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康泰纳仕合作仅一年即告分手,好莱坞女星 Gwyneth Paltrow 的生活方式品牌 Goop 将独立出版杂志

好莱坞女星 Gwyneth Paltrow(温妮丝·帕特洛)创办的生活方式品牌 Goop 近期宣布,将于今年9月4日发布独立制作的首本杂志,取名“Sh-t No One Tells You”(那些没人告诉你的糗事)。

这本杂志是 Goop 创立至今推出的第三期杂志,前两期均与《Vogue》的母公司、美国传媒巨头康泰纳仕(Condé Nast)合作完成。2017年,双方公布合作计划之时 Goop 曾表示:这本杂志将由双方长期稳定合作出版,联名的数字内容将在康泰纳仕旗下部分网站、Goop 官网及其社交媒体渠道分销。

好景不长,双方的合作仅持续了一年时间就宣告结束,加上新刊火爆的名字,个中曲折免不得引人遐想。Goop 首席内容官、原康泰纳仕旗下杂志《Lucky》资深编辑 Elise Loehnen 表示,尽管结束合作是 Goop 方提出的,但“双方是和平分手”,未来会继续保持前两本杂志的审美水准。“很庆幸一开始就获得了他们专业的帮助,以及(《Vogue》主编) Anna Wintour 的指导,这对 Gwyneth Paltrow 至关重要。”

Elise Loehnen 指出,双方合作告吹的一个原因是:Goop 和康泰纳仕各自派出了团队,在不同的地点以不同的战略视角负责广告销售和市场营销。Goop 方希望杂志在各大报刊亭有售,且“确保出现在每一家健康养身 spa 和葡萄庄园度假村”。但事实上,即便康泰纳仕从旁协助,实现这一愿景也非易事。




Elise Loehnen 坦承,与康泰纳仕“试水合作期间”最大的问题在于——对方以合同义务为由,拒绝透露杂志的相关销售数据,如销量、售罄率、销售点、出售方式和市场情况等。Goop曾表示,其不断增长的游击店甚至在开张之前就已实现盈利。但顾客数据是“重中之重”——Goop 会深挖分析数据,根据结果做出下一步决定。因此康泰纳仕拒绝对处于“关键”增长期的 Goop 透露数据,很容易引起后者的抵触情绪。今年3月,Goop 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将用于发展欧洲市场的电商业务,及在海外举办各种宣传活动。2017年12月,Goop 把电商业务拓展至加拿大。

Goop 对数据的看重,在其独立制作的第三期杂志的新功能上有很大的体现。新杂志增加了“短信购买(text to buy)”产品和从当前页面“了解更多”的功能,意在与读者加深联络,也为广告投放方提供更多销售相关的数据。Elise Loehnen 表示:“很难与康泰纳仕商讨并共同完成这些内容,况且这本不是他们所擅长的领域,还是我们自己来更简便些。”

从时间线推断,双方的分歧应该已有一段时日。双方最初协定以季刊的形式发行,首刊于2017年9月面世,至今应该共发行4刊。但时至今年7月《goop》杂志仅发行了两刊。Gwyneth Paltrow 表示,康泰纳仕体系内的杂志无法支持 Goop 实践“情景商业”战略,他们还要求所有文章都要先核查事实,导致纸媒内容远不及网站内容丰富多元。

据悉,新杂志由一支20名编辑组成的 Goop 内部团队完成,出版方为纽约的 Oehler Media,后者不会对纸媒的内容有任何干涉。因此,新杂志上可能会出现 Goop 那些讲求“功能医学”的医生们的言论观点及产品推荐。过去数年间,Goop 网站上此类医生及治疗师的医学观点一直为西方主流医学界所诟病,斥其是伪科学。Elise Loehnen 声称,公司的内容都在是采访专家,无需确认其言论是否具有科学准确性。“我们从来没有发表观点,只是在问问题。”

招致外界批判并非 Goop 的初衷,为了避免事态继续发酵扩大,公司也积极地采取了措施。Goop 已经聘请了一名事实核查员加入编辑团队,还邀请康泰纳仕旗下杂志《Allure》执行编辑 Danielle Pergament,出任主编一职。公司还在考虑与具有权威性的第三方,如加州理工学院合作,共同发行一本科学杂志,使得公司的内容更具合理性。Elise Loehnen 表示:“我们正在尝试以更好的方式,让人们接受并理解我们的意图。”

Danielle Pergament 从头参与了第三期Goop杂志的制作,称这本杂志只是为了“取悦其读者,更灵活的方式也能更好地专注于内容”。可以料想的是,Goop 的内容能让其粉丝兴奋不已,也会继续引发争议,但这也符合 Goop 在争议中一路快速发展的风格——争议越多,知晓 Goop 的人也就越多。

丨消息来源:美国网站 WWD、《卫报》

丨图片来源:Goop 官网

 

Copyright © 2018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