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
工作信息
L'OREAL GROUP
ld Purchasing bp Asista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Executive or Assista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RM Data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sr.) Trade Marketing Executive,Kiehl'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Regional IT Loyalty Produ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North Asia&Sapmena IT Integration Delivery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Senior Manager Production Apparel & Accessories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PUMA
Manager, E-Commerce Business Intelligen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MUNELLO & ASSOCIATI SRL
Administrative Manager - Chinese Branch
正式员工 · QUANZHOU
PUMA
Garment Technician
正式员工 · Ningbo
L'OREAL GROUP
Regional Retail IT System Architec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gital Ops - Project Manageme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Program Development And Capabilities - Marketing, Greater China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Goal-Account Operations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Brand Creative Consumer Direct Writing Directo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Content Strategy Planning Manager, Corporat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Executive, Sales Cp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PUMA
Executive, Retail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L'OREAL GROUP
E-Commerce & Digital IT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r. Supply Chain Project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ssistant HR Manager - Retail Stores/Marketplace Initiative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Senior Cyber Security Analys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efu.com.cn
发布日期
2012年11月27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烤问"欧美服装巨头

记者
efu.com.cn
发布日期
2012年11月27日

孟加拉国首都达卡附近一座制衣厂大楼24日发生的火灾已经至少造成110人死亡。欧美一些劳工权益组织曝光了这座制衣厂的多个欧美客户,包括C&A等服装零售巨头以及沃尔玛这样的零售业航母。





截至发稿时,沃尔玛方面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心与遇难者家属同在",但没有透露其与失火制衣厂的合作细节。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这已经是2010年以来孟加拉国发生的第三起超过20人遇难的制衣厂火灾。消逝的生命似乎未让国际大牌们"如坐火山"。美国工人权利协会(the Worker Rights Consortium,下称WRC)等第三方劳动维权组织称,国际大牌对孟加拉国工人受到的潜在极端危险无动于衷。


"只有公共舆论的压力才能倒逼这些零售商做出改进。"WRC执行主管斯科特・诺瓦(Scott Nova)告诉本报记者,"我们能做的就是找到给他们施压的办法。"


烈焰在吞噬生命的同时,亦映射出产业承接背后的隐患。


谁该问责


这场火灾再次燃起了外界对孟加拉国劳工安全的担忧。"救援仍在进行中,死亡人数很可能继续上升。"达卡警察局局长阿比波尔・拉赫曼(HabiburRahman)称。这是该国历史上伤亡最惨重的工厂火灾之一。


失火大楼是一家名为塔兹林的时装公司所在地,共有八层楼。拉赫曼称,当时有约4000名工人在厂内,约3000人迅速逃出厂外。不少工人在逃离时发生踩踏,或是从不同楼层破窗跳下。


华盛顿一家劳工权益机构ILRF(International Labor Rights Forum)称,事发工厂没有紧急出口。一些劳工维权组织称,众多工人当时正在加班赶工,他们的供货对象是包括沃尔玛在内的美国零售巨头。美国媒体报道称,有人在大火的废墟中发现了多个品牌的标签,包括一个沃尔玛的自有品牌。ILRF则称,现有证据显示,除了给沃尔玛一品牌代工外,失火工厂内还发现了十几个服装品牌的标签和文件,包括C&A和Dickies。


C&A已经发表声明,证实和塔兹林时装有业务合作关系,称C&A已委托后者制造22万件套衫,在今年12月~明年2月间运送到C&A巴西公司销售。


根据塔兹林网站的消息,该公司共雇佣了1200名工人,每年出口总额大约在3600万美元,主要发往美国和欧洲。美国媒体报道称,除了上述欧美企业,塔兹林所在的集团还为家乐福和宜家供货。


制衣业是孟加拉国的出口支柱产业。根据孟加拉服装制造和出口协会的数据,纺织业在孟GDP总量中占比超过10%,占据孟出口总量的80%,提供了超过300万个工作岗位。这个印度的近邻还有众多为H&M等欧美服装品牌进行代工的工厂。


警方称失火原因可能由于电线短路引起。"作为失火工厂的客户,沃尔玛等企业负有一定的责任。"诺瓦说,沃尔玛对这些代工地点的情况心知肚明。


有媒体称,这座失火工厂的拥有者曾在去年向沃尔玛发出了危险环境警告。沃尔玛方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没有透露更多细节,其国际企业事务高级主管凯文・加德纳(Kevin Gardner)给本报记者发来声明称,防火安全是沃尔玛工厂监管领域的核心关切,他们也在孟加拉和一些独立组织合作加强了这方面的培训。


ILRF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以来,孟加拉国高危建筑已经造成700多名制衣工人死亡。2006年2月23日,孟东南部城市吉大港一家纺织厂发生火灾,造成至少51人死亡;2010年2月和12月,两起服装厂火灾分别造成至少21人和25人死亡。


本报记者从ILRF获取的信息显示,已经有多家欧美服装企业加入了一项和孟加拉国相关部门、劳工权益组织等各方签署的协议,旨在加强防火安全。加入的品牌包括Tommy Hilfiger、Calvin Klein等。拥有Tommy Hilfiger等品牌的PVH公司曾被劳工权益组织曝光为最不积极提高孟加拉国代工厂用工环境的企业。


亦有企业我行我素。ILRF执行主管吉尔哈特(Judy Gearhart)披露,GAP已经退出了这场安全防护磋商,自搞一套安全措施。GAP是和C&A以及H&M齐名的欧美平价服装零售企业。


此次火灾后的48小时内,达卡又一座制衣厂大楼发生火灾,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政商"融合"


麦肯锡在报告中预测,今年出口总额为180亿美元的孟加拉服装行业,到2020年的出口额将达到现在的三倍。


高出口却是以低收入为代价的。低廉的劳动力成本正是孟加拉成为世界主要服装出口国的核心竞争力。这里的工人月薪不到50美元,低于一件他们为欧美品牌生产的运动衫的价格。


根据世界银行以及美国纺织服装进口协会截至今年5月31日的数据,对美国纺织服装出口排在前五的国家分别是中国、越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和墨西哥,在这5个国家中,中国劳动力成本最高,孟加拉国最低。


数据显示,2010年,印尼和墨西哥工人最低月薪超过100美元,越南大约在50美元,而孟加拉则不到25美元;同时,平均日薪低于1.25美元的工人比例,在孟加拉接近50%。


有孟加拉社会观察家称,该国制衣工厂老板有很大的影响力,工厂主们是主要的政治资金捐赠人,并逐步投资媒体行业。在孟加拉议会,大约三分之二的议员都是孟国三大商业协会的成员。"政治和商业已经融合,关系密切。"国际反贪污组织"透明国际"孟加拉分会相关人士说,"行业和掌权人关系密切。工人的谈判立场非常有限。"


H&M的CEO佩尔松(Karl-Johan Persson)曾在今年9月赶赴孟加拉国面会该国总理哈西娜(Sheikh Hasina),要求提高该国工人的最低工资标准。


跨国巨头可以关注南亚工人的薪水,却并不意味着他们为这些驶上快车道的南亚代工业系上了安全带。


本报记者从H&M了解到,这家跨国服装企业的供货商也分三六九等,其中包括一级供货商和二级供货商。H&M又从一级供货商中遴选出重点供货商。所谓的二级供货商是指一级供货商的上游,即供货商的供货商。H&M也公开承认有的供货商可能会分包业务。对于二级供货商等隔层的上游合作者,H&M称对其仅保留间接影响力。


产业转移之辨


相比正在积极转型的中国,现在孟加拉国等南亚国家似乎更能吸引跨国服装企业的眼球,除了中国人力资本上涨外,另一大因素是相关产品从孟加拉国输往欧洲不受配额限制,并有免税优惠,厂商很自然将生产基地转移至孟国等地。


不少中国本土品牌也开始尝试将生产业务转移至东南亚国家。比如,凡客诚品从2010年下半年起,就开始将部分服装产能转移至孟加拉国,不过目前仍限于基本款的少量产能。


凡客公司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凡客在联络印尼、柬埔寨等国的代工商。"选择海外代工后,凡客的成本下降了5%~10%。"


此外,香港利丰集团近年来也逐渐将一些生产基地由中国内地移至孟加拉国、印尼等。该集团旗下的利丰有限公司(00494.HK)也与塔兹林有订单合作,但已经发布公告称,火灾不会对其财务表现造成实质影响。


不过,在孟加拉国代工也有不足之处。上述凡客人士称,该国企业在精细加工方面的技术和产业链配套成熟程度较中国仍有较大差距。比如,孟国的一些代工商基本只能提供简单辅料如线、扣等,主要原料还要依靠进口。


这位人士还介绍,孟加拉国的代工周期很长,基本需要4~6个月。通常情况下,国内供应商交货周期的要求是30~45日,需要补货时周期要求甚至要压到10~15天。


服装行业分析师汪前进称,产业转移虽然是大势所趋,但由于孟加拉国、越南等人口和服装产能有限,对比中国庞大的生产与出口量级并不在一个级别上。以产业发展作为研究方向之一的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刘刚对本报记者分析说,发达国家逐渐将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移至发展中国家,除了成本考虑之外,环境压力也是另一个因素。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