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吃”的LVMH老板为什么不买Jimmy Choo?

昨日, 美国时尚品牌Michael Kors同意以8.96亿英镑(约合12亿美元)现金收购英国著名鞋履品牌Jimmy Choo,奢侈品行业持续处于调整中。
 
与很多奢侈品牌一样,Michael Kors正设法吸引美国消费者以原价购买名贵手袋,但价格竞争和大幅折扣都为奢侈品牌的利润带来压力。Michael Kors以销售手袋为主,也售卖鞋子和配饰。在核心手袋销售放缓之际进行收购,意味着迫切需要新的增长来源。 这收购策略跟美国手袋品牌COACH早前先后收购奢侈鞋履品牌Stuart Weitzman及手袋品牌Kate Spade如出一辙,都是寻找增长的动力。



有分析指出这次LVMH没能出手收购Jimmy choo,或许是奢侈鞋履品牌的寒冬要来了,图为Jimmy Choo的一家门店。


 
在早前的竞购Jimmy Choo中,有媒体透露包括来自中国的复兴国际、联想旗下的弘毅投资以及卡塔尔的私募投资者都出现在名单中,也出现LV母公司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巨头LVMH,现在业界好奇的是作为一个富有远见的奢侈品行业领导者、“依然贪吃”的LVMH老板Bernard Arnault为什么不买下已故英国王妃黛安娜喜爱的鞋履品牌Jimmy Choo。
 

图为LVMH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ualt


实际上,LVMH在收购的道路上一直从不停歇。据数据统计,LVMH用20年的时间收购了62个品牌,从1993年收购日本时装品牌Kenzo开始,之后陆续收购了Guerlain、Céline、Fendi、Chateau Yquem、Bulgari等等,从中不难看出LVMH虽然收购的品牌种类五花八门,但是这些品牌的血统无一不高贵。
 



 
要达成成功的收购无非是合适的价格和该品牌的增长潜力和回报,有分析人士表示,这次LVMH没能出手,或许是奢侈鞋履品牌的寒冬要来了。不过这究竟是奢侈鞋履的大趋势,还是行业未来的先兆,对于行业以及一直受益于鞋类产品繁荣发展的消费者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截至去年12月底,Jimmy Choo全年总收入录得3.64亿英镑,以入账汇率计,按年升14.5%,按固定汇率计,由于英镑去年贬值,按年仅升1.6%;其中零售收入录得2.44亿英镑,批发则录1.07亿英镑。经调整税息折旧及摊销前盈利(EBITDA)录5,900万英镑,按年升15.7%,EBITDA率升20基点至16.2%。经调整纯利录得2,430万英镑,按年升27.9%, 期内男装销售增长最快,贡献整体收入达9%。亚洲区继续录得强劲增长,欧洲及日本表现稳健,另外美国零售改善,但被当地批发缩减所抵销。
 
鉴于全球时尚零售环境持续不景气,Jimmy Choo的主要控股股东JAB早前表示,时尚业务是“非核心”业务,将放弃旗下的Jimmy Choo与Bally等业务,着重发展咖啡与三明治等消费品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Jimmy Choo曾是第一个成功上市的鞋履品牌,也是2015年最激进的奢侈品牌之一,品牌早前以每年约15家的速度扩张。但汇丰银行分析师3月表示,Jimmy Choo业绩增长在逐渐放缓,2016年的销售实际增长率仅录得约2%至3.64亿英镑,而2015年和2014年增长率分别为7%和12%。
 
而鞋履品牌UGG母公司美国Deckers集团也曾宣布考虑出售,而此前就有投资机构就敦促该集团尽快卖盘。公司已任命Moelis& Co. LLC为财务顾问,负责研究出售的策略并制定方案。 Deckers 2月份发布的财报显示,在截至12月31日的三个月内,UGG销售额同比下降5.3%至7.04亿美元均低于分析师预期。对于2017财年业绩,Deckers决定持谨慎观望的态度。财报数据还显示,UGG的销售额虽然从2003年的3700万美元一路猛增至2016年的15.2亿美元,但增长速度已大幅放缓,而集团的市值从2014年底以来已经累积蒸发超过三分之一。
 
受累于鞋履产品增长乏力,以“豆豆鞋”闻名的奢侈品牌Tod’s的时尚改革似乎并没有获得应有的回报。在截至3月31日的三个月内,鞋履部门销售额减少5.1%至1.92亿欧元,旗下鞋履依然是其核心业务,该部门业绩的下滑是集团与投资者最不希望见到的。 集团旗下核心品牌Tod's的收入已是连续五个季度的下滑。今年第一季度,Tod's销售额更是创上市以来最大季度跌幅,下跌了6.7%至1.23亿欧元。集团表示,主要受鞋履产品表现不佳的影响。
 
今年1月据法国媒体消息,法国时尚集团Vivarte旗下百年鞋履品牌André或将出售,品牌目前共拥有100家门店和750名员工。拥有纯正法国血统的André鞋履品牌成立至今已有近120年历史,依靠其欧洲制造的精致工艺和亲民的价格,一直深受法国消费者喜爱。 据悉,由于近年来时尚零售市场不景气,André目前年度亏损高达1千万欧元,集团早有将其出售的想法,有员工认为,集团会通过出售全部或部分品牌来裁减员工,Viarte集团CFDT代表也于去年向《巴黎日报》表达过自己的担忧,该集团负债高达15亿欧元。
 
另外令业界惊讶的是,据今年2月消息,有传闻意大利奢侈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或将被出售。受全球旅游业零售低迷影响,Salvatore Ferragamo集团2016财年销售额急剧放缓至仅增长1%14.4亿欧元,这引发国外业界人士的猜测,Salvatore Ferragamo或将被出售。 由于鞋类产品卖不动,该品牌在2016年初就开始大幅放缓。
 
值得关注的是,奢侈鞋履品牌的糟糕业绩的背后是过度依赖经典款式、产品结构单一,而行业趋势瞬息万变,产品更新速度太慢,令消费者丧失新鲜感。目前,纯粹配饰品牌普遍面临产品线是否多元化的困境,另外,越来越多精明的消费者或许都感受到,现在手袋比鞋履更值得投资。
 
受业绩影响,LVMH在2013年投资的鞋履品牌Nicholas Kirkwood也陷入高层动荡,品牌的共同创建人兼公司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Suarez已经离任,为了寻求增长避免单一化,该品牌正在扩展新的产品类型,如珠宝、手袋、太阳眼镜以及皮革制品等。
 
当然,LVMH也可能看到了竞争对手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收购鞋履品牌的的失败教训。开云集团意识到单一鞋履品牌市场的风险,从2010年起就为旗下唯一的鞋履品牌Sergio Rossi寻找买家,最终在2015年的12月成功出售,接盘者为意大利投资公司Investindustrial。 纽约时报专栏Vanessa Friedman表示,开云集团的出售举动证明了一个纯粹的鞋履品牌不可能轻松融入更多元化的成衣策略模式,而且过分夸大皮革制品的协同效应也使得品牌难以实现创立时初衷。
 
有分析人士表示,LVMH的时装皮具部门的核心依然是奢侈箱包市场,收购的目标也围绕这个领域或生活方式展开。去年10月,LVMH再次出手收购收购德国高级皮具及旅行箱制造商 RIMOWA 的大多数股权,这也是LVMH首次收购德国的品牌。
 
2016年9月初,时尚头条网曾报道LVMH盯上了新收购目标,拥有224年历史的法国奢侈皮具品牌Goyard或将成为它寻找的新猎物。据知情人士透露,无论是开云集团还是LVMH均不想错过收购Goyard的机会。跟Gucci或LV不同,Goyard在超过200年历史的奢侈箱包市场一直保持着低调的姿态,从不在杂志上投放广告,也一直没有被大财团投资或收购。LVMH希望通过收购Goyard扩大其皮具市场的份额,避免Goyard成为旗下皮具品牌例如LV和Fendi的主要竞争对手。
 
另外有消息称,或许是由于Jimmy Choo的收入规模有点尴尬,并不足以引起LVMH并购部门的高度关注,Bernard Arnault担心错过任何一个投资机会,但也不想以后有品牌给自身带来拖累,比如集团旗下品牌Marc Jacobs持续业绩的低迷,到底该不该放弃这个美国时装品牌,这也是Bernard Arnault今年最头痛的选择。
 
业界有一种说法,Bernard Arnault只要见到一个美丽的品牌,就想将其收入囊中,这是他的一种强迫症,但目前全球时尚零售环境的不确定性开始让他对收购多了种担忧。


 

Copyright © 2018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 - 鞋履商业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