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3
工作信息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Watson'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Kid’s Brand Marketing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urchasing Excellence Process (Assistant) Manager - Gover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enior IT Secur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Merchandising Manager la Roche Posa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 Loreal Pari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Assistant Manager, Helena Rubinstei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Operations Manager - Data & Analytic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Crv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Key Account Manager, Cpd, o+o, Modern Trad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HR Manager bj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Goal-Business Analytic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Women’s Brand Marketing Sport Lifestyle Director,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 Nbhd sr. Strategic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nkrs sr.Business Mr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Marketing Manager, Tom Ford Beauty,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A LA SOURCE...
Responsable Commercial Export Asie (H/F)
正式员工 · CENTRAL
NIKE
gc Consumer Direct Marketing Digital Director – Nike.Com/App/mp/Targeted Comm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4年7月24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8旬老人带领酒店业大象起舞-万豪主席专访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14年7月24日

《华尔街日报》的记者 Alexandra Wolfe 最近走访了万豪国际主席,畅谈酒店业的未来。

82岁的 Bill Marriott 担任这家价值 190亿美元的酒店管理公司主席已经超过40年了,虽然年事已高,但他已经厌倦了老式酒店千篇一律的花窗帘和白桌布。他希望旗下未来200家新开的奢侈酒店和 lifestyle酒店配备新款的平板电视、木地板和热闹的酒吧, 取代那散发着霉味的床罩和毛茸茸的地毯。





“我们必须变的很酷!”Mr. Marriott先生坐在他的办公室中感叹道,这里是最后一个保持老式万豪风格的地方,他在位于Bethesda, Md.的公司总部办公室中围绕着油画、老照片,还有一艘船模,这肯定不是万豪酒店未来的样子。公司的创新实验室在几个楼层下,模拟客房建在一个巨大的展览空间中,由20岁左右的年轻人进行体验。


今夏晚些时候,万豪将推出新的连锁酒店——Moxy Hotels,目标人群定为千禧年的一代人(年龄大致在18-33岁)。在与Inter Hospitality Holding的合作下,酒店将采用小户型,低成本的房间,配备了快餐食品,有种硅谷创业公司的感觉。“在未来的四年里,我们60%的业务目标人群都是千禧一代,”Marriott先生笑谈道:“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在进步。”


身着灰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的 Marriott先生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年轻人,但他却像年轻人一样使用社交媒体,并从中了解新一代消费者的消费需求。“它改变了业务增长的整体状态,”他说道。“十年前如果你说我们要评估社交参与度,我肯定会问‘你到底在说什么?社交参与就是在大堂和人打招呼吗!’ ”


Marriott 先生在1950年代上大学时便进入了酒店行业,当他在Hot Shoppes工作时,他的家人在犹他州盐湖城开了连锁餐厅。“那时我最喜欢制作气泡饮料,圣代冰激凌,但是我也得刷盘子打扫卫生,”他回忆道。从犹他大学毕业后,他在海军服役了两年,并曾在航空母舰上工作。“1955年在加纳,我第一次见到身着比基尼的泳装女郎。”


1957年,他回到犹他州老家后一年,他的家人就买下了他们的第一家酒店,Marriott先生主动向父亲请缨管理这家酒店,很快他们就发现经营酒店要比开餐厅更赚钱。经过多年努力,1972年他成为了 CEO。在1980年代后期,为了扩大业务,公司卖掉了大部分的房地产并转型成为了一家酒店管理公司:替他人管理资产并收取费用。经过多年经营,公司收购了一系列酒店品牌,包括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Carlton),万丽酒店(Renaissance)和普罗提酒店(Protea Hotels,非洲最大的连锁酒店)。


多年以来,Marriott看到了生意中的巨变。他说道:“今天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了。在我年轻时,人们去酒店是走进大厅,在前台办理入住,如果觉得饿了,还会到餐厅里吃个汉堡。但是现在,人们办完入住就会放下行李回到大厅,使用电脑或者和朋友见面。”


七年前,为了应对这种变化,万豪集团发起了一项叫做“The Great Room”的项目,抬高酒店大厅的天花板并扩大休息区,为顾客提供一个专门用来工作和社交的区域。


除了对焦点人群进行研究,Marriott 先生还提到,现在公司也会从社交媒体收集数据。例如:会询问顾客关于如何能改善旅行的想法。当有人反馈要求设置拥有健康食品的自动贩卖机时,万豪公司出钱买机票,请她到伦敦的农贸市场寻找可以被储存在自动贩卖机里的食品。万豪集团计划今年秋天在芝加哥推出首个新型营养自动贩卖机——带有新鲜水果和能量棒。





万豪集团的新品牌酒店中还根据现代消费的需求重新设计了房间。千禧一代习惯把随身物品都留在手提箱里,所以公司将衣橱做的更小,而电视和浴室变得更大。很多酒店的房间都已经不再设有办公桌。 最新在伦敦和伊斯坦布尔推出的酒店品牌 Edition (上图)集合了许多现代派元素,把重点放在房间以外的公共休息空间和景观餐厅上– 该酒店与设计师 Ian Schrager合作,2015年底还将拓展到两个新地点。 Edition 酒店50%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食物与饮料,而非房费。


去伦敦的时候,Marriott先生并不会住在这种酒店中。他更喜欢万豪管理的老派酒店——Grosvenor House。“我并不太习惯这种酒吧风格,”他说道。作为一名摩门教徒,他的宗教不允许饮酒,但他的信仰并不影响他的生意。


Marriott先生也对公司作出调整以适应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尤其是来自中国的顾客。他谈到,去年有1亿中国游客到海外旅游,到2020年,这个数字有望翻番。为此,万豪集团开展了让更多前台人员学习普通话的项目。“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我们会提供美味的中国菜肴和中文菜单,特别是在像旧金山、纽约和芝加哥这样的门户城市中。中国顾客想在这里购物,想到市中心区去,他们在一次旅途中的花费是我们的两到三倍之多。”


他的家族基金也在中国赞助了一个25所酒店管理学校的计划,为未来四年计划在亚洲建设的350家酒店培训员工。“在未来的三四年中,我们会每星期开一家酒店,”他说道。


他希望运用更多的先进技术。万豪酒店现在可以使用手机登记入住,下一步将增加手机退房功能。很快,顾客就可以使用他们的智能手机打开房门,并提前选好他们想要的房间。


这是一个40多年由同一个领导人领导,但依然不断变化的公司。Marriott 先生知道公司需要灵活性。他说道:“你身边围绕着许多优秀的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倾听,并且在你问他们的想法之前,不能让他们知道你在想什么。一旦他们知道了你的想法,大多数时候他们就会按照你的思路去做。”


他努力做到行事果断。“如果你要做出一个决定,你不能没完没了地分析,直到错失了机会,”他说道。“1995年,我们以2亿美元收购Ritz-Carlton 49%的股权时,我们并没有对它做太多的调查”。(1998年万豪收购了余下的股份,金额未被披露)也许我们付出的价格过高,但我们就那样做了,而且收效很好。”


自那时起,Ritz-Carlton酒店已经从31家增长至85家。由正装和牛排晚餐所代表的奢华的概念也已经改变。Marriott先生提到丽思卡尔顿精品度假村(Ritz-Carlton Reserve)这个品牌,包括位于波多黎各重新打造过的 Dorado Beach酒店(下图),这里曾是1950年代好莱坞影视名流徜徉的休闲胜地,现在的房费平均每晚高达1,100美元,即便是这样地方风格也变得越来越轻松自如。


Marriott先生仍然记得 Dorado Beach酒店曾经的样子,在1960年代,他和妻子经常会去那里。“当年我觉得这里是神话般的存在,”他叹了口气,然后很快笑着说,“但我觉得它现在的样子更好。”



Copyright © 2021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