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订制”必须变得令人渴望——五年计划,巅峰造梦

  劳伦斯·许在2013 秋冬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周上举办了一场“中国订制”的宫廷大戏,这是继马可之后,中国设计师的身影第二次亮相于巴黎高级订制舞台。而这场秀也为“中国订制”的五年计划拉开序幕。此次百丽高级时装公会主席:Didier Grumbach、法新集团董事长:赵倩、LES SUITES 创始人:Eka Lukuridze 和我们一起展开了中国订制的话题。





  “高级订制”是一种关于身体的艺术,就像画家在画布上作画。比起设计师,从事高级订制更像是做一名艺术家。它同时也是一个传承的艺术。我们可以回想一下这近百年来的现代时装史,为什么巴黎可以成为高级订制的中心?就因为这种订制文化从没有消失过。从Charles Frederick Worth 在 1858 年的巴黎创立高级时装屋后,这种传统精神就从未中断过。订制是生活的一种姿态,但是高级订制不是一个产业,而是一种服务。它的产生建立在一个成熟的时装体系上,但又游离在这种产业制度之外,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世界财富在不断增加,当物质条件到达一定高度,很多人希望拥有独一无二的、专属的东西。许多人或许不曾拥有高级订制,但他们是品牌忠实的成衣顾客。在一生中,他们总有些时刻,需要穿着精致漂亮的高级订制时装。因此,当这种需求到来时,他们就会考虑自己常光顾的品牌:你喜欢这个设计师,特别希望他可以创造一件只为你而创造的东西。它合乎你的审美,标志了你的生活态度。



  中国订制不一定都是高级订制,它更像是一个概念和一种精神,就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自己订制自己的生活,它和具体的服装无关,更多是关乎思想和理念。现在有两大消费趋势:第一是线上快速消费,二是线下我们体验。这种体验通常是面向相对高端的阶层。而我们希望未来这种订制的体验是面向大众的。所以说起“中国订制”,不仅是服装,还应该包括珠宝、家居用品,甚至发型,包括生活中许多方面都是可以去体验的。而且我们可以按照我们的方式组合我们的生活,这才是“中国订制”一个精髓的思想。



  在1962 年, 法国拥有了Yves SaintLaurent,而那些年的中国正在进行一场文化革命,在最近的数十年间,中国的时尚进行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但这两个国家在发展时装产业中所围绕的中心不相同。中国从发展服装产业初期到目前发展的路程与美国非常相似,中美都是在创造品牌时更注重市场,显而易见,许多的中国设计师是“市场性设计师”。而中国的订制市场已走到了一个非常繁荣的阶段,目前国内的服装产业中有很多订制设计师涌现出来,消费者也越来越个性化。对中国定制行业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出发点,也正是“订制年代”的开始。








  仅仅制作一场秀,对于品牌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比如Elie Saab,他经过十多年在家乡的精耕细作,从 1990 年代开始扩展时装屋规模,逐渐在欧洲拥有知名度。直到 2000 年之后,他才开始参加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周,虽然那个时候这位设计师早已大名鼎鼎了,高级时装协会也并没有在他第一次发布高级订制系列时就邀请其加入官方日程。为什么现在还没人能探讨劳伦斯·许的前景?因为他的创作究竟价值几何,需要时间来验证,不是只通过一场秀就能了解。我个人希望他还有中国订制由此可以展开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是,我们通常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等待品牌的成长,这对双方都有好处。










  如果一个作品拥有国际化的审美,它一定会被许多人认同,接受。一个东西需要在一个地域里被认知被喜爱,换一个背景就变成异国风情的话就非常可惜。没有一定的高度。所有的文化都有相似之处,就像所有的宗教都有相似之处。如果它是永恒的,那么它就不会被某一类文化所拘束,它具有包容性,这个需要去检验。最重要的是怎么输出,不是经济不是政治的输出,我们最长远的输出是文化的输出,只有文化的输出才能影响一个世界。



  现在的中国已经有了6、7 个品牌成了国际品牌,它们加入到国际化的时装舞台上,潜移默化中改变了全球时尚世界的格局,同为亚洲国家的日本曾经就是这样加入的。当下的环境对“中国订制”的概念来说是有利的。但是目前的中国还没有一个订制设计师能拥有国际性的影响力。



  实现订制时装的产业国际化最为关键的就是需要有一个成熟的时装产业体系。中国的服装产业装备精良,拥有非常好的竞争力,但是也因为产业中一些习惯性地操作和机械化的管理,缺乏了时装产业本应该具有的灵活性,扼杀了许多新点子。



  “中国订制”必须变得令人渴望,这样销售渠道才会更宽广。产品、市场营销都是重要因素,但品牌才是时装产业的王牌。品牌有着无可比拟的重要性,远远超过我们现在所关注的产品或是价格本身。了解在中国有着许多的时装从业者都加入了订制时装师的队伍,但时下的中国订制设计师大多为中国市场而设计:比如为明星订制红地毯礼服,婚纱;或是进行各种跨界的商业设计活动,因为大部分订制设计师需要依靠这样的运营模式维持生计。这个情况和美国很相似,但缺点在于,中国却不像美国一样拥有一个成熟的时装产业体系,也不像美国那样可以很方便地出口设计师的产品,这或许是发展路上一些比较困难的地方。如何建立国际性品牌,这才是中国订制设计师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一直觉得我们只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想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辅助这一切。每一个特定的时间,就会有某个年代特定的趋势和方向。它的这种到来,似乎你想不出是哪一天。在怎样的环境下产生,但就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然后我们只不过是顺势而为,让它更顺利地前行。



  最大的期待就是许多设计师,许多消费者,还有作为思想传播者的媒体都能参与到这场让我们订制我们的生活的这个活动里来。就今年来讲,我们许多人都被劳伦斯打动了,他是一个为订制而生的人。因为他的唯美主义。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服装做的奢华,这是他最大的快乐,这些不期而遇都会造就中国订制过程中一个个传奇故事。并希望有一名中国设计师能够进入巴黎高级时装协会名册。






  文化根源固然重要,却不是基本要素。像是来自印度孟买的设计师Manish Arora,他的品牌在巴黎展示的时装并不是在印度市场销售的那些,同样的,他在印度市场所销售的服装也不会拿到巴黎来展示。他针对不同的市场做出了一些改变,比如说在面向印度市场的款式更保守,而在巴黎展示的则更时髦。中国订制设计师也一样,如果想要在巴黎获得不俗的反响,中国元素不是关键,一定要赶上潮流。











  如果一个作品拥有国际化的审美,它一定会被许多人认同,接受。一个东西需要在一个地域里被认知被喜爱,换一个背景就变成异国风情的话就非常可惜。没有一定的高度。所有的文化都有相似之处,就像所有的宗教都有相似之处。如果它是永恒的,那么它就不会被某一类文化所拘束,它具有包容性,这个需要去检验。最重要的是怎么输出,不是经济不是政治的输出,我们最长远的输出是文化的输出,只有文化的输出才能影响一个世界。



  现在的中国已经有了6、7 个品牌成了国际品牌,它们加入到国际化的时装舞台上,潜移默化中改变了全球时尚世界的格局,同为亚洲国家的日本曾经就是这样加入的。当下的环境对“中国订制”的概念来说是有利的。但是目前的中国还没有一个订制设计师能拥有国际性的影响力。



  实现订制时装的产业国际化最为关键的就是需要有一个成熟的时装产业体系。中国的服装产业装备精良,拥有非常好的竞争力,但是也因为产业中一些习惯性地操作和机械化的管理,缺乏了时装产业本应该具有的灵活性,扼杀了许多新点子。



  “中国订制”必须变得令人渴望,这样销售渠道才会更宽广。产品、市场营销都是重要因素,但品牌才是时装产业的王牌。品牌有着无可比拟的重要性,远远超过我们现在所关注的产品或是价格本身。了解在中国有着许多的时装从业者都加入了订制时装师的队伍,但时下的中国订制设计师大多为中国市场而设计:比如为明星订制红地毯礼服,婚纱;或是进行各种跨界的商业设计活动,因为大部分订制设计师需要依靠这样的运营模式维持生计。这个情况和美国很相似,但缺点在于,中国却不像美国一样拥有一个成熟的时装产业体系,也不像美国那样可以很方便地出口设计师的产品,这或许是发展路上一些比较困难的地方。如何建立国际性品牌,这才是中国订制设计师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一直觉得我们只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想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辅助这一切。每一个特定的时间,就会有某个年代特定的趋势和方向。它的这种到来,似乎你想不出是哪一天。在怎样的环境下产生,但就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然后我们只不过是顺势而为,让它更顺利地前行。



  最大的期待就是许多设计师,许多消费者,还有作为思想传播者的媒体都能参与到这场让我们订制我们的生活的这个活动里来。就今年来讲,我们许多人都被劳伦斯打动了,他是一个为订制而生的人。因为他的唯美主义。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服装做的奢华,这是他最大的快乐,这些不期而遇都会造就中国订制过程中一个个传奇故事。并希望有一名中国设计师能够进入巴黎高级时装协会名册。

Copyright © 2019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 - 服装产业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