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4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Social Commerce Product Manager - Regional Digit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Progra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Digital IT Project Manager - CRM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Payroll & Hris Implementation Manager - North Asi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 Digital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Key Account (Assistant) Manager, 3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mber Growth Insights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ssistant Trade Marketing Manager,Ny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Protection Manager - gc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Business Develop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MUNELLO & ASSOCIATI SRL
Responsabile Amministrazione Filiale Cinese
正式员工 · QUANZHOU
NIKE
Assistant HR Manager - Retail Stores/Marketplace Initiativ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ssistant HR Manager – Retail Stores, South China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L'OREAL GROUP
Lrp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Legal Manager – Legal Innova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Cyber Security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Cyber Security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12月1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71岁的优衣库老板暂不退休,希望接班人是女性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12月1日

柳井正强调,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永远不会真正退休,他对业务的热情仍然一如既往,规模越大的船对掌舵者的要求也越高,接班难正成为奢侈时尚零售巨头老板们最头疼的问题。


 
据时尚商业快讯,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日前发布公告,柳井正、半林亨、服部畅达、新宅正明、名和高司、大野直竹、冈?健、柳井一海及柳井康治九名董事在新一轮投票中均获选,继续出任董事。
 
深有意味的是,柳井正今年已经71岁,此次连任代表他70岁退休的计划再度被搁置。柳井正从65岁开始就萌生退意,但退休时间却一再推迟。

尽管目前来看,柳井正距离退休又更远了一步,但他已经开始有意物色接班人,坦承自己当下最重要的工作是培养下一代领导人,并透露他理想的接班人为女性,因为她们足够坚韧,也会更加注重细节与审美。他还强调,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永远不会真正退休,他对业务的热情仍然一如既往。
 

简单的款式,多样的颜色外加舒适的面料和合适的价钱,优衣库迅速成为日本国民服装
 
有业界人士指出,困扰柳井正的是人才缺乏和流失的问题,他对于新一代经营者候选人非常挑剔,这与他个人的成长经历有着很大关系。靠卖基础款成为日本首富的柳井正曾透露,从事家族企业工作或时尚事业,都不是他的本意。
 
柳井正于1949年2月7日在日本山口县宇部市中央町出生,诞生在了一个服装世家,不少亲戚都在九州岛或山口县经营服装店,他的父亲柳井等也在1949年开了一家名为“小郡商事”的男装店,主要向银行或证券从业人士发售西装。1964年,这家店由个人持有改为小郡商事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从小耳濡目染的柳井正在最开始并没有想要接班父亲的事业,为此特别报考了东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以尽可能地远离家族。毕业后,柳井正进入百货卖场JUSCO工作,却迟迟没有找到明确的方向和目标,最终决定辞职,回老家继承家业。
 
1984年,柳井正正式成为小郡商事的社长,开启在时装界的职业生涯。基于在JUSCO的工作经验以及他在旅游时受到Benetton、Gap和Esprit等欧美服饰品牌的启发,柳井正认为小郡商事从产品到经营模式都存在很大问题,遂着手改革,并于同年6月2日在广岛开设了第一家优衣库专卖店“Unique Clothing Warehouse”。
 
一时间,无法接受新事物的老员工纷纷离职,只剩一人陪着柳井正,二人需要包办进货、库存整理、销售甚至打扫等所有工作。柳井正后来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直言,当时的这段经历对他来说既是一个巨大挑战,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得益于独特的产品策划、开发以及销售体系,“Unique Clothing Warehouse”很快地在市场中站稳了脚跟,为更好地让消费者记住,柳井正最终把品牌名称改为视觉更加鲜明活泼的“Uniqlo”。
 
1991年9月,优衣库母公司社名由“小郡商事株式会社”改为“Fast RETAILING(株式会社迅销)” 。1994年4月,优衣库直营店铺数量超过100家,同年7月在广岛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
 
简单的款式,多样的颜色外加舒适的面料和合适的价钱,优衣库迅速成为日本国民服装,再加上越来越被日本社会所接纳的“大众价值观”的熏陶,优衣库在日本老中青三代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1998年,优衣库年销售量高达200万件。
 
对于上层人士而言,比起花样繁杂、每季都出新款且动辄几千上万的奢侈品牌,优衣库的基础款才是日常穿着的最佳方案,也能更好地凸显个人魅力。对于打工一族来说,售价不超过百元的优衣库T恤毫无负担,且不存在过季的担忧。
 
在不断试错中成长的柳井正有着比他人更前卫的意识和市场敏锐度。2004年,当Zara、H&M等欧洲快时尚巨头还在凭借廉价和速度抢占份额时,优衣库却发布《全球质量宣言》,承诺不再生产低价、低质量的服装。柳井正直言,”我想因提供优质的服装而受到重视,以便宜而出名是可悲的。”
 
优衣库还把创新视为第一要务,旗下的常规产品无论是品质还是性能,每年都会有所提升。这家日本服饰企业延续了日本人对于工作本质的追问,近年来一直在探讨衣服本身的意义,以及衣服对于生活与社会的影响,因此得以跳出时尚潮流的更迭与循环,塑造了“服饰科技企业”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新角色。
 
如今,柳井正已实现了让优衣库成为“亚洲第一个真正的全球服装品牌”的目标,在22个国家或地区拥有超过2200家门店。除优衣库外,迅销集团旗下的另一平价品牌GU也在崛起,收购的Theory、Helmut Lang和J Brand等品牌也正步入正轨。
 
在谈及自己的成功时,柳井正表示自己的哲学是“一胜九败”,他认为重点在于尝试,错了也没关系,重要的是经验,“创业不需要有什么特别的资质。我认为几乎所有人都能创业,重要的是自己做做看。不论失败几次都不气馁地持续挑战,在这样的过程中才能培养出一位经营者。”
 
另有分析人士认为,柳井正对市场的精准判断和成功的用人哲学是让优衣库成为全球化品牌的关键。2014年,优衣库被《Cheers》杂志评为年度“新世代最向往企业”,不仅受到年轻人喜爱,也是全球雇用人数最多的日本企业之一。
 
为更好地吸引人才,迅销集团从去年起加大对组织体制的改革力度,不仅把约1.6万名兼职人员转为正式员工,还积极推进建立优厚的培训制度等,从2020年春季入职的员工算起,在日本国内外转岗的新入职员工的起薪将提高约20%,对于各部门高管,将通过进一步明确责任来促进成长。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6月柳井正任命集团高级副总裁赤井田真希出任优衣库日本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优衣库历史上第一位女性 CEO,被视为最有可能的接班人。现年41岁的赤井田真希于2001年加入优衣库,曾在日本东京、中国上海等地的优衣库门店工作,2020年这场疫情对她而言无疑是一道考验。
 
无独有偶,掌管着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的法国首富Bernard Arnault也已经年届71岁,他的交班同样引起业内高度关注。
 
巧合的是,Bernard Arnault正式发力奢侈时尚行业的起点也是1984年,他把LVMH经营成坐拥近80个奢侈时尚品牌巨头的经历好比奢侈品行业的《孙子兵法》,本人更是被称为“穿开司米羊绒衫的狼”。
 
和柳井正不同,Bernard Arnault似乎更愿意把棒交到自己的孩子手中。
 







随着Bernard Arnault年事渐高,其家族财富越来越多,培养接班人、实现平稳过度成为要务
 
据时尚商业快讯,LVMH于今年6月任命Bernard Arnault的儿子Frédéric Arnault为奢侈腕表品牌Tag Heuer泰格豪雅首席执行官,Frédéric Arnault年仅25岁,泰格豪雅则是LVMH旗下销售收入最高的腕表品牌,年收入约为10亿欧元。
 
Frédéric Arnault是Bernard Arnault家族中第四个登上管理层的子女。他是Bernard Arnault的第四个孩子,也是后者与钢琴家Hélène Mercier的第二段婚姻中所育三子中的第二个孩子。
 
Frédéric Arnault简历十分出色,毕业于法国顶尖大学、同时也是父亲母校École Polytechnique理工学院的应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专业。此后他在Facebook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之后又进入咨询公司麦肯锡。他还遗传了父母对钢琴演奏的热爱,曾与莫斯科爱乐乐团合作,掌握了法语、英语、德语和意大利语四国语言,被法国媒体誉为父亲的得意门生。
 
2017年,Frédéric Arnault加入泰格豪雅,负责管理该品牌智能手表的开发,成为五个兄弟姐妹中唯一一个在集团钟表和珠宝部门任职的人。2018年10月,他被任命为泰格豪雅的首席战略和数字官,与时任首席执行官Stéphane Bianchi推动品牌数字化转型。
 
Bernard Arnault五个子女中在LVMH资历最深的长女Delphine Arnault也是接班的热门人选。
 
去年年初,Delphine Arnault正式加入集团董事会,成为首个加入LVMH董事会的Arnault家族后代,45岁的她是董事会中最年轻的成员和第二位女性成员。Bernard Arnault在一份声明中强调,Delphine Arnault加入董事会将有利于集团更好地推动年轻化发展。 
 
目前Delphine Arnault还在集团最核心的奢侈品牌Louis Vuitton负责管理产品部门。她涉足奢侈时尚行业长达20年,拥有丰富的零售和管理经验,是业内少有的女性高管。除Delphine Arnault和Frédéric Arnault外,Bernard Arnault的儿子Antoine Arnault和Alexandre Arnault目前也在LVMH身居要职。
 
有分析认为,虽然Bernard Arnault从未透露过其心目中的具体人选,但随着Delphine Arnault加入董事会,手中握有的权利也越来越多,Bernard Arnault的心仪人选显而易见。而其他子女也渐渐身居要职,无疑将继续加固这一奢侈品帝国的权力结构。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柳井正不断押后退休计划和Bernard Arnault对接班计划的含糊,背后原因都是时机未到。目前看来,在强者愈强这条亘古不变的定律下,主攻大众服饰的迅销集团和面对富裕人群的LVMH都仍在往前。
 
在截至9月30日的三个月内,Louis Vuitton、Dior等奢侈品牌所在的LVMH时装皮具部门收入逆势大涨12%至59.45亿欧元,领跑全球奢侈时尚行业。截至周四收盘,LVMH市值突破2500亿欧元至2512亿,创历史新高,同时也打破了巴黎证券交易所市值纪录,自今年以来累计上涨近20%。
 
与此同时,疫情的发生也没有压倒优衣库,反而逆势增长,再次突出重围。
 
在截至8月底的12个月内,优衣库日本销售额下滑7.6%至8068亿日元约合515亿元人民币,同店销售额跌幅为6.8%,电商收入则因疫情而大涨29.3%至1076亿日元约合68亿元人民币,下半财年涨幅更高达54.7%,营业利润增长2.2%至1046亿日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
 
由于秋冬较为寒冷的天气激发了消费者对秋冬服饰的需求,优衣库10月在日本本土市场的销售额录得16.5%的强劲增长,线上和线下的收入均录得双位数增幅。
 
迅销集团整体的业绩表现也未脱离轨道。2020财年,迅销集团整体销售额同比下跌12.3%至2万亿日元约合1277亿元人民币,毛利率下滑至48.6%,净利润大跌44.4%至903亿日元约合57亿元人民币。柳井正透露,随着疫情的好转,将在中国开设更多门店,预计增至3000家。
 
东京摩根大通高级分析师Dairo Murata表示,优衣库在此次疫情中表现出的强劲免疫力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该品牌的“基础款”,和时装不同,优衣库产品均根植于消费者的实际需求。
 
研究公司GlobalData的零售分析师Honor Strachan则认为,就消费意愿而言,亚洲的反弹速度会快得多,欧洲和北美等市场的复苏预计将是漫长的,这将有利于迅销集团这样在亚洲拥有庞大业务的企业。GlobalData预测,今年全球服装市场将因疫情而损失2970亿美元的收入,其中美国占到损失的42%。
 
截至周五收盘,迅销集团股价微涨0.65%至8.41万日元约合5317元人民币,自今年以来累计上涨33%,市值逼近9万亿日元约合5690亿元人民币,创历史新高。
 
虽然交班的那天总会到来,但在整体零售行业大环境依然充满变数的当下,这是一件急不来的事情。无论是LVMH的Bernard Arnault还是迅销集团的柳井正,继续把一手打下的事业握在手里似乎是唯一的正确选择。


 

Copyright © 2021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