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4
工作信息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 Application Security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Clc Wms Product Suppor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uzhou
ESTÉE LAUDER
Manager, Innovation Category Strategy & Project Managemen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Mong Kok
NIKE
Director,gc Sports Marketing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sr. Supply Chain Capabilit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usiness Merchandising Manager of Nike App, Nddc (Nike Direct Digital Commer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Marketing Tech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 gc Technical Product Management - Consumer & Marketplace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Manager, Performance Marketing Engineering-Software Engineer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nager, gc Nike.Com/App Busines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Product Manager, Data & Analytics (Commercial Analysis, gc Insigh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Function Manager, Integrated Marketing (Ecommerce & Digital), tr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Sales And Education Executive, Tom Ford/Darphin/Kilian, Travel Retail China Hainan Based
正式员工 · Haikou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Marketing Manager, Aveda,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NIKE
Senior Merchandising Manager – Jordan Men’s Footwea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Financial Planning Manager, Nso Fin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reater China Jordan Brand Art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c (Greater China) Intellectual Property (ip)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2月2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2000-2009 风尚十年

记者
CFW
发布日期
2010年2月2日


  在2009年末,英国《每日电讯报》对2000年至2009年这十年的潮流做了回顾,挑选了时尚潮流十年的赢家和输家,从而我们看到从对零号模特大加痛斥到一大群明星纷纷跃升为设计师的浪潮。



伊夫·圣·洛朗



  自从我们给夹克别上胸花,对凯莉穿着极小的黄金热裤的能力叹为观止,时间已经有10年了。自那时以来,我们有波希米亚的潮流,足球明星的太太和女朋友们的起起落落、肉毒杆菌和《穿普拉达的时尚女魔头》。



  新千年的激动被魅力、迪斯科与金光闪闪的时尚迷恋所标记。《时尚》杂志的2000年第一个封面的明星是巴西模特吉塞尔·邦辰,詹妮弗·洛佩兹、凯莉和碧昂丝,她们因衣着小而暴露的风格和性感人物而大受赞扬,她们以身体的美丽概括了我们的爱好。



瓦伦蒂诺



  我们的风格灵感来源广泛,包括电视剧像《欲望城市》、名人以及诸如Sartorialist的时尚博客。但确定十年的是我们购物的步伐:高街品牌每周推出新货品,互联网带来的24小时购物优待,我们不断渴求新东西。从此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快速时尚的态度,尤其是因为道德因素和经济衰退。





 



克里斯蒂安·拉克鲁瓦



  无法预测未来十年的时尚轨迹,但对于更持久的、投资物品的情绪似乎正在取代速战速决的心情,同时为了生存,时装在审视自身。菲利普·格林爵士(SirPhilipGreen)和西蒙·考威尔(SimonCowell)之间的合作——格林韦尔娱乐公司正在酝酿中,娱乐巨头西蒙·富勒持有风暴模特管理公司51%的股份,该公司拥有超级名模莉莉·科尔(LilyCole)和凯特·摩丝(KateMoss)以及设计师罗兰·穆特(RolandMouret)的19RM品牌。这种时装、音乐及娱乐合并正处于一个重要关头,因为行业需要争取有消费能力的新粉丝(但投资者需要谨慎对待,去年10月女演员琳赛·洛翰作为法国时装屋温加罗的创意顾问的首次亮相是场灾难)。



  毫无疑问,在2010开头我们处于对某些东西的兴奋中。不过,首先是说再见和庆祝定义21世纪头十年时装的时候。



川久保铃



  趋势



  我们拥抱过运动装、穿在办公室的短裤、百搭的袜裤、男朋友夹克、军装夹克和复杂的裤子(极瘦的、木桩式,睡衣式,高腰的和哈伦式),但西耶娜·米勒(SiennaMiller,明星设计师——译者注)声称这十年最持久的趋势是波希米亚外观。





 



贾尔斯·迪肯



  现在这似乎不流行了,但大家回忆一下2004年的夏天,每个人都在穿层叠的荷叶边裙,懒散的靴子和无袖夹克。米勒无拘无束的连衣裙,镶嵌装饰钉的宽腰带和优美的散乱头发赢得了公众的想象,一下子把她推到了偶像的位置。遍布全国的Ugg靴和工作服上衣,主宰了高街时尚达两年之久,终结我们对暴露的固有看法(想想低腰牛仔裤、可见皮带和布兰妮的透明背心)。



  在2005年,罗兰·穆特的“银河”系列预示着连衣裙回归,因为我们把Ugg靴换成Louboutin尖头鞋,开辟了更有女人味的审美。这季的宽肩,是对80年代的经典轮廓致敬,鼓励这种更加成熟的穿着,其关注点在腰部,而不是乳沟和臀部,并以对人体不同的强调作为这十年的结束。



凯特·摩丝



  配件



  《欲望都市》引发对鞋的痴迷——仅举几例,Louboutin、JimmyChoo、Manolo品牌的鞋、芭蕾舞鞋和brogue鞋,此后我们的着迷点转向手袋。这些手袋的名称是:马克·雅各布品牌的Stam、克罗耶品牌的Paddington、玛百莉品牌的Bayswater、芬迪品牌的Spy和伊夫·圣·罗朗品牌的Muse,它们的价格上涨直到似乎花费超过900英镑买个手提包完全正常,与你的百安居平价物品相比,它更像是个五金件。





 



维多利亚·贝克汉姆



  2009年早些时候,美国金融网站的统计,维多利亚·贝克汉姆(VictoriaBeckham)收集的爱马仕铂金包和凯莉包必定价值150万英镑。



  同时,经典的香奈儿2.55绗缝包,宣传作为时髦包的对立面,因为它的永恒性,导致了高街品牌的急速仿制。



凯莉·布鲁克



  偶像



  我们与莎拉·杰西卡·帕克(SarahJessicaParker)的纽约魅力、莉莉·艾伦(LilyAllen)的舞会裙、艾里珊·钟(AlexaChung)的brogue鞋、米歇尔·奥巴马和卡拉·布鲁尼·萨科齐的当代杰奎琳的风范逢场作戏,而麦当娜则为50岁以上人改写了规则。我们着迷《XFactor》节目中的谢丽尔·科尔(Cheryl Cole),因为通过一系列节目中穿的礼服、蓬起的头发和假睫毛,她以自己的方式走入我们的心中,把高级时装带到了黄金时段的电视里。但我们最想劫掠的是凯特·摩丝的衣橱,甚至被称为“新凯特·摩丝”的阿格妮丝·迪恩(AgynessDeyn)也不能以漂白的短发和达克·马丁斯品牌(DocMartens)靴夺了凯特的风头。凯特·摩丝具有至高的地位,她为Topshop设计的个人系列,价值300万英镑,她已经把复杂的身份转变为实业家。我们着迷于瘦牛仔裤、马甲、运动夹克,人造毛皮和芭蕾舞鞋,都归结于摩丝,为此,我们要向她致敬。





 



安东尼·贝拉尔迪



  争议



  从凯特·摩丝受指控吸食可卡因到Primark的血汗工厂风波,出现了很多争议,但一个话题占据了主导地位:零号模特。摩丝最近受到狠批因为她说了“没有比皮包骨的感觉更好的了”,但这种争论出现在2005年,当时,美国造型师雷切尔·佐伊,其客户包括好莱坞时髦女郎妮可·里奇和琳赛·洛翰,被指鼓励她的顾客减肥,对此,她予以否认。她被《纽约邮报》誉为“佐伊蛆虫”,她的客户都佩戴超大配件——大墨镜和巨大的手袋,都强调了她们的缺点。里奇随后解雇了佐伊。



  2006年,当模特安娜·卡罗琳·莱斯顿死于厌食症后,时尚业采取了行动。马德里和米兰强制模特要达到最低体重指数,英国时装理事会进行了模特健康调查。这年,《时尚》杂志编辑亚历山德拉·舒尔曼在一封写给设计师的公开信中,对此争论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我们现在许多样衣尺寸已经到了甚至无法让那些知名模特舒适地穿着的地步。”



克里斯多夫·贝利



  穿22码服装的歌手贝思·迪图裸体出现在《爱》杂志的封面上;体型丰腴的模特劳拉·斯通是2009年12月《时尚》杂志的封面女郎,她穿着8码服装,这绝不是一个平均身材,但值得注意的是她比许多同行要大一号;设计师马克·法斯特(MarkFast)在他的2010春夏系列中用了加大码的模特。





  设计师


 



  2005年,H&M的斯特拉·麦卡托尼系列的成功开启了设计师与高街品牌合作的潮流。紧随其后为H&M设计的其他设计师包括卡尔·拉格菲尔德、川久保铃、吉米·周(JimmyChoo)和索尼娅·里基尔。与此同时,贾尔斯·迪肯(GilesDeacon)为NewLook工作,而Debenhams获得了马修·威廉森(MatthewWilliamson)和朱利安·麦克唐纳(JulienMacdonald)。这些系列给予高街品牌了可信性,并把设计师介绍给更多的观众——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名人们(例如,为H&M设计的麦当娜和为NewLook设计的凯莉·布鲁克(KellyBrook))纷纷跟进,但在成功的程度上,Topshop的凯特·摩丝系列,于2007年推出,至今依然是名人和高街品牌合作的晴雨表。



卡尔·拉格菲尔德



  远离高街时尚,我们抓住“巴尔曼风格”(Balmainia)。克里斯托夫·迪卡尼(ChristopheDecarnin)的1000英镑的裂口牛仔裤、超短包身连衣裙和灵感来自模仿者的宽肩夹克,而贝克汉姆的妻子维多利亚,以广受好评的连衣裙——她自己的服装系列,终于摆脱了足球明星太太的形象。伦敦时装周25周年把柏帛丽的设计师克里斯多夫·贝利(ChristopherBailey)、安东尼·贝拉尔迪(AntonioBerardi)和乔纳森·桑德斯(JonathanSaunders)带回这座城市,因此也带来了更需要的国际媒体和买家。


        但并不都是好消息。20世纪最伟大的设计师之一——伊夫·圣·洛朗,于2008年6月去世。他造就了一些历史上最持久的流行趋势,包括裤子套装和猎装夹克,他的工作确定了上世纪的潮流并继续激励着今天的设计师。同时,瓦伦蒂诺在从业45年后于2007年退休,2009年克里斯蒂安·拉克鲁瓦(ChristianLacroix)因财政问题推出他的最后一个系列,这年11月吕拉·巴特利(LuellaBartley)停止经营。



  

  


  


  


  


  
  

Copyright © 2021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