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的时尚圈就像你对如今这个世界的感觉一样,乱得停不下来

时尚界这个大马戏团翻着筋斗度过了 2015 年,它的旋转木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转动着,它的社交媒体发布越来越随性,让人惊掉下巴的举动也越来越多......

就来看一眼今年令人惊诧的一些事件吧:有人在罗马建了一个巴黎!行为艺术家在码头上表演!有人以音乐电视的形式做了一场发布会!那么,在今年绚烂多彩、星光闪耀的时尚嘉年华上,究竟哪些人和事最终脱颖而出了呢?让我们用两只手来点一下那些重要时刻。

时间成为了热门话题

今年夏天,时间是一个人人都在聊的话题:时间好不够用,因为没有时间所以没了创造力。太多系列要做、太多差得出、太多社交媒体要维护、有太多东西要买……然后翻来覆去地重复着。然而受害的却是我们这些记者: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时间以前就以时尚界破坏者的形象出现过,但今年的这种压力达到了一个新的强度,以至于成为了导致多名设计师离职的罪魁祸首。可依然没有人知道怎么把这个循环的速度降下来。就连苹果公司也不知道。
图片来源:从左上角顺时针起,分别为Chuck Hodes /福克斯,美联社;Thibault Camus /美联社;Stefania D'Alessandro / Getty Images;Rob Stothard /《纽约时报》;Valerio Mezzanotti /《纽约时报》;Justin Lane /欧洲新闻图片社


Gucci 统治了秀场前排

一月,当亚历山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临危受命出任 Gucci 的创意总监一职时,很多人认为,无论从创造力还是商业上来说,这家公司都已经失去了吸引力。 当过完一个时装季以后,米兰那间新近装修完的 Gucci 店铺就被疯狂的时尚编辑们搜刮一空,并且似乎秀场前排一半的人的装束都来自于米歇尔先生的处子秀:要么穿着他的袋鼠毛皮室内便鞋,要么穿着他的绿色和深红花卉西装。(当《时尚芭莎》的主编 Glenda Bailey 和博主 Bryanboy 穿着同一种印花的衣服时,你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一个品牌能如此抓住时尚人群的想象力和皮夹子,这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了。
Gucci 2016 年春季系列中的款式。图片来源: Valerio Mezzanotti /《纽约时报》

 凯特琳·詹纳和塔拉吉·汉森提升了名人界的整体风范

穿上 Zac Posen 紧身胸衣和范思哲礼服后,凯特琳·詹纳(Caitlyn Jenner)迅速成为了一个时尚标志人物,而她老牌复古的魅力也在时尚和观点两个版面都掀起了一场新的辩论,即“女人味”究竟意味着什么。与此同时,塔拉吉·汉森(Taraji P. Henson)则称霸了小荧幕和红毯,她的突破性角色是《嘻哈帝国》(Empire)中的 Cookie Lyon , 在剧中,这个人物毫不掩饰地拥抱了“高级亮闪闪”风格(可参照 Moschino 、范思哲和 Tom Ford 等品牌)。而在荧幕以外,这个女演员呈现出的却是属于她本人的低调又略酷的街头风。在九月举行的艾美奖颁奖典礼上,她穿着王大仁设计的金属链肩带礼服惊艳全场,在奖项颁布之前就已赢得了胜利。
凯特琳·詹纳(左)和塔拉吉·P·汉森。图片来源:Kevin Winter / Getty Images; Mario Anzuoni /路透社

影响力无关年龄

产品更新换代背后的推手之一竟是夏洛特公主。作为英国王室的最新成员,她对时尚产业的影响力毫不亚于自己的妈妈和哥哥。小公主的最新一张照片导致了西班牙品牌 M & H 的印花女童连衣裙的脱销,正如她的哥哥乔治王子当年让 Rachel Riley 的爬装和 Petit Bateau 的背带裤全都卖断货一样。屈居亚军的玛丽亚·奥巴马(Malia Obama)则证明了并不是只有迪士尼的明星才能引领青少年潮流。圣·韦斯特(Saint West,金·卡戴珊和坎耶·韦斯特的儿子)还会远吗?
夏洛特公主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无性别风从现实走进了秀场

在 Vetements 、 Telfar 和 Public School 这些品牌把男孩和女孩在 T 台和衣橱里都混合在一起之时,男女服装之间的界限似乎越来越没有意义了。时尚毕竟是社会的投射,而我们正处于无性别的时代。为什么不让所有的消费者都能穿上这件衣服呢?这一点在时尚圈以外也有体现:潘通发布的 2016  年“年度流行色”是一个双重色——粉晶色和静谧蓝。粉色渐渐融会进入蓝色,反之亦然。
Public School 2016 早秋系列(左)和 Vetements 2016 春季系列 图片来源:Stefania D'Alessandro; Gio Staiano / Nowfashion

法国时尚界大震荡

年初的时候还极为稳定,但八月到来后,法国时尚界充满了变化。王大仁(Alexander Wang)和巴黎世家(Balenciaga)决定在三年的合作后分道扬镳,王大仁表示将会专注于自己的品牌,巴黎世家则聘请了德纳·吉瓦沙利亚(Demna Gvasalia)来接替前者的位子。吉瓦沙利亚是时尚界新贵、合作式品牌 Vetements 的主设计师,这个品牌以受到 Margiela 影响的、前卫的解构主义休闲服而闻名。几周以后,拉夫·西蒙(Raf Simons)和 Dior 也宣布分手(这次是设计师单方面的个人决定),而又在短短一周后,Lanvin 解雇了为其工作长达 14 年之久的设计师阿尔伯·艾尔巴茨(Alber Elbaz)。这两个品牌都还没有任命继任者,但不少人预测,又一轮时尚界的多米诺骨牌即将被推倒。
王大仁在他在巴黎世家的最后一场秀上。图片来源:Landon Nordeman/《纽约时报》

纽约时尚界的世代交替

定义和统治了纽约时尚几十年的三巨头——唐娜·凯伦(Donna Karan)、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和卡尔文·克莱因(Calvin Klein)现在只剩一个了,或甚至是 0.75 个。今年,唐娜·凯伦从原地打转的状态中走出,和卡尔文·克莱因一样离开了自己一手创立的品牌。和克莱因不同的是,凯伦没有被他人替代,以她名字命名的主产品线也将不复存在。相反地,唐娜·凯伦国际公司(Donna Karan International)的东家路威酩轩集团却加大了对 DKNY 这个品牌的投入:点名让 Public School 的麦克斯维尔·奥斯本(Maxwell Osborne)和周道一(Dao-Yi Chow)这两位人气设计师加入。如此一来,拉尔夫·劳伦成为了唯一一个坚持没换人的独苗,不过他也不断在想“下一步是什么”这个问题,并有史以来第一次把首席执行官一职拱手相让,交给了 Old Navy 前总裁史帝芬·拉森(Stefan Larsson)。另一个伺机而动的是 Proenza Schouler ,除了新的执行官走马上任以外,还在六月从私募股权公司 Castanea Partners 得到投资,以真正实现其品牌的全球化。
唐娜·凯伦。图片来源:Taylor Hill / Getty Images

快时尚热得一塌糊涂

今年对 Gap 、 Abercrombie & Fitch 和 J. Crew 这些传统美国大众品牌来说是无比可怕的一年:销量下滑,客户群似乎在渐渐消失不见。那边厢,业绩亮点降落到了 Target 百货头上,它和 Lilly Pulitzer 联名开发的限量系列点燃了互联网,而同样以这种策略获得成功的还有 H & M 和 王大仁还有 Balmain 的合作系列。很显然,“一眨眼的功夫你就买不到了”这种营销几乎是无底线地让人受用,不论这种形式其实有多么缺乏新意。
Balmain x H&M 系列发布前,伦敦一家 H&M 店铺外的顾客。图片来源:Rob Stothard /《纽约时报》

裸露成了新风尚

从 Met Gala 到格莱美,这些能让女星上新闻的红毯装看起来都超级透视。碧昂丝(Beyoncé)、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和麦莉·赛勒斯(Miley Cyrus)就像几乎没穿衣服一样,以此举提示众人,在典礼入口处发表声明的这种场合,少即是多。快来人,给这些女人披几件衣服。
从左到右分别是詹妮弗·洛佩兹、金·卡戴珊和碧昂丝·诺利斯。图片来源:Josh Haner /《纽约时报》 (洛佩兹和诺利斯);Justin Lane /欧洲新闻图片社

而有的人告别了这一切

时尚界是一个优胜劣汰的世界,并非每个品牌都能存活。今年我们对 Band of Outsiders 作了告别,不过我们至少知道明年它会在创始人斯科特·斯腾伯格(Scott Sternberg)的手下以另一种形式回归。此外和我们告别的还有一众设计师和他们的同名品牌:里德·克拉科夫(Reed Krakoff)、克里斯·冯·阿斯切(Kris von Assche)和乔纳森·桑德斯(Jonathan Saunders)。Marc by Marc Jacobs 被 Marc Jacobs 吸收,Burberry London 、 Burberry Brit 和 Burberry Prorsum 也被合并归入到 Burberry 这一品牌之下。永别了,多条产品线;你好,简化了的、有着多个价位的产品。但如果你要认为这些意味着在 2016 年事情会慢下来,那么我这儿有一副拐想要卖给你。
乔纳森·桑德斯。图片来源:Samir Hussein / Getty Images

 翻译 熊猫译社 Ariel Yang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copyright_qdaily

服装服饰 - 服装传媒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