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时尚行业的“竞业禁止”规则:一把引来无数麻烦的双刃剑

竞业禁止义务,是企业高管和时尚行业的设计师的雇佣合同中常见的条款之一。该条款禁止设计师或是高管在离职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为公司的竞争对手工作。虽然竞业禁止已经存在了多年,但是最近几年里,这种协议在时尚和奢侈品行业的应用正在变得越来越广泛,引起的争议和麻烦也随之增加。

“时尚行业竞争非常激烈,而且变化速度极快,这让有能力的企业高管和设计师对时尚公司的成败的重要性也日益增加。”意大利咨询公司InterCorporate 的副董事长Armando Branchini 表示:“著名设计师和管理人才对于时尚公司来说,就像是一个球队的明星球员和出色教练。而竞业禁止则是企业用来确保他们不会加入自己竞争对手的工具,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手段。”

应用范围不断增加
研究公司 Value Search 的合伙人 Giovanna Brambilla 表示,竞业禁止最初只是为了“防止企业的关键人物离开,并将商业机密等内部信息带给竞争对手”,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战略,但是现在很多企业正在滥用竞业禁止协议。Brambilla 说道:“他们开始强行将这种协议加到很多员工头上,仅仅是因为害怕有人挖他们的墙角。”

Brambilla 表示,滥用竞业禁止协议在快速变化的时尚界造成的影响尤其恶劣。很多时尚公司都需要在一定时间内找到一位特定的人才,他们没有时间去等待竞业禁止协议到期。“从任命到正式上任通常就需要三到六个月的时间,再加上竞业禁止协议,总的时间很可能超过一年。”Brambilla表示:“很多品牌根本没法等这么久,更糟的是,这让很多品牌的设计师和高管候选人范围受到了巨大的限制。”

主要业务集中在时尚和娱乐领域的法律公司 Arent Fox LLP 的合伙人Anthony Lupo 也强调,竞业禁止不应该成为公司限制员工的工具。“竞业禁止对公司来说确实是非常有效的保护措施,但是你必须非常谨慎的对待它。”Lupo 说道:“它不是用来限制员工自由的枷锁,一份高效的竞业禁止协议,必须非常明确什么样的领域的哪些公司符合竞争对手的定义,而不是让人彻底无法在时尚行业找到工作。目前竞业禁止协议主要还是应用在高管和设计师身上,但是它的应用范围的确正在变得更加广泛。”

关乎个人前途
竞业禁止协议对个人的影响非常巨大。虽然职位最高的管理人员,比如CEO 和创意总监等普遍倾向于遵守签订的竞业禁止协议,而且竞业禁止协议对他们个人事业的影响也相对较小。但是对许多级别较低,或是比较年轻的设计师和高管来说,在几个月内无法从事任何行业相关的工作,会对他们未来的发展造成非常严重的负面冲击,尤其是在变化非常迅速的时尚行业。

一位意大利的猎头讲述了一个他所知道的例子:一位Prada 的设计师想要前往巴黎,加入Louis Vuitton 担任后者当时的艺术总监Marc Jacobs 的副手。但是由于Prada 强制执行了竞业禁止协议,这位设计师被迫等待了9个月的时间。等到协议到期之后,Louis Vuitton 的艺术总监已经变成了Nicolas Ghesquière。

猎头表示:“这位设计师非常有天赋,并通过了Nicolas 的面试成为了Louis Vuitton 的一员,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好运。管理层的变动意味着几个月之前的约定很可能不再有效,而且员工也未必就愿意和新的上司一起工作。如果不走运,这些年轻而有天赋的设计师很可能在一年多的时间内没有从事任何时尚相关的工作,这对他们的生涯来说很可能造成致命的打击。”

签署竞业禁止协议也会加大设计师或是高管在寻找下一份工作时候的难度。“有些公司完全不愿意和任何有竞业禁止协议在身的候选人扯上关系。”研究公司Kirk Palmer Associates 的执行副总裁 Jaimee Marshall表示:“当知道对方签署了这样的协议之后,有70%到80%的公司都会选择直接放弃,去寻找新的候选人。”

Marshall 提到,其余20%到30%的公司通常将希望寄托在原公司并不强制执行竞业禁止协议上,或是有足够的耐心和资源等待协议的到期。举例来说,受到竞业禁止协议的约束,PVH 集团从2015年10月Raf Simons 离开 Christian Dior 起,一直等到了2016年7月,才终于宣布 Raf Simons 正式加入PVH旗下的美国设计师品牌 Calvin Klein 担任设计总监 的消息。(详见《华丽志》报道:Raf Simons 确认加入Calvin Klein,全权负责品牌所有产品线的创意工作


上图:Raf Simons





Marshall 表示,要防止竞业禁止协议对自己的未来造成影响,最重要的是在签署协议之前“尽可能的明确协议的限制范围,包括哪些公司符合竞争者的条件,确保自己在离职之后依然迅速可以在行业内找到工作。”

一把双刃剑
当然对企业来说,竞业禁止协议并不是包治百病的万能药,而是一把双刃剑。当有关键人员想要离职时,竞业禁止的确可以保护企业的利益,但是当品牌需要找到一位有能力的高管或设计师时,竞业禁止就成了最大的拦路虎。今年11月,英国奢侈老牌 Burberry 总裁兼创意总监 Christopher Bailey 在为公司效力长达 17年后,突然宣布将于明年离职。有传言称Céline 的创意总监Phoebe Philo 将会成为Bailey 的继任者,但是也有消息人士称,即使Philo 愿意加入Burberry,但是她和Celine 的长期竞业禁止协议也将迫使她等待很长一段时间。

Versace(范思哲)也同样面临着类似的问题。有传言称他们正在试图聘请 Louis Vuitton 的现任男装艺术总监 Kim Jones ,但是后者的竞业禁止协议成为最大的阻碍。Versace 此前邀请意大利设计师 Riccardo Tisci 加盟时也同样受到了竞业禁止协议的阻挠,不过他们最终与Riccardo 的老东家Givenchy(纪梵希)达成了协议,并成功的迎来了Riccardo。

此外,竞业禁止也是一项非常昂贵的工具,签署了竞业禁止协议的员工,在离职之后的协议生效期内最多可以从老东家那里拿到之前基本薪水的80%以上。考虑到签署竞业禁止协议的大部分都是企业高层,这是一笔非常巨大的开支。也正因如此,通常品牌只有在设计师或是高管确定将会离职时,才会和他们签署竞业禁止协议。

此外,竞业禁止协议还可能会打击员工的工作积极性。Brambilla 表示:“品牌应该激励员工发挥自己的潜力,而不是用各种手段来强制他们留在自己的公司。如果你用竞业禁止协议来限制他们离开,这只会让他们的工作态度变得非常消极,从而进入一种恶性循环。”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当然,竞业禁止协议也并不总是带来坏消息。米兰时尚咨询公司Lagente 的创始人Davide Dallomo 表示,各个公司对竞业禁止的态度不同,Prada,Louis Vuitton 和 LVMH 集团等公司是行业内对竞业禁止协议的态度最为严格的几家公司。他提到,在最严格的情况下,哪怕是只有三年从业经验的新人也会被要求签署竞业禁止协议,而协议的持续时间甚至可能长达两年。

因为竞业禁止协议要求公司向员工支付额外的薪资,很多公司将这种行为视作对人才的投资。加上很多时候品牌并不一定会强制执行竞业禁止协议,让很多设计师会把竞业禁止协议看做带来额外收入的福利。Dallomo 表示:“我知道有一位设计师,他并没有任何意向去其他公司工作,因此竞业禁止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变相的收入。”

而著名的设计师 Hedi Slimane  更是通过竞业禁止协议,从老东家开云集团手中要到了1300万美元。他在2016年4月结束了与法国经典奢侈品牌 Saint Laurent Paris 为期四年的合作关系,卸任创意兼形象总监。2016年6月,他对 Saint Laurent Paris 的母公司 Kering(开云集团)提出上诉,称合同中的“竞业禁止义务”条款应当继续生效,并成功的说服法院判决开云集团支付他1300万美元的赔偿,并在同年10月再次起诉开云集团,要求追加更多赔偿。


上图:Hedi Slimane


私下解决,还是诉诸法律
由于竞业禁止会影响很多有能力的人寻找工作,从而对薪资和行业创新等多个方面造成影响,因此一直是各国法律的重点关注对象。而每个国家对待竞业禁止的态度也各不相同。纽约的司法部长 Eric Schneiderman 今年早些时候便宣布,将会加强对竞业禁止协议的限制,防止被公司滥用。而加州的法院则不承认竞业禁止协议的法律效力。

虽然在竞业禁止协议方面各国的法律各不相同,但是直接和自己的老板进行沟通是一种广泛可行的解决方案。法律业的一位消息人士表示,有时竞业禁止协议会变成一个人的老东家和新东家之间的角力,从而让事情变得非常复杂。但是很多时候都可以通过个人关系来解决这些问题。Lupo 也表示,虽然竞业禁止协议引起的纠纷非常常见,但是大多数时候企业并不会强制执行,双方最终基本都能够达成某种协议。

举例来说,Versace 的前任创意总监 Anthony Vaccarello 就签有竞业禁止协议,为了能够加盟 Yves Saint Laurent(以下简称YSL),他和 Donatello Versace 直接沟通,并私下达成了协议,成功的加盟YSL,成为了Hedi Slimane 的继任者。

话虽如此,但是因为竞业禁止协议而闹上法庭的例子比比皆是:今年早些时候,奢侈百货 Macy’s (梅西百货)的一位前任副总裁便对老东家提出了诉讼,声称其竞业禁止协议并不合理,导致她无法加入另一家百货集团 Burlington Stores 的管理层。最终双方达成了庭外和解,并且这位副总裁也成功的成为了 Burlington Stores 的一员。

Nike 的一位高管 Matthew Millward 跳槽 Ralph Lauren集团,担任后者旗下品牌 Club Monaco 的副总裁和创意总监,为此,Nike 起诉了 Ralph Lauren 集团,声称 Matthew Millward 没有遵守他和 Nike 签署的竞业禁止协议,为新东家带去了在运动休闲领域的关键信息,从而影响到了 Nike 的利益。不过Nike 的申诉被驳回,Matthew 也最终按时上任。

去年,美国时尚界的两大知名设计师品牌 Carolina Herrera 和 Oscar de la Renta 便为了争夺一名年轻的设计师 Laura Kim打起了官司。 Carolina Herrera  禁止Laura Kim 在竞业禁止协议到期之前加入Oscar de la renta。

就在今年10月,法国美妆巨头欧莱雅集团( L’Oréal)还将日本竞争者资生堂集团(Shiseido Group)告上纽约法庭,声称欧莱雅集团的前任高级副总裁Antonios Spiliotopoulos 竞业禁止协议并未到期,要求他停止为资生堂工作。

丨消息来源:综合路透社、美国网站WWD

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与免费图片网站Pixabay
 

Copyright © 2018 华丽志LUXE.Co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服装服饰 - 服装服装服饰 - 配饰服装服饰 - 其它奢侈品 - 服装奢侈品 - 配饰奢侈品 - 其它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