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48
工作信息
沐兰艺术 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铂才招聘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中山市宝路易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NIKE
sr. Merchandising Manager-m's f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源BLANC DE CHINE
大客户销售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华丽斯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黑田贸易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PUMA
(sr.)Executive ,Sales ,Regional Accounts
正式员工 · Beijing
深圳市银燕时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深圳
广东格致服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助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九远贸易有限公司
女装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增城市新昌景纺织品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宁波太平鸟悦尚童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工作地点:宁波)
正式员工 · 上海
宁波太平鸟悦尚童装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经理(工作地点:宁波)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季涵科技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研发经理
正式员工 · 广州
TIFFANY & CO
PR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广州润达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云照汉唐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上海加优商贸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上海
广州逆思维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广州市沣路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设计总监
正式员工 · 广州
TIFFANY & CO
Digital Marketing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中国版LVMH”遇阻,收购Bally成空中楼阁?

记者
时尚头条网
发布日期
2020年3月10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奢侈品需要文化与时间的沉淀,品牌运营需要精细打磨和规范,中国资本希望在奢侈品世界获得真正的发言权,依然没有捷径。




奢侈品需要文化与时间的沉淀,品牌运营需要精细打磨和规范,中国资本希望在奢侈品世界获得真正的发言权,依然没有捷径。
 
据路透援引四名内部消息人士透露,被称为“中国版LVMH”的山东如意控股集团(简称如意控股)在宣布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两年多后,其承诺的6亿美元融资仍未到位。对此,如意集团和Bally原东家JAB均拒绝置评。

Bally的一位发言人则证实,迄今为止山东如意控股对品牌的收购交易尚未完成。她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Bally很幸运能继续得到来自唯一股东JAB的支持。十多年来,Bally与JAB建立了牢固的关系,JAB是一家获得极高投资评级的私募股权基金,目前品牌财务状况仍然稳健。” 
 
值得关注的是,近日以色列男装Bagir也表示将起诉如意控股旗下的山东如意科技(以下简称如意科技),因为如意科技于去年与以色列男装成衣制造商Bagir达成了价值1320万美元的交易,该公司在达成交易一年后相关款项迟迟没有到位,交付期限一再被推迟,最新的截止日期是2020年3月31日。
 
现任CEO Micha Ronen称公司已别无选择,未来的运营重点会继续集中在Bagir上。2019年,Bagir销售额增长9%至5940万美元。
 
被如意科技纳入囊中的日本大型服装企业瑞纳Renown近日也曝出问题。该公司社长神宝佳幸本月初在记者会上表示,为了摆脱对日本市场的依赖,集团于2010年并入如意科技旗下,但合作战略并未奏效,且一直未能从如意科技那里收回53亿日元应收帐款,令集团连续两个财年出现亏损,2019财年的亏损较2018财年的39亿日元扩大72%至67亿日元。
 
此外,葡萄牙公司Calvelex于1月17日在香港对山东如意进行起诉,该公司是山东如意旗下英国风衣品牌Aquascutum的供应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Cesar Araujo告诉路透社,山东如意于去年3月停止支付账单,并欠公司约18.2万欧元。Aquascutum由山东如意于2017年从香港YGM贸易手中以1.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山东如意的一位发言人说,Renown和Calvelex的问题主要是由于新冠疫情造成,并且该公司正在解决这些问题。
 
不过,更显而易见的原因还是山东如意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的债务危机。
 
从代表中国资本大举收购奢侈品牌Bally,因雄心勃勃地加速构建“中国版LVMH”而声名大噪,到陷入债务危机,以如意科技为代表的“山东如意系”仅仅用了两年时间。有分析认为,债务问题与其斥资400亿元大举收购奢侈品牌有直接关系,一系列动作为山东如意带来巨大的融资压力。 
 
山东如意原本位于服装纺织行业产业链上游,从原料、纱线、染色、面料到织造、缝制生产等一整条产业链,是中国制造的典型代表。但是随着纺织产业盈利不断下降,跨国投资正逐渐走向规模化和现代化。山东如意在奢侈时尚领域不断展开收购,其目的是紧扣服装生产供应链的头尾两端,从毛纺纱线、面料、服装生产向高附加值的时尚品牌运营业务延伸,延长产业链。
 
目前,如意科技已是日本成衣集团Renown、英国风衣品牌Aquascutum、法国轻奢集团SMCP、男装品牌利邦控股、莱卡品牌等众多奢侈品牌的控股或全资股东。
 
山东如意收购动作包括: 
 
2010年6月, 该集团出资40亿日元收购日本成衣集团Renown Inc.41.53%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2013年,入股苏格兰粗花呢生产企业Carloway;2014年,成为德国男士西装生产企业Peine Gruppe主要股东;
 
2016年,以13亿欧元控股Sandro,Maje 和 Claudie Pierlot 等品牌的母公司法国时尚集团 SMCP;
 
2017年3月,从香港 YGM 贸易手中收购了英国风衣品牌 Aquascutum,涉资1.17亿;
 
2017年10月,收购美国聚合物及纤维供应商英威达旗下的服饰和高级纺织品业务,其中包括著名的面料制造商LYCRA莱卡,涉资约24亿美元;
 
2017年11月,以22.2亿港元控股大中华唯一高端男装集团Trinity Ltd.利邦控股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以16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创新成衣设计制造和供应商 Bagir 扩大发行54%的股本并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8年2月,斥资7亿美元从欧洲投资巨头 JAB 集团手中收购了瑞士奢侈品牌 Bally 的多数股权;
 
2019年2月,收购美国英威达公司服饰和高级面料业务,包括全球知名的莱卡LYCRA®品牌,成为中美贸易战中唯一获批的高科技公司并购案
 
去年10月,济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已以约4.5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如意科技 26%的股份,成为仅次于首席执行官邱亚夫的第二大股东。同时,济宁城投将为如意科技“15如意债”提供全额不可撤销的担保。
 
另有数据显示,如意科技在今年内将有百亿元人民币债务到期,但其还债能力堪忧。更加令人担忧的是,山东如意的融资困境或因冠状病毒的发生而加剧。
 



从代表中国资本大举收购奢侈品牌到陷入债务危机,以如意科技为代表的“山东如意系”仅仅用了两年时间
 
事实上,市场对山东如意大举并购的资金来源一直好奇,济宁城投入股则恰好体现了该服饰企业的融资策略,以收购美国英威达为例,如意控股集团投资总监尹亢在接受山东《大众日报》采访时表示,跨国收购发挥了很大的杠杆作用,让其顺利实现了对美国莱卡集团的收购。
 
如意科技前身为成立于1972年的国营企业山东济宁毛纺织厂,2001年后由总经理邱亚夫主导通过股权并购等方式改制,注册成立济宁如意创业有限公司,一年后更名为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邱亚夫在2009年底成为如意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其持股为51%。
 
2007年12月,如意科技持股52.01%的山东如意毛纺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简称“如意集团”。根据该上市公司于1月30日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000万元至5965万元,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39.75%至59.6%。
 
集团表示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市场需求不确定性加大及环保政策趋严,公司部分子公司业务受到较大冲击,营业收入和利润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愈发具有挑战性的外部环境快速加剧融资难度,导致如意科技最终遭遇债务危机,此次新冠疫情令情况雪上加霜。信用评级公司穆迪和标普从去年9月便开始对如意科技进行降级,将其前景展望转为负面,理由是担心由于即将到期的大量债务增加再融资风险。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也决定把如意科技及其多只债券列入信用观察名单。
 
更重要的原因是,山东如意收购业务的表现大多不尽如人意,为集团带来了额外的债务压力。
 
在2017年被山东如意接手前,利邦已连续亏损三年,自2015年开始由盈转亏,经营状况一路下滑。为此利邦不断采取大面积关店、裁员的应对措施,但围绕削减成本为中心的策略效果似乎并不理想。日本Renown也已进入下滑通道,2010年被收购时当年营收已同比跌17.27%至1290亿日元,此后一直在亏损和盈利之间徘徊。
 


依赖中国市场的SMCP在此次疫情中受到重大打击
 
Maje、Sandro等品牌母公司SMCP被认为是山东如意收购矩阵中表现相对突出的集团。在巴黎泛欧交易所上市的SMCP集团是如意科技旗下除了国内上市的如意集团、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日本瑞纳Renown、香港上市公司利邦控股之外的第四个上市子公司。
 
2019年SMCP全年销售额增长11.3%至11.319亿欧元,其中第四季度销售额大涨14.8%至3.17亿欧元。该集团表示,尽管受香港零售低迷影响,但是中国内地市场表现强劲,按固定汇率计算的销售额大涨30%,推动亚太地区销售额大涨29.1%。
 
然而自2017年上市以来,SMCP集团股价已经缩水七成,市值仅剩约4亿欧元。特别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依赖中国市场的SMCP集团已经受到重大打击,今日股价继续大跌8%。
 
可以确定的是,山东如意打造“中国版LVMH”的计划将被大大拖缓,甚至彻底停滞。
 
山东如意原本勾画的图景的确十分具有想象力,它并不试图完全复制一个LVMH。因为这个中国制造企业所畅想的全产业链又区别于传统奢侈品牌从生产到零售的线性供应链,而是触及原料,并通过大数据遍及全行业的“高效生产”。
 
从近10年的收购矩阵可以看出,从供应链上游起家的山东如意希望构建的并非一个平行的多品牌矩阵,而是一个纵深的产业链条。从收购莱卡LYCRA®品牌,可看出如意在产业链下游奢侈品零售不断扩张的同时,依然花费大量精力夯实产业链上游的核心原料业务。其时尚版图的构建思路是从以科技支撑的原料业务,向收购具备国际认知度的时尚品牌扩张,形成全产业链的生态串联。
 
不过,中国是否有培育奢侈品牌的土壤与基因,这从来都是一个未解的问题。中国资本在有资金实力时,尚且能够搅动全球时尚版图,可是当资金链断裂时,人们蓦然发现中国资本与奢侈品世界的距离依然遥远。
 
在一系列疯狂收购后,山东如意早前也承认将进入沉淀期。邱亚夫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在斥资40亿美元收购SMCP、Bally和莱卡等时尚集团后,将放慢收购步伐,转而把重心放到旗下品牌矩阵上,目标用5年时间盘活已收购的业务。
 
与山东如意在国际奢侈品牌并购上并驾齐驱的复星集团也面临着相似问题,该集团同样对财务状况并不理想但有发展潜力的资产表示感兴趣。去年7月,上海豫园股份与母公司复星国际合作,完成收购德国时尚集团Tom Tailor 76.75%股份,复星国际直接持有Tom Tailor 46.75%股份。
 
目前,集团旗下拥有面向高端消费者的奢侈品牌Lanvin、内衣品牌Wolford,St. John、Caruso等服饰品牌。同时,复星国际还直接持有希腊珠宝品牌Folli Follie 16.37%的股份。
 
其中,Wolford在截至10月底的半年内销售额下滑3%,备受关注的法国高级时装屋Lanvin还未迎来明显业绩拐点。Folli Follie则在财务造假危机后,与部分债权人达成初步重组协议。
 
在去年6月的复星论坛上,复星管理层向投资者回应了集团战略。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称,不同阶段,复星会强调某一个战略。强调不代表否定以前。坚持深度产业运营与投资双轮驱动,深度运营是基础,投资是手段。只有深度运营好了,才能更有效投资。
 
奢侈品需要文化与时间的沉淀,品牌运营需要精细打磨和规范。规模化仅是LVMH呈现的结果,但前提是旗下每一个品牌的扎实发展。


 

Copyright © 2020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