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级时装设计大师的人生感悟(图)


让・保罗・歌蒂埃(Jean Paul Gaultier)


  人们称我是“时装顽童”,那是因为我脑子里有取之不尽的想法,创作灵感源源不绝。我不敢说自己设计的时装都是流传千古的极品,但创造出惊世奇作一直是我的设计追求。


  一生对我影响最深的是祖母。她靠替人算命为生,神秘莫测,无论衣着还是举止总散发出无所不能的魔力。这触动了我的灵感,激发了那种久违了的想象力。所以,祖母才是我的第一任老师,我的思绪总是随着她老人家起伏荡漾。


  运动?我从来都对运动不感兴趣,所以在学校也没结交几个朋友。


  14岁时,我曾设计过一款迷你服供家人观赏,后来还设计了一款带书包的外套。当时,家里人对我赞誉不已,这激发了我的兴致。1976年,我在巴黎推出了自己的成衣处女秀。我所推崇的那种诡异大胆的设计风格倍受人们推崇。随后,我应邀在很多好莱坞大片中担任服装设计,曾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礼服造型设计奖,这让我很得意。


  我不在乎什么全球第一流设计名家的称谓,我只是要设计最基本的服装款式,破旧立新,拒绝沉闷,当然还要有点"破坏"处理,这才展现夸张和诙谐,并把前卫、古典、奇风混杂,达到视觉上的统一。


  没有我不能设计的,但沉闷的正装属于例外!我设计的东西没有模式,随时变化,随时有怪异的设计风格。


  小时候,我喜欢那类淳朴天真的女孩;上学后,我推崇那类忠诚友情的女生;成年后,我把对女人的兴趣转移到了设计时装。我所要做的就是要突破现代男女时装的传统界线。时装就像房子,需要不断翻新。


  世界上没有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如何创新才是所有问题的关键。


  我的时装风格?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破旧立新,变化万千,这是我的设计追求。比如,将裙子穿在长裤之外,把内衣当做外衣穿,用乳石装饰牛仔裤,等等。


  我从不在乎别人的诋毁,好东西都是骂出来的。我就是喜欢设计上的捆绑元素,这才能体现出一种抽象派的艺术。



瓦伦蒂诺 (Valentino)


  时尚艺术史就是一部“意大利制造”的商业改革史,体现了一种从最原始的手工作坊发展到今天引领时尚王国的历史进程,既神奇又莫测。


  我出生在米兰北部,高中时选择了时装设计和法语,以便将来移居到时装与文化之都――巴黎。时装设计室干学徒,这就是我的大学。60年代初,回到罗马自立门户,开设了自已的工作室。那些来罗马拍影片的好莱坞明星发现了我设计的时装,通过他们的装束人们才了解了我。所以,我和明星们之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特殊关系。


  在佛罗伦萨举办的首场时装发布会,迄今记忆犹新。订单铺天盖地,媒体热情有加,我当时简直被宠坏了,但内心也略感惊奇,没想到成功竟然在我如此年轻时就光临了我。人们称我是意大利时尚潮流的领导者,那是1965年。


  1969年推出了“白色系列装”后,我上了《时代》和《生活》杂志的封面,客户包括肯尼迪夫人、玛克丽特公主、伊丽莎白・泰勒这样我所敬佩的世界名流。


  杰卡罗・吉米迪凭借其出色的管理才干,让我的工作室迅猛发展,用很短的时间就遍及全球。对了,他是学建筑出身的。


  开创与著名摄影师联袂拍摄广告片的时装设计师的鼻祖?对此我并不否认。我在国际市场上为产品第一个打上了冠名。


  获得的荣耀太多了,为参加洛杉矶奥运会的意大利运动员设计服装,接受总统接见,推出"梦幻画室"展,为著名歌剧演员设计服装……这些都是最让我得意的事情。


  伊丽莎白・泰勒鼓励我创建了救助爱滋病患者的基金会,她是我最仰慕的朋友。


  我设计灵感来自艺术、自然、民族、动物,白色和红色分别象征梦幻与生命,美丽和生动是我永恒的追求。



拉尔夫・劳伦(Ralph Lauren)


  休闲与古典是我的设计主线,马球衫是我最得意的经典之作。


  流行是暂时的,创立永久影响力才是品牌的经营之道。我所做的一切不是在兜售商品,而是一种对待生活方式的态度,迎合人们对完美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并让他们美梦成真。


  我生于俄国移民家庭,童年并没有多少浪漫和情趣。小时候,我只是对服装感点兴趣,并没有多大的雄心想在这方面干出点什么。那时候,男孩子都打扮得象马龙・白兰度,穿着牛仔裤、摩托衫,而我却穿得文质彬彬,那样子像个大学生。我早期的时装教育都来自电影和杂志,偶像是温莎公爵和凯瑟琳・赫本。


  大学期间,校园里男男女女都穿着千篇一律的V领毛衫,由此产生了郁闷和烦躁,忍耐了两年后便退了学。我后来设计的男装,成为了那些就读长青藤名校学生的新宠,争相用来装扮自己。打破沉闷,但又不张扬夸张,这是我的设计风格。


  最得意之作是为名片《了不起的盖茨比》设计的服装,但由此在时装界引发的狂热却让我始料不及,竟然成为了一种潮流。似乎是在突然之间,全球刮起了一种个人崇拜之风。


  我在麦迪逊大街开设的旗舰店,从商业观念上是一个革命,它是第一家按照设计师本人的意愿设计的。我力图营造一种“旧世界”的乡村俱乐部的氛围,准确说是一种家庭的氛围。但店中的任何东西都出售的,从墙纸到唱盘。把想像变成了一种价值观。


  我设计灵感来自狂热的西部淘金、老电影、棒球运动员,当然还有以前的那些达官显贵。马球衫只是我设计的第一款男装系列,当时的初衷是这项运动能让人联想到贵族般的悠闲生活。


  我要让想象变成现实,且这种转变必须是生活形态的一部分,而且随时光流逝变得极其个性化。款式高度风格化是时装的必要基础,时装不该只穿一个季节,应当是没有时间限制,追求一种永恒的概念,这才体现高品质的生活。


最得意的奖项?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颁发的生活时代成就奖。







Copyright © 2018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 - 服装装饰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