pecial Assets – Governance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 佛罗伦萨小镇 奥莱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Auditor Quality Assurance Cobra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Head of Costing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经理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10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爱马仕将一家教人DIY“铂金包”的工作室告上法庭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10月9日

日前,韩国首尔地方法院就法国奢侈品巨头爱马仕(Hermès)对首尔一家工作室 Franc Atelier 提起的诉讼作出判决,该工作室主要提供教授客户仿制爱马仕铂金包等奢侈品牌标志性手袋的手工课程。


法院裁定,Franc Atelier 的这类教学行为违反了韩国的《不正当竞争预防和商业秘密保护法(Unfair Competition Prevention and Trade Secret Protection Act)》(以下简称 UCPA ),责令该工作室立即永久停止这种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向爱马仕支付赔偿金。

近年来,韩国兴起的这类奢侈品手袋仿制课程教学让奢侈品牌主们感到担忧。在没有品牌授权的情况下,很多小作坊或工作室就提供已经剪裁好的、易于组装的材料,然后教授客户用简单的缝纫技术将其拼装好,让客户能以远低于正品的价格获得自己梦寐以求的“奢侈品手袋”。

本案中的 Franc Atelier 工作室之所以被爱马仕起诉,正是因为提供讲授如何仿制爱马仕标志性手袋(铂金包和凯莉包)的课程,并向学生客户先行出售了 DIY 材料包。

首尔地方法院裁定,该教学行为“可被视为等同于直接使用了爱马仕的源标识符”,即爱马仕商标(爱马仕在全球范围内对其铂金包和凯莉包外观保有商标权,因为这两款手袋本身的装饰元素就能像品牌名或标识一样表明来源),违反了UCPA禁止使用与他人商品名称、商标或包装相同或相似的标识,造成彼此间混淆的规定。尽管UCPA 条款中并未明确提到“教学”是一项被禁止的行为,但法院强调该工作室已经不是单纯地教授学生一般手艺,还向学生提供了形状与爱马仕标志手袋相同的材料,并特别指导学生如何使用提供的材料制作手袋。

此外,法院还认定,在教授学生如何制作仿冒手袋的过程中,Franc Atelier 本质上是参与了非法制造和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行为,UCPA 同样也禁止这类行为。

首尔地方法院还就本案中提及的“教学”行为给出了宽泛界定,包括:仿制手袋课程的广告营销、回应学生的提问、学生对专题课程的选择、在课堂上出售仿制 DIY 材料包、向学生教授课程、让学生在课堂上仿制手袋。

爱马仕这一突破性的胜诉大幅拓宽了在韩国可能被视为不正当竞争的行为范围,也为所有奢侈品公司保护商标不被此类工作室课程滥用提供了先例。

此前7月,爱马仕刚刚在韩国打赢了一起长达5年的手袋设计维权官司。韩国最高法院裁定韩国潮流手袋品牌 Playnomore 确实违反了《不正当竞争预防和商业秘密保护法》,禁止该品牌再生产模仿爱马仕铂金包和凯莉包的手袋款式。



(上图:Playnomore 模仿爱马仕铂金包和凯莉包的手袋)

6月,巴黎检方还破获了一起爱马仕前员工造假售假团伙案,该团伙从意大利供应商处获得鳄鱼皮原料,从爱马仕的工厂走私拉链和其他零部件,并由4名熟练的皮革工人进行手工缝制,最终以每件2.35万至3.2万欧元的价格出售假包,每年可获利约200万欧元。

丨消息来源:综合英文网站 The Fashion Law;LEXOLOGY;《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Hermès 官网;The Fashion Law

 

Copyright © 2022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