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75
工作信息
ADIDAS
Buyer
正式员工 · 大连市
ADIDAS
Specialist Gbs HR Services
正式员工 · 中環
ADIDAS
Senior Director Ecommerce, .Com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VF CORPORATION
Director, Digital Product Management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Manager, Product And Merchandis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VF CORPORATION
Senior Manager, Product Creation, Black Box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Manager-E-Commerce Operation, Wechat & .c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TIFFANY & CO
Vice President-Store Planning & Construction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Regional Senior Account Manager
正式员工 · Beijing
NIKE
(Marketing, Cdm) Director, Social Platforms 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Converse Marketing) Digital Marketing Manager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LUMBIA SPORTSWEAR COMPANY
Supply Chain Operational Analyst
正式员工 · 珠海市
PUMA
Manager Chemical Compliance
正式员工 · Guangzhou
H&M
Business Controller
正式员工 · 上海市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gc - Mens sp Apparel
正式员工 · Shanghai
CONVERSE
Key Account Director – Topsports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Application Security Manager - Shanghai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Kids Performance Footwear (Value Marketplac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Director, Brand Planning -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Manager, Brand Experiences (Bape)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arketing, Cdm) Asst. Manager, Cdm - Store Brand Marketing
正式员工 · Shanghai
NIKE
Merchandising Manager – gc Men’s Lis Ftw
正式员工 · Shanghai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2年6月9日
分享至
下载
下载
打印
点击这里打印
字体大小
aA+ aA-

“安特卫普六君子”中的五位重返母校与学生对谈:“我们需要找回过去时尚的神秘感”

记者
华丽志LUXE.Co
发布日期
2022年6月9日

上个世纪80年代,六名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毕业的设计师吸引了国际时尚行业的注意,他们被称为“安特卫普六君子”,分别是Walter Van Beirendonck、Ann Demeulemeester、Dries Van Noten、Dirk Van Saene、Dirk Bikkembergs和Marina Yee。

近日,“六君子”中的五位(Dirk Van Saene缺席)罕见地一起回到母校——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回答学生的问题。以下是来自比利时媒体《Knack Weekend》的现场实录:




大三学生Victoria Lebrun提问:在学院最美好的记忆是什么?

Ann Demeulemeester:“Mary Prijot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人。她非常严格,但我很喜欢这一点,你需要证明自己。她很传统,当我散着头发到教室时,她会让我出去梳上法式盘发。这让我产生了反抗心理,我必须得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这给了我惊人的力量。”

“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比利时著名女设计师Ann Demeulemeester于1985年创立了同名品牌。2020年,被意大利企业家 Claudio Antonioli 收购。

Ann Demeulemeester


(Mary Prijot是掌管皇家学院时尚设计专业的教育家,与许多优秀的时尚教育者一样,她以严格的要求和纪律性闻名于世。学生们从 Prijot 那儿获得了所能得到的最好时尚教育:严格的标准和反抗这些标准的力量。 )

Dries Van Noten:“我们从反抗老师中收获最多,试着探索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克服他们设定的限制。反抗Prijot的传统观念并且互相鼓励十分有趣。我们也会相互支持,当有人不能按时完成设计时,所有人都会一起帮助他完成。”

Dries Van Noten 出生于一个裁缝世家,他于1986年发布了自己的同名品牌,主攻男装,并于1989年在家乡安特卫普开设了首家旗舰店。今年2月,Dries Van Noten品牌与其控股公司西班牙香水美妆集团Puig共同设计和开发首个美妆系列。


Dries Van Noten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们六个人之间的协作很美妙。我们的小集体是自发形成的。把我们各自不同的风格和品味结合起来或形成碰撞十分有趣。没有六君子,我不会是现在的我。我们一起走过一段旅程,期间有错误和尝试,有抱负和挫折。这样的关系永远不可能被复制。”

2020年8月Louis Vuitton 2021春夏男装系列发布后,Walter Van Beirendonck指控Louis Vuitton艺术总监Virgil Abloh抄袭其品牌2016年秋冬系列作品。


Walter Van Beirendonck


大一学生Lars Mertens提问:“你觉得现在的学院怎么样?有哪些方面变得更好了?”

Dries Van Noten:“对我来说,学院最大的改变是它曾是一所真正的艺术院校。我们和摄影以及平面设计专业在同一层楼,餐厅里坐在你旁边的是学习雕塑、绘画和珠宝设计的学生。各种不同的专业融合地更多。今天,它更像是一所时尚院校,与其他领域的交流变少了。这让我感到遗憾,因为你更像是在一座孤岛上。另一方面,教学的规模和水平极大地提高了。”

大三学生Rohan Kale Steinmeyer提问:“是否需要自恋一点才能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一个品牌?”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一直把自己和自己的形象置于公众注意的中心,这有点像摇滚明星。我有意识地塑造自己的形象。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自恋情节。我的品牌标志是我自己的裸体形象。这与自我和真诚有关。我的作品需要表达,但我作为一个个体也希望表达自我,尽管是以一种幽默的、相对论的方式。我认为这符合我的时尚理念:直接、富于表现力、以及鲜艳。”

大一的 Sandra Ogiolda提问:“你对时尚的定义是什么?”

Marina Yee:“美不仅仅是寻找漂亮、美好、美味或激动人心的东西。对我来说,美是有意识地体验那些美好和充满爱意的事情。无论是看着你的宠物安详入睡,还是欣赏一件迷人的艺术作品、一朵美丽的花朵,抑或是接受一种友善的姿态,或品尝一道美味的甜点。它是去观察、去看、去生活、去感受一切。它是享受日常琐事或神秘的无形事物,感受它们带来的快乐,我们给予它们赞美,它们也塑造我们的情感。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对我来说,美是爱在形状、事物和情感上的表达。”

大一的María Alborés Lojo提问:学院的学业负担很重,你是怎样解决的?你会对你所做的工作量有限制吗?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不认为你能给时尚设定限制。事情一直在发展,它会超出你的控制。但你不能说:我的工作时间结束了。你得继续做直到把事情做对。”

Dries Van Noten:“你很难在演出的前一天说:‘对不起,大家,我的工作时间结束了,我们明天继续。’这也是一件好事,有时你必须做到极致才能有所成就,但结果会让你坚持下去。我一直都有这种动力。我抱着紧张的心态做每件事。我工作时很紧张,但度假时我也会很紧张。去某个地方时,我想把一切都看完。学院的压力与你开始工作后的职业压力相比微不足道。”

大一的Eeso提问:“你曾经怀疑过自己想要从事时尚行业吗?你曾经历过困难的时候吗,你是怎样解决的?”

Dries Van Noten:“我认为每一个正常的创作人都会时不时地怀疑自己,并想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这是创作的一部分,其中的高潮和低谷让人着迷。你的生活和工作不会一直处于一种快乐的状态。怀疑自己是一种健康的工作方式,它能让你正确看待事情。有时你会挣扎,但这是过程的一部分。”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的职业生涯就像过山车,有高潮,也有低谷。你当然可以放弃,但我一直有足够的雄心壮志和信心来坚持战斗。我对时尚的热爱也对我有着莫大的帮助。我在学院学习是为了我自己的快乐。我喜欢的所有东西——服装、化妆、摄影、手工——都是在学院里学习是结合起来的。这一点从未改变。”

Ann Demeulemeester:“我从来没有想过做别的事。当我开始做一件事时,我就想完成它。三十年来,我付出了全部。当然,我也经历过困难的时刻,但你必须坚持到底。只有一个解决方案:工作,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并不是说每一个系列都很好,但一定是我当时所能做的最好的。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我在每个系列中都看到了本可以更好的东西,所以我决定在下一个系列中展示这些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所有的系列都像一条链一样连接在一起,如果没有之前的错误,我最好的作品就不可能存在。”

大三的Sofia Hermens Fernandez:你对未来一代的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Marina Yee:“我希望他们会感到快乐,受到鼓舞,不会害怕。未来的年轻设计师将以创新的叛逆者的身份,意识到并警惕不断变化的世界中的最大挑战并找到应对的方法。这种变化也许不是一场革命,而是我们为了气候、人类与和平在思想和行动上朝着更好的价值观转变。”

Dirk Bikkembergs:“永远不要试图‘赶时髦’,但要培养一种可以终身依靠的个人风格,并且这种风格在任何时候都不会 ‘过时’。”

Walter Van Beirendonck:“耐心点,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成功的。这并不意味着一切就会马上发生。年轻人听到了现在在大型时尚公司工作的前辈们的成功故事,想这样做,但他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Sofia Hermens Fernandez:你们有耐心吗?

Walter Van Beirendonck:“我们必须有耐心。我们毕业时,比利时几乎没有任何时尚,没有可以努力效仿的例子。我们作为六君子受到了比利时媒体的广泛关注,但仅仅是在国内。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耐心和心血才在国际上取得突破。”

大二的Jaden Li提问:现在的时尚界和你们毕业时的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Walter Van Beirendonck:“那时互联网还没出现。时尚通过秀场展示,六个月后你才能在杂志上看到。真正到了冬天才能看到冬季时装,这是合乎逻辑的。这种节奏现在已经完全改变了。任何东西都可以直接在网上看到。”

Ann Demeulemeester:“我们与世界的交流更加有机了organically。有人会与你的风格和传递的信息产生共鸣,并给你写信,这是最大的补偿,有时他们就是你期待的人。现在,一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就会收到成百个点赞或评论,但以前可能一年才收到一封信,但我喜欢这种慢节奏。”

Marina Yee:“今天的时尚行业已经成为一个大产业,其中90%都是快时尚,通过一次性文化的购买和消费来实现利润最大化。从Primark到Louis Vuitton,在所有价位的时尚中,消费主义都呈指数级增长。它势不可挡,肆无忌惮。消费者和设计师面临的挑战是要意识到行业的负面影响,以及服装配饰生产过剩对我们的社区和环境造成的不利后果。”

Jaden Li:你想要改变现在的时尚行业中的什么?

Dirk Bikkembergs:“现在一切都太快了。我们需要找回过去笼罩着时尚的神秘感。我们当然不需要更多的“Instagram时尚”,因为这贬低了时尚的价值。”

Dries Van Noten:“对于许多时尚品牌来说,时尚已经成了一门生意,这抹杀了人们对产品的热情。幸运的是,仍然有独立的小设计师将灵魂投入到他们的工作中。”

Marina Yee:“我现在想要做的,以及我现在正在尝试做的就是缩小规模,有意识、有选择地放慢速度,推出小规模的系列,其中一部分是通过向上循环和创造缓慢而无声的时尚来实现。”

Jaden Li:现在推出自己的品牌是更难还是更容易了?

Dries Van Noten:“现在有这么多的可能,这是最吸引人的。无论你是想在一家大型时尚公司担任设计师,还是想搬到苏格兰的谷仓里纺羊毛,然后在互联网上出售你的手工针织套衫,这两种情况同样受到尊重。毕竟,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挑战。在80年代,你需要魅力才能成功,而作为一名设计师,小规模和独特性是当今设计师的资产。当我们创业时,安特卫普在时尚界根本还没有名气。时尚只能来自巴黎或米兰,比利时时尚只是个笑话。现在,学院已经变得非常有声望。我无法评价这是否会自动让你更容易创立自己的品牌。”

Walter Van Beirendonck:“因为社交媒体的高曝光率,我认为年轻人比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更容易创立一个品牌。我们那时不得不竭尽全力让世界开始关注我们。多年来,我们发出大量的邀请函和独家报道以引起媒体的注意。现在,当你想联系某人时,你只需发送一封电子邮件就会得到答案。”

大一的Sandra Ogiolda提问:你在学院学到了什么?

Dries Van Noten:“一切都需要平衡,工作和私人生活,有时这种平衡可能已经打破。”

Ann Demeulemeester:“做好工作是一切的开始。一旦你做到了这一点,你必须有信心,你迟早会找到自己的路。”

Dirk Bikkembergs:“相信自己以及自己所做的事情。”

Walter Van Beirendonck:“要相信自己。多年来,我是“穿着五颜六色的T恤的六个疯子之一”,但这从未阻止我做自己的事。我一直珍视作为局外人的感觉。某一天,人们对我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取而代之的是媒体、买家和粉丝的深切尊重。许多年轻人直到现在才发现我是一名设计师。”


1663年,出生于安特卫普的佛莱芒画家David Teniers the Younger创立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 (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 Antwerp)。18世纪60年代,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开设时尚设计专业。

丨消息来源:Knack Weekend、《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各品牌官网



 

Copyright © 2022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