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0
工作信息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深圳流行原点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深圳市诗伊美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李宁 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女子运动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开发跟单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女装技术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运营经理(微商、官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歌草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主见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主设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认同女装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PUMA
Junior Product Line Manager Sportstyle Apparel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上海伊芙心悦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MO&CO.广州爱帛服饰有限公司
学习发展主管
正式员工 · 广州
LA MER
Product.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深圳市嘉维科电子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深圳
珠海馨新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珠海上班)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州市涵泽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珠海馨新发展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珠海上班)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广英服饰有限公司
运动品牌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上海

“中国网红第一股”正式赴美IPO,旗下粉丝超过1.4亿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today 2019年3月1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在中国市场,正在如火如荼进行影响力变现其实不是博主,而是数量更加庞大的时尚网络红人,后者依托微博、微信和淘宝等平台,更加直接和有规模性。


张大奕推出的服装品牌上新时经常被一抢而空,开始售卖口红时,短短2小时卖出2万支


据时尚商业快讯,成功孵化出张大奕、虫虫、大金等网红的网红电商孵化公司杭州如涵控股已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正式递交IPO申请,预计募资1亿至2亿美元。
 
根据招股书显示,如涵拥有113个签约的网红,2019财年前9个月实现GMV共22亿人民币,收入8.56亿人民币,但亏损5750万人民币,第四季度营业收入环比增长62%至3.85亿元。目前,如涵旗下网红共有1.484亿粉丝,91个自营网店,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中国持有其8.56%的股份。

2011年,如涵控股成立淘宝品牌“莉贝琳”;
2014年7月,推出以张大奕为平面模特的第一家淘宝网红店;
2014年11月,获软银赛富A轮投资
2015年10月,获君联资本千万美元B轮融资,并签约多名网红;
2016年4月,借壳克里爱登陆新三板,估值2.1亿元,被称为“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
2016年11月,非公开融资4.3亿,阿里认购成为第四大股东,总估值31.32亿元;
2017年8月,1.3亿元非公开发行改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4月,停止公布2017年年报,从新三板摘牌退市。
 
如涵控股于2001年01月03日在杭州成立,2011年公司创立的淘宝品牌“莉贝琳“在短短三年内就位列淘宝前十,然而随着聚划算、天天特价等促销活动的兴起,该品牌被分走一部分流量,业绩增长开始放缓。
 
公司因此决定通过依靠社交媒体打造的新流量渠道进行转型。2014年,“莉贝琳”推出以张大奕为平面模特的第一家淘宝网红店“吾欢喜的衣橱”,此后公司发展迅猛,在签约更多网红的同时获得多轮投资,于2016年借壳正式登陆新三板,被称为“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并于同年获得阿里巴巴3亿入股。根据Frost & Sullivan的报告,从2018年的营收数据来看,如涵控股为中国最大的网红推动者。
 
2018年4月,如涵控股停止公布2017年年报,从新三板摘牌退市。现在看来,新三板上市的经历更像是为公司未来的发展积累资本和经验,其于去年底就宣布计划在美国纳斯达克进行IPO。
 
目前,如涵控股旗下拥有子公司杭州涵意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旗下又拥有7家孙公司,其中杭州大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如涵控股核心网红张大奕从事电商业务的经营主体,如涵控股拥有51%的股权,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已经实现营业收入1.32亿元,相当于同期如涵控股总营收的43.3%。
 


张大奕在微博上的认证为如涵控股CMO,粉丝数已经超过1000万,其年收入一度超过美国真人秀明星Kim Kardashian。
 
随着社交媒体的不断崛起,作为最早在淘宝上开店的网红张大奕成为中国电商快速发展红利期的受益者。张大奕2009年从上海商学院毕业后便以模特身份进入时尚行业,曾是时尚杂志《瑞丽》的签约模特,为美宝莲、可口可乐等产品拍摄广告片,8年模特生涯后于2014年创立淘宝服装店“吾欢喜的衣橱”,不仅在短短一年内实现年收入4600万美元,更成为第一个淘宝双十一购物节销售额超过亿元人民币的淘宝店。
 
据数据显示,张大奕的微博和淘宝店铺粉丝数量均已超过1000万,去年双十一期间,其店铺在不到28分钟的时间内就售出1亿元的时尚单品,甚至有的单品一天销量就达到其他店铺一个月甚至一年的销量。她创下的业绩神话,至今尚未有人超越。早前有数据显示,张大奕创业一年内实现的收入一度超过美国真人秀明星Kim Kardashian,而据福布斯发布的数据显示,Kim Kardashian 2016年收入为4550万美元。 
 

图为阿里巴巴发布的《网红消费影响力指数综合排名》



张大奕在采访中称,外向并乐观的性格和甜美的长相是她获得众多消费者喜爱的关键,而她的个人风格与中国服装市场也正好契合。她强调,网红的亲民感是网红经济在中国如此成功的一大原因,网红不像其他明星那样高高在上遥不可及,所以消费者会感到很亲切。另外她认为,粉丝喜欢的除了她本人以外,还有她对生活方式的追求。为让产品上身效果更真实,2014年张大奕用微单拍摄了第一只5分钟小视频,是中国最早使用视频来介绍产品的网红之一,几乎全球领先。
 
张大奕认为,她的淘宝店为其粉丝在时尚方面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现在不是以前,消费者不再只有大品牌可以选择,而我们这一群体的出现也满足了消费者越来越个性化的需求。”她还指出,现在的中国千禧一代消费观念与以前很不相同,品牌在他们眼中并没有太大实质意义,反而更愿意从相同年代人的店中买东西。
 
据悉,除服装店外,张大奕还开设有涉及美妆、服饰等品类的其他店铺,她的团队也正在计划扩张海外市场,已开设了Facebook和Instagram账号,或将进军新加坡、日本和韩国等市场。
 
随着中国奢侈时尚消费市场的扩大,中国时尚博主先于奢侈品牌和传统时尚杂志进驻社交媒体,回应互联网中消费者对于时尚资讯的需求,因而抢占了有利的市场位置与话语权,他们和网红一样被称为KOL。
 
中国KOL经济的快速崛起也引起行业的密切注意。全球性营销咨询公司胜三管理咨询R3机构的负责人Greg Paull早前认为,中国KOL已经领先全球其他国家,率先成为一种真正的媒介载体。FT中文网则指出,在中国,KOL营销正在逐渐取代电视和纸媒广告等传统营销方式。
 
根据艾瑞与微博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5月,中国网红粉丝总数达5.88亿人,同比增长25%,网红粉丝中,53.9%的年龄集中在25岁以下,目前微博上61%的用户也集中在这一年龄段,成为网红粉丝的主力人群。此外,95%的网络红人接受过高等教育,14.6%的网络红人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网红综合素质的提升,推动了内容质量的不断提升。
 
康泰纳仕中国和新榜就于今年1月9日签署三年合约,宣布将在各自领域,利用自身独特的优势技术、资源和影响力共同孵化新锐意见领袖KOL,康泰纳仕国际也于去年推出第一个网红孵化器。这些举动也侧面证明着国际集团在拓展中国市场的过程中对KOL经济的认可。

尽管网红一直被诟病为花瓶,一些观点认为网红代表了当前社会一味追捧外貌的浮躁和肤浅,但是随着张大奕等有经济头脑的网红真正开启了网红经济的生产力,并且形成势不可挡的市场规模,越来越多人开始好奇、重视并研究起这门生意的运作模式。
 
在网红的商业运作模式下,如涵对内容产出有着极其苛刻的高效性、及时性、专业性的要求,导致头部网红所需要的孵化费用极高。为了能够在网红流量的主营阵地社交媒体获得更多、更持久的流量,如涵控股此前宣布投入3000万元在新的业务"潮搭APP"项目的研发及推广。
 
此外,最能够在商业规模上拉开差距,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因素还有供应链。商业规模考验的是网红背后工厂的生产力。阿里巴巴旗下1688事业部新平台淘工厂,就号称是如今网红当电商的坚实后盾,打出的口号就是“网红在前,工厂在后”。
 
尤其在双十一的密集订单压力下,能否保证生产就变成了最关键的问题。这也是网红卖货作为一门“生意”最容易忽视的问题。由于中国网红经济的规模化,市场上已经形成越来越完整的产业链,为这门生意提供商业平台和供应链支撑,为中国网红实现持久商业价值、扩大商业规模提供了很多市场机会。
 
受此影响,如涵控股旗下网红强大的盈利能力却未能反映在其业绩数据上,2016年如涵控股共获得4.46亿元的营收,净利润仅为264万元,2017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大涨293.48%至3.05亿元,仅张大奕2017年“双十一”当天的销售额突破1.7亿元人民币,净亏损则同比下滑287.64%至1532万元。
 
毋庸置疑,互联网的发展加速了时尚产业的迭代,即便是网红、时尚博主这样的新兴职业,也在短短5年间遭遇了多轮洗牌,而像如涵控股这样的网红孵化器更是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不过有观点认为,尽管内容创业天花板逐渐逼近,但红利任何时候都会存在,毕竟社交媒体正在颠覆年轻消费者的行为。


 

Copyright © 2019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