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7
工作信息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L'OREAL GROUP
Platform Finops Manager -Regional I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Servicenow Platform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Manager, Digital Insigh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Area Training Manager, Ysl, Chengdu/Chongqing
正式员工 · Chengdu
L'OREAL GROUP
Product Safety Evaluation Manager - l'Oréal Research & Innova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IT sr. Manager, Enterprise Plann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Senior Manager, Digital Marketing, Brand Management, th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ADIDAS
Director, HR Business Partn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COTY
Training Manager Burberr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ACH
Area Manager, Retail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ESTÉE LAUDER
Senior Financial Analyst, Asia Pacific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Marketing Manager, Bobbi Brown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Assistant Accoun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ESTÉE LAUDER
Retail Marketing Manager, Estee Lauder
正式员工 · Hong Kong
VF CORPORATION
Customs & Trade Compliance Executiv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HV
Account Executive, Franchise, Pvh We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Assistant Brand Manager For Fragra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Key Account Manager Consumer Beauty
正式员工 · Shanghai
STUART WEITZMAN
Manager, Human Resourc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APESTRY
Digital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TY
PR & Influencer Marketing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3月6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亚马逊外套”Orolay:一个浙江嘉兴跨境电商品牌的复工之路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0年3月6日

在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巨大混乱中,中国羽绒服品牌 Orolay(欧莱绒)比大多数试图重新站起来的小企业更加幸运。

Orolay 品牌由邱佳伟创立于2006年,目前由嘉兴市子驰贸易有限公司持有,专注于制造和出口个性化且具有独立设计的女装。Orolay 的产品主要出口到欧洲和美国。其中,美国地区业务几乎全部通过电商网站亚马逊(Amazon)进行销售,占总销售额的70%。去年, Orolay(欧莱绒)在美国迅速蹿红。


Orolay 的羽绒服价格在80至160美元之间,相比之下,加拿大鹅(Canada Goose)的羽绒外套要贵很多。Orolay 的羽绒外套被美国当地媒体称为 “Amazon Coat(亚马逊外套)”,成为美国时尚界和社交媒体宠儿。

上周,Orolay 有31名员工(占员工总人数的40%)已返岗工作。尽管口罩在中国严重短缺,但 Orolay 还是能够通过嘉兴当地的商务局和行业协会为员工采购到充足的口罩。嘉兴市政府还下调了贷款利率,给予税收优惠,提供补贴,并为其工厂减免了两个月的房租。

疫情期间,嘉兴市市委书记等政府高级官员还到 Orolay 工厂进行了参观。邱佳伟表示:“这是对公司跨境电子商务和出口模式的高度肯定和赞扬。”他相信公司在疫情下仍然是可控的。

在海外拥有广泛声誉的 Orolay 是幸运的。由于遏制疫情而实施的隔离和出行限制,其他没有如此高声望的小公司则正在受到严重影响,有些公司甚至无法获得足够的口罩来恢复生产。

作为中国经济的支柱,中小企业贡献了中国一半以上的税收收入、三分之二的经济产出和80%的城市就业机会。政府数据显示,截至周三,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产量仅为正常水平的32.8%,而多数生产岗位尚未恢复工作。

由于货源短缺,中国业务的暂停也让许多海外公司感到焦躁不安,包括 Amazon 的许多商家,他们只能被动等待中国工厂恢复生产。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邱佳伟希望在本周全部恢复生产,届时剩余的工人都将解除隔离回到岗位。尽管比原计划落后了三周,他的目标仍然是在上半年生产出20万件羽绒服。

由于冬季即将结束,他可以到今年晚些时候再发货。他还计划将业务扩展到男装和童装。

疫情爆发后,他估计每件羽绒服的成本将增加1.5至3美元,但他表示:“我们没有涨价的计划。”

丨消息来源:路透社、《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Orolay官网


 

Copyright © 2023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