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之间的对话:访谈Carine Roitfeld

Carine Roitfeld,目前是CR Fashion Book的创始人和主编,Hearst’s Harper’s Bazaar的全球时尚总监,但在此之前,更为众人所周知的是她曾担任了十年法国Vogue杂志的主编。日前,Carine接受了WWD的专访,向我们娓娓道来她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WWD: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是如何任职了Harper’s Bazaar全球时尚总监的吗?



Carine Roitfeld: 很多人问我我在Bazaar干什么,没有人真正知道我在Bazaar做什么。事情发生在两年前。我本来应该在9月份重新签署我与Vogue的合约。但有一天我与Hearst Magazines International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uncan Edwards和Hearst总裁David Carey共进了一顿午餐,他们提出,我可以在Hearst’s Harper’s Bazaar做一个全球性的时尚编辑。我喜欢它,因为我从Karl Lagerfeld身上了解到,要敢为人先地去做一些从未有人做过的东西。当Lagerfeld开始在H&M 工作,这是第一次有人从如Chanel这样的大品牌转而投奔到快时尚品牌。



WWD:告诉我更多你们那天午餐的详情吧。



C.R.: 和他们共进午餐是一个很不寻常的经历。我不了解他们。我觉得他们是非常友善的人,我对他们的想法感到很惊讶。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主意——在同一时间我们给予30个国家的Harper’s Bazaar 编辑同样的待遇。给编辑17页的篇幅来做一个故事,给予充分的自由让他们选择摄影师、模特和衣服。



WWD: 对于刚刚离开Condé Nast’s French Vogue的你,有些人认为你加入Hearst是一种对Condé Nast的报复。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C.R.:为什么我会接受这个职位,是因为我想做更多的故事,而不是像外界所说的我要报复Condé Nast。在Hearst,你能同时拥有4000万读者,读者的数量十分庞大,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我刚离开Condé Nast,以前不存在的东西而现在要探索着去做,这样很有意思。他们给了这个提议我。我接受了,因为这是第一次。



WWD: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着手Bazaar的工作呢?



C.R.:那时我正与Stephen Gan要开始创办新杂志CR,Gan在Harper’s Bazaar担任创意总监,他问我:“你想与Stephen 一起工作吗?”我说当然想。我想不出还能和Stephen以外的谁一起工作了。他是我的朋友,他极富天分。也就几乎同一时间,我开始着手了Bazaar的工作。



WWD: 你有和30个版本的Bazaar编辑商量工作过吗?



C.R.:主要是主编。对他们来说,为了其他人插入18张以上的图片并不容易。他们也许喜欢我,也许会恨我,我不知道。我没有去想这些。



WWD: 所有的编辑都可从您创建的作品集里选取图片。当你把它们放在作品集里,你认为和Bazaar提供的有什么不同?



C.R.:我只是着眼于我想要的和我梦想的。



WWD:那选择的模特呢?



C.R.: 没有,因为我觉得有时候我使用的是大明星。如果你提到Scarlett Johansson,我敢肯定她是无人不知。我们很幸运,在Bazaar你可以得到所有的顶级模特。



WWD:摄影师又是如何选择的呢?



C.R.:通常情况下,如果你与摄影师一起工作,你想使用他的照片刊登在多本杂志上,你不能这么做,因为这需要花费很多钱。现在呢?没问题了。摄影师们一开始就知情和同意他们作品会被发表到整个世界。这是一种工作的简化。



WWD:你会用多少不同的摄影师呢?



C.R. 我只可以使用未与Vogue签约的摄影师,我被限制了,Vogue正在与大量的摄影师签订合同,但Condé Nast有一个专门的合约专家。我曾经跟Karl Lagerfeld一起工作过两次,不过我还是很乐意去追捧那些让我感到激动,很有天赋的人。所以,不管跟杰出的新人例如Lara Stone还是跟大牌例如Lagerfeld工作,总有一种方法可以在彼此之间碰撞出火花,产生新的灵感。在Condé Nast,他们常常会给出那些众所周知,就像Mario Testino或 Steven Meisel这些不是新人且有一定名气的人。在我与同一批人一起共事了10年后,我觉得这很冒险但也很有趣。



WWD: 当你在整理摄影的服装时,你有没有想过拉广告商?



C.R.: 我有想过,但要控制广告数量,因为这不是我的风格。我要尽力把控拍摄出来的图片的效果。



WWD: 你是否曾经离你的职业生涯太远?



C.R.:我知道我并不能走太远 [在 Bazaar]。那里有所限制。我很高兴拥有自己的杂志[CR]。所以如果我有天马行空的大胆想法,我可以在我的杂志上实现。



WWD:当你离开法国Vogue的时候,你觉得具备现在你在CR.的创造力吗?



C.R.:差不多了。我觉得我在法国Vogue的那些年, [Condé Nast国际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nathan [Newhouse]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我会跟着我的直觉和Jonathan,老实说,好吧,我有一个老板,但在这10年我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任何老板。我觉得我让他见笑了。我想,当他看到这个[她指着最近发行的Harper’s Bazaar]他将是真正的嫉妒。



WWD: 当你要拍一个大明星,你如何创建一个独特的形象?



C.R.: 例如,如果你正与Scarlett Johansson工作,她是非常有气场的。她生来就有一个很难改变的形象。即使他们为电影改变了,当他们谈论自己,他们不喜欢改变太多。我认为LadyGaga非常特别。她每时每刻都在改变。



WWD:在这个行业你希望和谁共事呢?



C.R.: 不限于在世不在世吗?如果是已经过世的,我从来没有与Helmut Newton共事过。我遇见了他很多次,但从来没有与他共事,和Richard Avedon也是。还有另外一个——对于我—— 他曾与我所钟爱的一切时尚工作,他的名字是Bob Richardson,Terry的父亲。我得到的第一份礼物是Mario Testino给的,这是一张Bob Richardson的照片。对我来说,他是我最大的偶像。



WWD:那是一张怎样的照片?



C.R.: 那是一个海滩上含泪的女孩,她的眼里有泪水。他总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总有那么一个时刻。这不是一个时尚的照片。这是关于一个女人的故事。当我在做报道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是以服装为开编。我总是先从女人自己为出发点。我并不是复制Bob Richardson,我从他身上得到灵感。他就是如此有天赋。



WWD:为 Bazaar和Vogue有什么不同?



C.R.: 在Bazaar这是非常奇怪。当你在Condé Nast工作,你会看见Condé Nast高管的脸孔,Jonathan、S.I. Newhouse。但在Bazaar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你见过他们吗?Bazaar的持有人?Bazaar先生、夫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WWD:你指Hearst家族吗?



C.R.:的确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家族,我期待有机会和他们见面。



WWD:我会告诉David Carey让他跟进一下。科技如何改变了你工作的方式呢,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C.R.: 我不觉得有好坏之分。你必须处理好它。对我来说当我们刚开始摄影工作时这很难,你得在屏幕上观看,而不是通过摄像头。但是一切事情都可以上网处理,我认为这太棒了。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图片,但也非常危险。每个人都有手机。有很多的博客,当你出席活动,每个人都拍你。这与以前很不一样。



WWD: 你通常如何处理这种关注?



C.R.: 刚开始的时候,它[关注]让你很开心。我的父亲阅读第一篇关于我的文章时很高兴。我对此并没有沉迷。我从不会睡醒一睁眼就打开我的iPad来检查我的名字在哪里。我不迷恋自己。如果你听太多别人对你的评论——我认为​​迷恋自己有点可悲。但作为一个女人,你希望你在照片中展示的都是好的一面。当我出席活动,我试着微笑。微笑使你更美丽,我觉得如果你试图让摄影师们的工作变得更加轻松,他们也会对你很友善。在展会上,摄影师知道并叫你的名字。你会和他们关系一下子变近。有一次我从Marc Jacobs的展会走出来不小心摔跤了,但没人拍我。这很好。也许是因为我平时对他们很友善。我认为还是和摄影师打好关系比较好。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点。



WWD: 当你看到杂志封面,你会觉得他们太商业化吗,意味着你不能挑战极限吗?



C.R.: 我不认为现在的出版物能有很大的自由,因为它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业务。有这么多的人为业务奔波,设计师也有很大的压力。时尚是一个艰难的世界。那些广告都是赖以生存的根基;这是很好的,但有时太过分了,你就不能获得你想要的自由。还有不能行差踏错。我觉得是存在一个道德和政治底线。我在我的照片里犯了很多错误。我在同一时间想表达的太多了。但我总在想,我有孩子——我想向他们灌输正确理念——如无毒品、无暴力、无厌食。



WWD: 在你的职业生涯里,你有后悔过什么吗?



C.R.: 唯一遗憾的是[使用]香烟[在照片],因为30年前我们并不知道它是致命的。每个人都在吸烟——这是别致的——Serge Gainsbourg、 Catherine Deneuve;认为这抽烟是最酷的事情,但现在我们知道这是一件坏事。我尽我所能,在我的照片一根烟也不不展示。当我在Vogue,我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启用更多的年轻设计师,所以我尽量在CR 弥补这些遗憾。



WWD:如今的摄影师有太多的限制吗?



C.R.:是的。我觉得有一些像Bruce Weber、Steven Meisel极具天赋的摄影师。他们正在做的一切都很棒,但也有摄影爱好者,如果他们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就不能有好的照片。老实说,我要为了这些而被封杀吗?



WWD: 我不这么认为。但是这里有一个特例。你如何看待关于Terry Richardson的争论和他露骨的摄影方式?



C.R.: 我认为Terry.... [ P.R试图打断] [CR到PR :也许她试着问这个问题是因为Terry Richardson在Bazaar很有名] 他不是在为Bazaar工作吗? [ P.R。再次中断。 ]我只想说,他是很好的标新立异的摄影师。他和他的父亲完全不同。Bob Richardson是一位摄影师。Terry是一个伟大的摄影师,完全不同。Michael Avedon是一个伟大的摄影师。完全不同于他的祖父。有时要打响名堂并不容易。我认为Terry做到了。

Copyright © 2018 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服装服饰 - 服装人物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