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imone Rocha到Gareth Pugh,伦敦依然前卫|伦敦时装周评论

“我想我是有点老派。”上周六,设计师 Emilia Wickstead 在潘克拉斯广场的一栋办公楼里如是说,她的时装秀刚在前厅结束。她正在阐释其春季设计与 1939 年George Cukor 版影片“The women” 的关系(《女人们》美国作家 Clare Boothe Luce 的作品)。 说实在的,我早忘了这部黑白电影,依稀记得有时装秀的片段,彩印技术效果如同“绿野仙踪”:一出发生在百货大楼里的闹剧,几个模特叽叽喳喳登场,拿着羽毛球拍欢腾而过,并未察觉旁边的标语上写着“请不要投喂猴子”。 像这样大摆阵仗卖衣服的并不少见,不过现如今的规模已发展到了工业化的程度。2015 年,Karl Lagerfeld 将 Chanel 的秀场搬到巴黎的一个宫殿且对其进行高规格的布置,平添了几分亲切——既有面子又传播了品牌的传统。 Hunter Original 创意总监 Alasdhair Willis 将秀场安置在 Euston 车站附近,还有一条看起来满是泥泞的 T 台,看起来好像要把客户都打发走。曾经穿着 Wellington 雨靴震(大)撼(赚)世(一)界(笔)的时髦潮妈如今也换上了掉分儿的果冻色系。
Hunter Original 2016 春夏成衣系列。图片来源:Nowfashion.com

如果将这场服装秀比作音乐节,那么 Willis 先生在选择主题的时候没有考虑粉丝们亮相 Coachella(美国音乐节)或是 Glastonbury(英国音乐节)所惯用的狡猾、乖张的风格。相反,他的模特们穿着抽绳布袋裙,半透明亮滑雨衣,如同一角剩下的奶酪,等着被放进冰箱。谢幕时漫天的彩带更是强化了整只队列的无趣感。 反观 Wickstead 女士,整个秀场被悉心铺上了粉色地毯,完全迎合金发名流的心态(这些人正是该品牌的忠实拥趸)。她作品中出现的连体裤、西洋蔷薇印花、大胆的褶皱肩部设计、眼睛形状的刺绣设计等都直接借用了 Adrian 为 Cukor 电影制作的服装。
Emilia Wickstead 2016 春夏成衣系列。图片来源:Nowfashion.com

“我超爱那些运动服,”这里她所指并非美式运动服的概念(CK 一类),而是“运动服的宽松短裤和袖子。” 一不小心,我们就从美轮美奂的“女人们”到了平凡无奇的露露柠檬(Lululemon 瑜伽服)。 如今日常着装正朝着宽松随意的方向发展,Simone Rocha 主动承担起制造华服的重任:诗一般的设计意在营造联觉,产生自由联想以及循环往复的效果。

Simone Rocha  2016 春夏成衣系列。图片来源:Guillaume Roujas/NOWFASHION  “绳带、领结、领带、束缚、发现,”服装风格从秀场说明亦可见一斑,“水晶耳朵、果冻脚。” 后者指的是闪闪发光的珠宝以及触觉松软的鞋子,都是孩童梦寐以求、成年人为之狂热的对象。前者则呈现为秋意浓郁的印花(事实上不会出现在任何音乐节上),拖着塑料长尾的酒会礼服裙(看起来跟橡皮泥、口香糖一个样),合成材料制成的套装以及格子印花等。 屋顶装点了金叶的兰开斯特宫是 Rocha 女士造梦的最佳地点。只有对自己作品不自信的人才会需要小伎俩吧。 比如设计师 Jonathan Anderson,对于自家品牌 J.W. Anderson 似乎保留太多,不少精力放在 Loewe 的主线设计上。 随着模特登上T台,J.W. Anderson 秀场同时播放美国学者 Fran Lebowitz 一段关于名利的讲话:复古羊腿袖设计使得“宋飞”式衬衫看起来颇为平淡,此外还有 Keith Haring 的涂鸦,精巧的小胸衣(有些是穿在衬衫外边的),透明蕾丝打底裤等。最为令人不解的是,连身裤自带充气上衣,看起来就像专为乳房打造的安全气囊。 借用游戏 Minecraft 里的对白,看起来就是一位“不怀好意的暴徒”——一个男孩操纵女性肢体玩了一场像素化游戏。

J.W. Anderson  2016 春夏成衣系列。图片来源:Guillaume Roujas/NOWFASHION 当天晚些时候,Versus 服装秀在维多利亚宫地下拉开帷幕,一个服务生端着一排玻璃瓶子穿过拥挤的人群,我问“这是水吗?” 他酷酷地答道:“是玛格丽特酒!” 随着时装周完全产业化,活动充斥商业意味,俨然成了一种社会活动。而在这一晚,时装又化身 Donatella Versace 麾下的士兵,捍卫着暗夜派对的精神。 开场就是急促的闪电与雷鸣般的鼓声,仿佛是要先声夺人吓倒在场的编辑们,令其接受随后登场的 Anthony Vaccarello 的作品:所有服装几乎是一水黑色,穿在年轻、纤瘦的身体上,翻飞的丝巾上印着豹纹以及莫名其妙的菠萝图案。
Versus 2016 春夏成衣系列。图片来源:Guillaume Roujas/Nowfashion
周日早上上演的是由格鲁吉亚设计师奉上的 David Koma,场地选在布鲁尔街的一个露天停车场内。同样的放肆、性感戏码——上述两位设计师都酷爱拉锁,不过 Koma 先生的呈现方式更为艺术化:薄纱制成的迷你裙看起来有一点 Hervé Léger 的意味;花费心思制成的闪光紧身衣搭配贴身海军长裤,一反当下流行欧美各地的阔腿裤。 Koma 和 Vaccarello 二人都热衷于收藏两样东西:权力与性。可是为何到场的众人丝毫不为所动呢?我猜他们都期待一点戏剧效果,这方面 Gareth Pugh 颇为成功,同样的停车场,周六的夜色和脚下叮咚作响的便士改变了氛围。
Gareth Pugh 2016 春夏成衣系列。图片来源:Nowfashion.com

大量黄铜色亮片运用于低胸背心、皮斗篷下探出的袖子以及与深 V 搭配的翻领上。此外还有红宝石色的短裤以及极尽夸张的流苏,怀旧情结与 Wickstead 有得一比。白色披肩外搭透明外套:“The Women”的感觉再次出现,不过是 disco 范儿的。 模特们戴着面目尖利的头套,看起来像是变了面相——正是这种装扮令人自由自在,尽情展示,乐在其中。虽说台下席间也有明星,比如 Lindsay Lohan,可人们的眼睛里恐怕只有台上的服装。
 

copyright_qdaily

奢侈品 - 服装T台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