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8
工作信息
ESTE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EE LAUDER
Creative Director, m.a.c,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PUMA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Ftw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Senior Manager/Head of Ecommerce Operati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Regional Assortment Planning-South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Manager Material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ESTÉE LAUDER
Executive, Retail Operations, Retail,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Consumer Engagement Manager, Estee Lauder,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产品教育家 成都新店
正式员工 · Chengdu
LULULEMON
门店经理 佛罗伦萨小镇 奥莱
正式员工 · Tianjin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Auditor Quality Assurance Cobra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Head of Costing Footwear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上海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深圳
正式员工 · Shenzhen
LULULEMON
门店副经理,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团队领航家,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LULULEMON
兼职产品教育家, 北京Skp店
正式员工 · Beijing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6年10月2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Adidas 迎来新一届 CEO,盘点股东对他的三大期望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6年10月24日

今年10月,全球第二大运动品集团 Adidas(阿迪达斯)即将迎来一位新的 CEO:来自丹麦的 Kasper Rorsted,他面临的首个挑战,便是如何缩小 Adidas 和其多年以来的竞争对手 、全球第一大运动品集团 Nike 之间的差距。

新股东的选择
Adidas 的现任 CEO Herbert Hainer 自从2001年起,便一直担任这一职务。他的反对者认为,尽管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集团销售额总计增长了约三分之二,但是集团的利润率却并没有上升,2015年的营业利润率仅为6.3%,远低于Nike 的 14%。

去年,埃及巨富 Nasser Sawiris ,Southeastern Asset Management 的创始人 Mason Hawkins 和比利时亿万富翁Albert Frere 等数位新投资人收购了Adidas 的部分股权,Sawiris 和 Frere 指派的一位代表便成为了Adidas 董事会的成员。此后,董事会选择了 Kasper Rorsted 担任集团的新 CEO。

Kasper Rorsted(下图) 此前曾在德国消费品集团 Henkel(汉高)任职,并大幅提升了集团的盈利能力。在德国汉高任职期间,Rorsted 出售了集团旗下 80%的品牌,将大量资源投入到了更加著名的顶级品牌,比如 Persil 等。他对成本的控制也非常严格,将许多重要的部门外包给了价格较低的海外国家。此外,为了重振汉高在美国市场的表现,他曾在美国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些因素都满足了投资人对他的部分期望,包括降低集团成本、继续推动美国市场发展、精简旗下品牌等,投资人对他充满信心。自从1月宣布他将担任 Adidas CEO之后,Adidas 的股价已经上涨了约三分之二。

争夺美国市场


依靠与 Kanye WestPharrell Williams 以及体育界明星的合作,加上大量的营销投资,Adidas 已经开始逐渐从 Nike 手中夺取美国市场份额。Nike 本周发布的最近季报显示,尽管销售和利润都实现了增长,但是市场份额却在 Adidas 和 Under Armour 的竞争下,逐渐缩小。(详见《华丽志》报道:“Nike 最新季报销售利润均超出市场预期,为什么仍遭华尔街看衰?”)

但是这并不能让投资人满足。一位投资人的研究表明,到目前为止 Adidas 在北美的市场依然主要集中在时尚领域和顶级大城市,在体育市场和二三线城市的表现还有很大上升空间。因此,投资人对Rorsted 的重要期望之一,便是能够继续发力北美市场,进一步侵占 Nike 的市场。

但是相比来自德国的 Adidas,作为美国公司的 Nike 在北美拥有“主场优势”。为了弥补这一差距, Herbert Hainer 在 2004年以 3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同样来自美国本土的体育品牌 Reebook(锐步)。但是这笔交易的效果却并不理想,在接下来的十多年里,锐步在困境中挣扎,甚至成为了许多股东急于抛售的“不良资产”。







精简品牌组合
正因如此,许多股东对Rorsted 的另一期待,便是能够精简旗下品牌组合,出售以锐步为首的表现不佳的品牌,对产品组合和销售结构进行评测和调整。此前,Hainer 一直坚持拒绝出售 Reebok,并表示其表现已经好转,未来将会从健身行业的快速发展中收益。

Adidas 的股东之一,零售基金 Union Investment(联合投资) 的投资经理Ingo Speich 表示:“我们希望 Rorsted 能够将对公司的产品组合和销售结构进行调整,作为他上任之后推动 Adidas 发展的第一步。”Ingo Speich 也是 Herbert Hainer 的反对者之一。


Adidas 的股东之一,Deutsche Asset Management 的一位基金经理 Tim Albrencht 表示:“我们需要对锐步进行重新评测,他们的表现影响了整个公司的利润率。”


不过,想要抛售锐步并不是一件易事。德国私人银行 Bankhaus Lampe 的分析师 Peter Steiner 表示,由于锐步目前和 Adidas 的合作关系非常深入,想要出售锐步会非常困难,出售的可能性只有30%,出售价格也可能仅为 20亿美元。




此前,Adidas 集团已经决定出售旗下处于亏损的高尔夫业务(包括:TaylorMade、Adams、Ashworth 等知名品牌),专注发展集团核心的运动服饰和鞋履业务。

控制成本,提高效率

部分投资人认为,Rorsted 应该减少新门店的开设速度,并采取与 Nike 相似的策略,着重发展优质地段的旗舰店和电商业务。



截至去年,Adidas 在全球共有 2722家门店,并计划在 2020年之前开设另外 500到 600家新门店。在电商方面,Adidas 计划在2020年之前,将电商销售额增加到20亿欧元。这一数字相比 Nike 预计的 2020年 125亿美元的电商销售额,差距非常巨大。



投资人预计,Rorsted 将利用他在汉高任职的经验,改进 Adidas 的外包,物流和广告系统,提高效率。不过,由于体育赞助相关的费用非常昂贵,想要降低营销方面的成本十分困难。



另一种提高效率的方式,则是精简商品组合。Adidas 计划在 2020年之前,减少四分之一的商品种类,主攻销量更好的 Superstars 或是 UltraBoost 等系列。

今年 11月3日,Adidas 将公布季度财务数据,届时 Rorsted 将首次作为CEO 公开发言,但是分析师预计,他将在明年 3月公布集团的全年表现时,给出更加具有实质性内容的发言。


(消息来源:路透社)

(图片来源:领英;锐步和Adidas 官方网站)

 

Copyright © 2022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