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一无二 设计师吴洁的小众化时装(图)

 之前在很多地方见过吴洁的设计,就连一些知名的电视主播也是她的常客,比如“当家花旦”陈蓉、张芳等等,对她略显华丽又不失简单的设计风格印象深刻,于是便萌生了采访的念头。不巧的是,那段时间吴洁遇到了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准备做妈妈了。好处就是,现在已为人母的她,再来接受采访,对时装对生活都有了一番更为不同的感受。


  游离在传统之外



  生长于教师家庭的吴洁从小受的都是最正统的教育。高二那年暑假,她第一次接触画画,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在心中迅速地蔓延开来,从此她对艺术的热情便一发不可收拾。随后,吴洁做了一个很冒险的决定――上大学要考艺术类专业!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个既不正经也不明智的决定。母亲清楚地记得,一次路上遇到吴洁的班主任,对方不解地问:“你女儿努力一下,考大学是没问题的。”言下之意就是她为什么那么傻要去学当时无人看好的画画呢?整个高三,吴洁几乎没去学校上过课,而是将自己“封闭”起来恶补专业课,那段时间,早上三小时一幅画,中午三小时一幅画,晚上三小时一幅画,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内容。1993年,吴洁考上了上海师范大学艺术系,主修国画。除了家人以外,吴洁没有收到太多的祝福,她说:“那时艺术不吃香,尤其是传统艺术,陈逸飞太少了,很多人都是快入土时(作品)才卖钱的。”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国画就是一群老头老太修身养性的东西,班上当时包括吴洁在内的许多同学都对自己的前途迷茫过。“我们甚至跑去问校长,为什么我们要学国画?我们毕业后做什么?”这种注定没有结果的谈话最终也只能留在记忆里。吴洁的第一份工作是市三女中的美术老师。“其实做老师的感觉真的很好,只是太穷了,我那时一个月只有800块收入,就连基本生活都很难保证。”她坦诚地说。何况女生天生爱美,,每天总想着用不同的方法打扮自己。一些老教师看不过去,就窃窃私语,“吴洁怎么每天都换身衣服呀?”不知不觉中给她贴上了“不守体制”的标签。然而这样的她却很受孩子欢迎,她从不会在课上教他们如何画树叶,画小鸟,而是讲时尚,说时装,一堂美术课成了孩子们“高三生活中唯一一点快乐的时光”。至今,她还保留着临走时同学们送给她的卡片,每次看到都觉得好开心。


  设计上的三落三起



  明白了自己不够乖的性格后,吴洁彻底放弃了做传统职业的念头,她去了一家外企做活动策划,开始接触到了一些有关设计的东西。她不断问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答案是:“开一间小店,楼上画画,楼下卖自己设计的东西。”于是她再次辞职,抱着尝试的态度开了自己第一家服装小店,开始还只是卖成衣,久了就发现“总是买(进货)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她把心一横,干脆自己设计。那年刚好中国元素大热,她就做了几件中装小棉袄,结果居然销路不错,还被一个台湾人看中,提出了合作意愿。吴洁终于可以实践自己做设计师的想法了。“当时生意很好,我们主要卖改良的中装和小礼服,旗袍,设计都很特别很大胆,比如在牛仔上加羽毛等等。”她说店里总是站满了人,就像“插蜡烛”一样。这样的好光景维持了大概3年左右,SARS后一切都不同了,仿冒的越来越多,生意也渐渐差了。在这之后,吴洁反省了很长时间,“之前是凑巧走上这条路的,并不清楚自己的风格是什么,走到后来陷入‘瓶颈’也很正常。”终于,在经过了大半年的休息后,在去年年底找到了现在的店面,一切对她来说都在重新开始。店面看上去很华丽也很古典,里面的衣服全部由她自己设计。一边聊着,吴洁一边站起来,拿起架上的衣服向我们介绍。“衣服分功能性,不同场合需要不同的衣服,我自己平时穿喜欢简单一些,素一些的衣服,而我设计衣服会根据不同场合的需要,就会有华丽的或其他,并不代表我自己的风格。”她解释道。特别引起我注意的是,也有一些是她在云南等少数民族地区带回来的手工衣物,自己只做了简单的修改。她说自己很佩服这些好手工艺人的创造力。靠墙边一排暗色的衣服引起了我的注意,吴洁说这些全部是用香云纱制成的,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这是只有富家子弟才穿得起的布料,就像那个年代最能代表上海一样,香云纱也是吴洁眼中最上海的布料,她说自己下一个时装发布会,将以香云纱为主。


  听妈妈的话



  吴洁从小到大跟母亲的感情都很好,这在她自己当了母亲后体会得就更加深刻了。“当我看到女儿出生的时候,我有种很强烈的感觉,就是只要她好,让我拿命去换我都愿意。”那一刻她明白了父母对子女付出的是全部,吴洁说:“做母亲是很幸福的,它让我对现在拥有的东西更加珍惜。”这和曾经的她很不一样,吴洁坦白地说,自己是典型的上海女孩,有时会任性、会撒娇,不太考虑别人的感受。“像我平时可能有空也很少想着回家去看看爸妈,倒是他们常常来看我,可对于这些,他们从来没有怪过我,他们真的是很宽容的父母。”女儿出生后,母亲曾对她说过一句话,“你有多爱你女儿,我就有多爱你。”这让当时的吴洁明白了许多。的确,女儿的出生让她改变了许多之前的想法,有的关于生活,有的关于设计。但有一点她却依然坚持,就是小众化路线。“一定要在适合的时候,穿适合的衣服,有适合的心情……”从这点来说,她是个挑剔的设计师。曾有客人对她说:“吴洁,我喜欢你这件衣服,可我已经有很多黑色的衣服了,你有其他颜色的吗?”她则会直接地说:“这件衣服就黑色的好看,换了颜色就不一样了。”到底还是没有给人家另一件。可能对待设计,她始终有着那份执着,并非一味跟从市场需要,而是相信自己作为设计者的判断。她喜欢收集各种各样的老东西,从牙粉盒、彩色玻璃到古玉,“买东西对我来说是一种生活态度……”还笑说自己有铁铲子情结,收集了各种各样的铲子,一件件都是历史的沉淀与回忆。


  后记


  第一次生意失败时,吴洁对自己说:“每个人都是活几十年,为什么我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于是她没有放弃,当许多设计师为市场而苦恼,将店铺搬到繁华商地时,她却安静地关注设计本身。因为她始终觉得设计与人分不开,“一定要在适合的时候,穿适合的衣服,有适合的心情……”







Copyright © 2018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奢侈品 - 服装装饰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