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时尚:秋微凉 毛衣暖


    今年,“羊毛针织”进入我们的视线来得早。2008澳大利亚美丽诺羊毛标志大奖于两个多月前在巴黎揭盅,上海设计师邱昊一举赢得了该项殊荣。他与Karl Lagerfeld、Yves Saint Laurent等巨匠一起,入主羊毛标志大奖名人堂。邱昊的参赛作品灵感来源于四川彝族服饰,夸张的色彩运用欠奉、摆脱衣袖的束缚、不见刻意的设计痕迹、超越传统的服饰框架。采用简约的线条、象牙白和羊毛的原色,融合羊毛本身的材质特性,还原了服装的舒适感。

    羊毛针织热潮,正式回归。

    如果谁还对针织服装停留在“温暖牌”的老土印象上,估计Sandra会第一个跟他急。今年1月底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瑞典针织衫设计师Sandra Backlund用粗棒针绒线编织出体积巨大、圆润、随模特步伐微微颤动的针织裙和外套。作为边缘时尚圈的一分子,她说:“我做了许多即兴创作,故意让自己失控,为的是发掘出潮流、季节、耐穿性和顾客需求之外的东西。”当你还嘲笑公司女同事总在秋去冬来之际集体进行“织物崇拜”,双手飞舞于毛冷与粗棒间,或许下一个Sandra正在孵化。

    从妈妈的手工艺到T台上的雕塑艺术,从传统的乖巧温情代表到张牙舞爪的招摇时尚,羊毛针织的路,走得比它的其它布料同志要远得多。

    传统品牌,老而弥坚

    Pringle of Scotland这两世纪历史品牌的毛衣好,是人所共知的事。很多人衣柜里的Pringle毛衣都是可以相厮守一辈子的好友。只不过,英国老牌总有些守旧因循的缺点,难得的是Pringle近年也“华丽转身”,它曾在2001年找来设计师Stuart Stockdale大变身。品牌最着名的Argyle图案和Twin-Set,合二为一成Argyle Twin-Set。产品改进是一回事,造就声势似乎更重要。若再道“酒香不怕巷子深”,就不怕步众多Haute Couture遗贵后尘?Pringle找来当年最红的名模Sophi eDahi和Heidi Klum当代言人,Madonna、Scarlett Johansson等明星也纷纷去追捧。

    2007年换上新设计师Clare Waight Keller的Pringle,再一次叫人刮目相看。旧牌新造,最怕搞到不伦不类。好在Keller是个醒目女,懂得保留Pringle的灵魂CC苏格兰编造毛衣技巧,因为羊毛线编织和毛衣制作是苏格兰的“国技”,当中不少更是由Pringle发明的独有技术。毛料是新疆出产最高级的Cashmere、苏格兰出产的Lambswool和Merino,然后以全人手纺线、编织,那些羊毛衣独特的质感、细纹不但都呈现了出来,而且,更重新演绎了羊毛针织的可塑性,像喇叭、波浪褶边、伞形剪裁,在羊毛针织的重新造型下,这些充满立体造型感的细节,脱胎换骨。

    而落在纽约新贵Tess Giberson主理的TSE,虽然只有二十年不到的历史,但以珍贵Cashmere材质为特色,就足以跻身奢侈品牌行列。更不用说精致到家的手工。在设计师的笔下,柔软的羊毛针织勾勒出质感刚强的线条,军服的刚阳味融入了毛衣设计之中;另一方面,在硬朗轮廓下,同样也有纤细感,珠绣、条纹、绣花、喱士装饰变化成毛衣上的一件抽象的盔甲、一片盾牌。

    不过,设计多美都好,羊毛针织的最重要之处,还是保暖、耐用、轻巧。被誉为Cashmere毛衣专家的TSE,不单是技术堪佳,还因它拥有全球顶尖Cashmere羊毛的来源:来自新疆邻近喀什米尔地区,居住在高山上有一种名为Hyrcus Goat的山羊,特定的自然条件将它御寒装备打点得十分得当CC它们的底毛毛质幼细纤长,除了保暖,摩擦都很难起颗粒。不过该羊毛堪比黄金(203,5.79,2.94%,吧):羊身生长三至四年,羊毛才足以符合制作毛衣的长度;平均一件毛衣要用上四只羊的毛量。每头羊可得毛200至250克左右,全年所得总和也不过3至4万磅左右,只有普通羊毛年产量的百分之一,实在弥足珍贵。

    旧酒换新瓶:羊毛针织,Rock it!

    随着环保主义和简约主义的抬头,毛衣设计逐渐从质地的讲究过渡到款式潮流设计的追求上。首当其冲我们不能不提及那位火红头发的设计师Sonia Rykiel。Sonia于1968年在巴黎开设了第一家服装店。她所设计的服装,线条纤柔、紧抱女人的身躯。“针织”是她的精神所在,合身的腰线剪裁与瘦长的线条,表现出女性化特质。在70年代她第一件贴身的毛衣时,“我记得当时所有的人都不赞同我的想法,但我还是做了,因为我觉得这样的毛衣,穿在女人身上会使他们更美丽”,结果这个直觉的坚持造就了Sonia Rykiel充满了女性特质及无限浪漫的精品王国。同年美国的《Women’s WearDaily》杂志更把她称为“Queen of knits”(针织皇后)。这位皇后创造属于她自己一套的时装语言CC标志性的黑色、条纹、毛线衫上书写的文字。

    与Sonia Rykiel的艳丽张扬相比,“大小姐”Stella McCartney的毛衣设计就多了点都市女生的纯真。2007年Stella McCartney秋冬系列轮廓鲜明,手工技术繁琐却精细。针织毛衣成为外衣的替代品。双绵羊毛外衣加上水洗真丝薄稠晚装,女人味十足的同时,也充满俏皮与亲近感。针织上衣图案精致细节,配上巧夺天工的衣袖,适合作外衣穿着。如雾的浅粉红及珍珠色调的洗水丝薄绸吊带裙外,穿上双面Cashmere羊毛大衣。Cashmere羊毛连身衣配剪裁合度的灰色羊毛法兰绒夹克。色彩鲜艳的织花布,与剪裁大胆的Merino毛针织衫颜色营造出个人风格的形态。今年的秋冬系列与以往相比,似乎“失色不少”CC色彩组成由鲜艳转为从容的黯淡。强烈的建筑融合体积和质感。英国岑麻手造柔软美利奴羊毛混合毛毡,基本色彩以浅灰色为主题,创造出无重“蚕茧”,精巧而温暖。黑色加灰白羊毛提花锦缎,传统柔软英式刺绣,剪裁轻巧仿如无物。羊毛线织入锦缎图案,造成浓厚的冬季花边。精美丝质雪纺用针穿进Cashmere,从而强调金银线织物图案,营造精致薄毡的效果。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说起针织,他想念的也许是Heidi还未离开时的Dior Homme黑色超长毛冷围巾;她想念的或者是Kenzo的桃红花花毛冷短裤。今年秋冬,你可以肆无忌惮地与“旧友”好好相聚,针织品风潮正滚滚而来,具有运动风格的造型更是主流。

    我以柔软羊毛,赋你雕塑灵魂

    今年秋冬针织后起之秀Rick Owens的冷帽算是近年比较诡异的一件单品,与之相比,Philip Treacy献给Isabella Blow的一顶顶帽子根本没有杀伤力。在这顶帽子的背后,我仿佛见到了伦敦怪才Gareth Pugh的身影,同样“鬼声鬼气”。

    见怪不怪,把“温情代表”羊毛织物玩得出神入化的还有瑞典时装设计师Sandra Backlund,毕业后已经推出了6个系列的概念服装,有些表现出强烈的雕塑感,有些却是毛茸茸的质感,最重要的是这些很古怪的衣服都是纯手工编制的。Sandra是意大利Vogue杂志的常客,她的设计多次被呈现在版面上。2007年LV秋冬系列的T台设计,针织系列就是由这位瑞典新秀一手包办。上年5月发表的系列“Ink Blot”灵感来源于罗吓墨迹测验CC瑞士精神科医生H.罗夏于1921年首创的一种心理测验。这种测验的材料是o将墨水涂在纸上o折叠而成对称的浓淡不一的墨水污渍图o然后把图展示给被测试对象,通过他们的口头反映描绘各自的个性。所以它被称为墨渍(或墨迹)测验o又称罗夏测验。而Last Breath Bruises是Sandra今年秋冬最新的系列,灵感来源于身上的伤痕颜色不断改变的启发。柔软的身躯,坚硬的躯体语言。此时,最是无声仿有声。精神、启示、创伤……一堆以文字也难以解释清楚的名字,Sandra倒有勇气以沉默的织物表达。 

    来源:商界时尚





Copyright © 2018 CFW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服装服饰 - 服装产业
立即注册